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黄蜂尾后针(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白泽听了凯瑟琳的话,忽然笑了起来,随即就在凯瑟琳面前一块不足两三米的地上,轻轻抬起手,不慌不忙的把铁臂戳脚练了两趟。

而目睹之下,凯瑟琳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一片,恍如被漂白的纸张。

因为白泽在她面前轻描淡写的走了两趟的时候,一双脚恍如行云流水,明明一眼看过去轻飘飘的没有用出多大的力,但等他脚步落地一过之后,禁闭室的地面上居然就清清楚楚的露出了一个个宛如刀刻一般的脚印。

而且步幅一致,前后统一,每一步的距离就像是用最精确的尺子量过了一样。

“你,你,你……这根本不是格斗术的范畴,这是妖法,是你们中国的妖术……,一个人怎么可能在这种地上踩出这么深的脚印来?”凯瑟琳两眼死死盯在一块块巨大条石铺成的地面上,脸上的神色宛如见了鬼一样。

白泽随便走了两趟铁臂戳脚的步法,脚趾头抓地,一踩一踩,看似和平常人走步没有太大的区别,双脚落地显得极为轻巧,给人以点尘不惊的感觉。这也正是他脚法渐入大成之境后,所谓“举重若轻”的境界。

虽然身上含着千钧大力,一走一行都拿着猛虎过岗的架子,但那股子如同猛虎一般的猛恶气势却已经开始内敛,逐渐化作无形,都被他收在了骨子里,这在武术中就叫做“返璞归真”。想要练到这种地步,非得把体力,度,力量和全身内外的筋骨皮膜,五脏六腑的爆力都练到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才行。

只凭着这几个步子轻轻巧巧的走下来,如果白泽这个时候回到过去,只比这一路铁臂戳脚的功夫,便是传说中的那一位创下这门功夫的铁臂周侗也不会比他强到哪去。

听到凯瑟琳近乎失态的这么一说,白泽适时一转身,重又站在窗前。紧跟着轻轻一跺脚,顿时啪的一声脆响,整个禁闭室的地面似乎都立刻震了三震,之前被他踩的凹陷下去的脚印处,一时烟尘四起。平地荡起一尺多高的尘灰。却是刚才他那几步路一走下来,不但脚下地面沉陷下去足足三分,便是条石也被他一瞬间踩的彻底碎了。

七八个脚印里,居然都是一把一把灰色的石灰状粉尘。

“你现在再看看我这一手功夫。不知道比你们那位美国的高手又怎么样?要想把功夫练到触物即碎,不分钢铁和石块的地步,的确是不怎么容易的事情,但这在我们国家却并不罕见,这只是一种高明的力方法而已。并不太值得称道。你因为不明白,所以不明白,那么现在你可以把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告诉我了么?”

“我原来在菲律宾接受过中情局的训练,有一段时间曾经跟随一位叫做阿波罗龙的教官学习过一个月的格斗术,他和我一样都是亚裔的混血。我刚才说的那个人,就是他。”凯瑟琳眼神闪烁着,却没有说别的,只把她方才嘴里提到的美国高手说了出来。

“阿波罗龙?还是个亚裔混血?”谢铁兰听到这话时,眼神明显的怔了一下。随即皱了皱眉头道:“这个人我知道一些,但资料里似乎没有提到过他会武术的事。不过这个阿波罗龙的确是个中美混血儿,他的外祖父姓张曾经是蒋介石身边的侍卫,和台湾的八极拳大师刘云樵交好,本身也精通八极拳。后来跑到美国做生意,落地生根,想来这个阿波罗。龙的功夫就是出自家传。这个人长年在檀香山,和洪门总会的几位大佬关系很好。也正是因为这个才会进入我们的视线,只是没想到他居然隐藏的这么深。还给cia训练过杀手。”

谢铁兰捏了捏自己的手指,脸上神色一片凝重。这个凯瑟琳虽然还没有说出她最想要知道的东西,但刚一开口,透露出来的这些信息却已经叫她心里吃了一惊。她本来在原部队就是负责收集情报工作的,哪怕现在调到了干城军校,档案里的一页也有一部分关系挂在总参政治部下面,工作里很多事情都是进行情报分析。

所以,她知道的才会这么多。也明白凯瑟琳说出的这些东西到底代表了什么。

“这么说,那个美国人应该是个练八极的。刘云樵虽然已经在台湾过世了,但他是神枪李书文的徒弟,八极拳出神入化,阿波罗。龙能把功夫练到触物即碎的地步,想来就是得了台湾这一支的精髓了。另外,刘云樵还精通八卦掌的内家拳法,说不定也被这人继承了去……这个倒是挺有意思的。”

