第二百五十三章新的开始(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谢铁兰弯腰捡起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该死的,早就知道这个女人阴险毒辣,没想到竟然还藏着一根毒针。

这玩意可不是特工的标准装备,而是裸的杀人武装,谢铁兰只是用鼻子闻了一下,就大概知道了这东西的可怕之处,思及刚才那一幕,如果白泽真要被这钢针近距离射中了,那后果肯定也不是她能够承担的了的。

是以一瞬间冷汗就出来了。暗自恼怒不已,再看向凯瑟琳时,神色间已是一片冰冷。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躲的过去?”凯瑟琳努力的翻过身子,嘴角处鲜血直流,眼见着白泽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形下毫无伤的躲过自己的毒针,她整个人似乎都疯狂了起来。

嘴里无意识的嘶喊着,眼神中的恐惧一瞬间就涌遍了全身上下。但恐惧这种东西,是十分奇妙的,大多数人在恐惧时会心跳加,出汗,颤抖,以至于头脑一片空白,神经传导阻滞,浑身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了,只会本能的尖叫,泄,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念头产生。

更有甚者,胆子小一些的人,还会精神崩溃,被活活吓死在当场。

不过凯瑟琳显然就不在这绝大多数人里。从小受过无数训练的她,身体的一切反映几乎都在可控范围之内,即便是恐惧到了极点,她本能的反应也是攻击。攻击,再攻击。

白泽给她的压力越大。惊恐越甚,她反应的就会越激烈。

所以,就在这一刻里,凯瑟琳的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一片连她自己都无法明白的境地中,身子刚一从床上翻滚过来,披头散,面目狰狞,下一刻她的两条长腿便仿佛鞭子一样。柔弱无骨,一下缠在了白泽的腰上。

紧跟着,她双腿用力,一家伙便把自己的上半身挺起,两手如环,在抱向白泽脑袋的同时,一张口就狠狠咬向了白泽的颈侧大动脉。

这一下。她翻身,滚动,缠腰,挺身,搂脖,撕咬。一连串六七个动作,一气呵成,快的就像是突然出洞缠身,想要把人绞杀的人形大蟒,度之快。竟是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她身上有伤。

而且从这女人张嘴的瞬间。白泽目光一闪,分明还看到凯瑟琳的嘴里有两颗牙,形同犬齿,上下一合,严丝合缝,看起来就仿佛是吸血鬼的獠牙,这要真是咬在脖子上,一般人肯定就会被咬断动脉,大出血不止。

可,再次面对白泽的时候,凯瑟琳显然又是失算了。

咔嚓嚓!一连串的脆响突然传入耳中,在密闭的空间里连成一片,骨肉碰撞的声音,叫人忍不住牙齿一痒。就连一旁的谢铁兰在目睹之下,也不由自主的一咬牙,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感同身受一般,后背一条脊椎都隐隐有些疼痛。

凯瑟琳只觉得自己翻身滚动,把两条腿缠在白泽腰上,下一瞬间马上就要把这个可怕的男人脖子咬穿,疯狂报复时,却不防脖颈猛地一麻,好像被人用高压电击,如蛇般扭动的身体居然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控制,她竟然除了脑袋之外,再也无法感到自己脖子以下所有部位的活力。

随后,她整个身子都被人提了起来,就好像是被人抓着脖颈拎在半空的小猫小狗儿,剧烈的一晃,然后便听到自己体内传来一连串的骨节错位声。作为一个精英的杀手,她对这种声音熟悉到了极点,但却从来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会有人把自己的骨头一节一节全都错开,这本来是她对付敌人的手段之一。

下一刻,她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床板上,出砰的一声闷响。到了这个时候,她的全身已经软的和一滩烂泥差不多了。

白泽刚才被凯瑟琳近身缠住自己的腰,当然不是躲不过去,而是故意如此。他早就看出来这女人有些问题,不到最后一刻,肯定不会屈服,而且作为美国政府花费大力气培养出来的专业杀手间谍,凯瑟琳这只银狐似乎也不应该是只有这些手段,白泽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彻底绝了她的念想。

所以,才会任凭她用出一切手段,在她觉得胜利在望时,毫不留情的镇压下去。而这种打击,显然是最可怕,最能叫人精神崩溃的……。

白泽随手一把抓在凯瑟琳的脖颈上,五指如钩,已经用上了鹰爪功中的透劲儿,指尖用力,深入骨髓,马上就叫她全身酸麻无力,最后在拎起来轻轻一抖,刚柔一体,震荡全身,马上就把对方身上的大部分关节震的脱了臼。

他这一招本来也不是什么特别高明的功夫,只是用劲的一种技巧,脱胎于捕蛇人抓蛇时的那一抓一抖。

蛇是有脊椎动物,通体上下一条脊椎贯穿前后,而且骨骼中多软骨,一节套着一节,正是因为这种生理结构,所以不论多么凶猛的毒蛇,只要被人抓住,剧烈一抖,脊椎就会错开,任人宰割。