白泽舔了舔嘴唇,吐出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全身气血。他刚刚几步猛虎过岗的步子走下来,看似平平淡淡,实际上已经是他现在戳脚功夫全部实力的体现了。

拳法里真正的“返璞归真”,那是要“脱胎换骨”的,要把一股劲练进骨髓里才行,白泽现在虽经可以称得上拳法宗师,炼气化神,但也只是一只脚堪堪碰到“洗髓换血”的门槛而已。

刚才他用了全部的精神和气力,多以这时候压下的气血便有些沸腾,控制不住,显然是用力过猛。而凯瑟琳之所以看不出其中的门道来,一来是白泽的确也勉强做到了那种效果,二来则是她完全不懂中国武术的缘故。

内家拳练气养生,功夫练到了家之后,哪怕用尽全力,看起来外表也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绝不会像是大部分的外家拳一样,一旦全力出手立刻面目变色,眼露狰狞。

尤其是道家练气,以呼吸,吐纳,调整内脏经脉,对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练功都有严格的要求和特殊的讲究。

这种法门,是道家先贤千百年来用于修道养生总结出来的。白泽跟随木道人练气,每日子午两时,雷打不动,虽然练得时间算不上长,但却已经出了十分显著的成效。

“我本来是要给你上刑的,不要以为你受过什么什么训练,又是美国人就可以有恃无恐,不怕刑讯,但我有的事手段可以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也不得。比如就像是刚才那种功夫,我完全可以用在手上,在你身上随便哪个部位轻轻按上一下,到时候你的身体内部组织就会一点一点的变成肉泥。”

“而且我保证,就算你最后出去了,也绝对没人可以救得了你。我要你什么时候死,你就什么时候死。”

白泽冷笑了一下,忽然伸手按在了凯瑟琳的肩膀头上,“给你三息的时间考虑,你最好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我有人权,我要求按照国际人道主义……,你们这么做是会后悔的。”凯瑟琳拼命的一仰脖子,嘴里大叫着,仿佛被吓得不轻。

白泽哑然失笑:“你以为这里是哪里?都被抓了,还摆什么谱儿,我现在只给你一个考虑的机会,你如果还想不清楚,那这个机会你也要失去了。”

哧!白泽的话音还没有落地,凯瑟琳突然把头一低,狠狠的咬向白泽按在他肩头上的手。

随后,啊的一声惨叫传入耳中,声音尖锐的,在禁闭室内不住回响,刺人耳膜。

原来这个凯瑟琳刚刚一番失态,只不过是一半真,一半假,她心里固然是对白泽的功夫怕的要命,可出于一个杀手的本能,却仍不愿意放弃任何一点儿希望。

而且哪怕是到了这种时候,她也不是就没有了任何一点还手的机会。

虽然之前已经被白泽和谢铁兰的人搜过了身,把身上暗藏着的绝大多数特工器械都收缴了去,但作为被cia从小培养的杀人机器,却没有人知道在她的嘴里面居然还藏着一根钢针。

她的这根针是由特殊的金属材料制成的,外面镀了一层反射涂层的保护壳,一般的x射线根本现不了。平常时候一圈圈盘起来,如同小药片儿大小,紧贴着舌根,想要使用时只要轻轻咬碎外面的壳子,钢针立刻就会伸直,从舌头下面弹出来。

刚刚凯瑟琳拼命仰头时,故意装出歇斯底里的样子,是故意麻痹白泽,同时用舌头顶出钢针,在低头的一刹那,用门牙咬碎了外壳。

这一手,是她这么多年杀手生涯中,赖以保命的最后手段。

近距离弹出钢针,百百中,一米之内的度甚至比手枪子弹的威力更大,几乎一张口,对方就中了针。并且她这针的内部还是专门设计成中空的,里面加注了强烈麻醉剂的成分,轻轻一下,就算只是刺破了一点皮肤,也足以叫人瞬间倒地昏迷不醒。

不过,紧随其后的这一声惨叫却不是白泽的。

而是她自己不由自主出来的,痛苦极点的惊悚叫声。

钢针外壳刚被咬碎的一瞬间,凯瑟琳迅下撞的脑袋就被白泽一记鹰爪捏住了下颌,咔吧一声卸掉了下巴,随后手指在她左右耳门上轻轻一按,整个人便扑通一声重新跌到了床上。

与此同时,叮的一声轻响,一枚头丝般纤细的钢针擦着白泽的手臂衣袖掠过,掉在了地上。

谢铁兰弯腰捡起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该死的,早就知道这个女人阴险毒辣,没想到竟然还藏着一根毒针。”

----------------------------------------------------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