但蛇好抓,人的骨骼却复杂了许多,想要和白泽这样,轻轻一抖,就把人制住,非得把拳法练到出手自如,劲透百骸的地步不可。所以尽管这种技巧虽然不怎么复杂,但一般的练家子想要依葫芦画瓢的来这么一下子,却是想都不要想的。

“怎么样?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用来试试。”白泽站在窗前,脚下连动都不动一下,说话时只居高临下,俯瞰着凯瑟琳的两只眼睛。

这一次,他用的劲儿都恰到好处,卸骨而不伤身。只要凯瑟琳屈服,接上关节后就和正常人一样,不会伤及内脏和筋骨。

“你这个魔鬼……!”凯瑟琳躺在床上。四肢和身体扭曲的像是一根大麻花,但经此一来。她整个人却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种疯狂劲儿,眼神也迅的变得冷静下来,连气息也平静了许多。

只狠狠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白泽,她脖子以下形同瘫痪,动弹不了,一句话说完,却是连想都没想,猛地一拧脖子。下颚就是一合。

就在她刚才要咬白泽颈部动脉的时候,她已经是亮出了自己身上最后的底牌。杀手杀人也不可能永远都无往不利,总会有失手的那么一天,所以在她的嘴里还有两颗高科技伪装的假牙,形同犬齿,其实内部中空,藏有毒囊。只要上下牙一合,不但关键时可以把毒素注射到敌人体内,而且还可以用来自杀。

白泽实在是太厉害了,厉害到凯瑟琳一切手段都无济于事的地步,但即便如此,凯瑟琳也不相信自己要死。白泽也能拦的住。她牙齿中的毒素是属于剧毒氰化物的一种,只要错开牙齿,咬破一点口腔内的皮肤,两秒钟后她就会死的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么短的时间里。任何抢救都是无效的。

这种毒根本连解药都没有。

可就在这刹那里,白泽似乎动了一下。他的手一瞬间便消失在空气里,变得无影无踪,甚至就以谢铁兰的眼力都无法在这一刻看到白泽的动作,只看到他的肩膀沉了一下,随即凯瑟琳的下颚合拢,出啪的一声轻响,紧接着就有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她嘴里淌了出来。

“怎么回事?”谢铁兰愣了一下。

“没事,她想自杀。”白泽微微笑了一下,伸出手时,在他的手心里赫然多出了两颗沾着血的牙齿。

“该死的,那些人是怎么做的事?”谢铁兰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眼神中隐隐有怒火迸射。不管凯瑟琳是怎么死的,但只要这个女人是死在了这里,那事情的性质就全都变了,作为主要的负责人之一,谢铁兰肯定是要受到处分的。

何况,刚才那一根毒针已经叫她心惊肉跳,再加上这一次自杀未遂,足以见得美国人的科技应用是出国内不少的。至少这种杀手间谍的工具,谢铁兰从前就没有见过和听说过,而之前负责搜身的那些人,在这件事情上,显然也是失了职的。

如果,不是有白泽在,凯瑟琳一旦自杀,那后果……。谢铁兰焉能不怕。

“我说过,在我面前,你只能乖乖的合作,没有我的允许,你连死都不行。”白泽冷笑了一声,把两颗牙齿当着凯瑟琳的面,一颗一颗的扔在地上。

他练拳时已经内视自身,对于人体的构造几乎比什么医生都清楚的多的多,而且目光敏锐如鹰,凯瑟琳想在这么近的地方做些小动作,简直是不可能的。人体的肌肉,牵一而动全身,她嘴一动,咬合肌就有了变化,白泽虽然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却能从中推断出她这个动作的力会作用在哪个点上。

加上之前那一口,白泽已经看到凯瑟琳嘴里的两颗牙齿与众不同,心里稍一思忖自然就能猜到一些,因此这才会在间不容之际,一伸手掰断了凯瑟琳的这两颗假牙。

而且,他出手度太快,快的连物体投射在视网膜上的时间都没有,所以他的手才会给人以突然间消失的假象。并且,这种度也远远过凯瑟琳自身神经传导的度,以至于她连牙齿被摘掉了,都没有感觉到的疼。

直到,白泽亮出手掌,把牙齿当着她的面,一颗一颗扔在地上时,她才知道自己又一次失败了。

一瞬间,凯瑟琳简直心灰若死,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一种迷茫中。

什么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来了。

----------------------------------------------------

沉寂了一段时间后,还是觉得要把这本书写完才好。老鲁的名声本来就不太好,再要烂尾一本,就彻底臭了,还是按照原计划完本吧!虽然被无声无息的调入青春版叫我很生气,但为了我的读者们,我还是接着写下去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