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主动才是王道(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好了,你这个魔鬼,再也不要折磨我了!”凯瑟琳眼神平静的突然开口笑了笑,整个人的精气气质都似乎衰弱了下去,“有什么要问我的,就问吧。”

“嗯?”白泽皱了一下眉头,他也没想到,自己的一番施为居然会对这个美国女人的打击有这么大,听她话里的语气,竟然是直接就屈服了,“说说你自己的身份,还有到底是谁派你们来杀我的?”

“我是中央情报局亚洲区秘密清除小组的成员之一,派我来中国杀人的人叫理查德,他是亚洲区的情报主官。”凯瑟琳果然没有半点隐瞒的意思,一张口就把自己的身份来历和背后主使人兜了个底儿掉。

“那你们对我的了解有多少?”白泽沉吟了一下,又问出一个问题。

“我是执行清除任务的杀手,对你的了解只限于表面上的一些东西,有关于你的一切,我只是接受情报主官的单线联系。但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有军方的身份。”凯瑟琳道。

“我知道你们来的时候是乘坐小泽家族的专机,你们和曰本人有什么关系?还有,这一次你们对我下手,曰本人知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白泽面无表情的继续发问。

他问得这些问题,都是和自身有关的事情,并没有触及到一些深层次的秘密,所以他也不怕谢铁兰在身边有什么忌讳。而且这一次白泽之所以要来见凯瑟琳,其实真正的目的也就在于此。

被人“无缘无故”半夜用狙击枪瞄准要害,打了好几枪,一条命几乎徘徊在鬼门关前,虽然最终没有什么大事,但事后想起来哪怕是以白泽这样的人物,也仍旧会有些后怕的感觉,不可能不心生愤恨。

再结合了裴炎提供的一些消息,他心里已经有了解决这件事情的意向。凯瑟琳虽然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杀手,目的也是杀他,但白泽反倒却不怎么在意她,到底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有些东西他就是说的再明白,凯瑟琳这个美国间谍也不可能明白他的想法。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和美国人联起手来计算自己的曰本人,就成了他心中的一根“刺”。只不过事关外务,小泽家族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不容小觑,他也不愿意就这个问题去为难裴炎。

即便裴炎知道小泽英雄一伙人住在哪里,白泽也不能问,否则出了问题,就是陷人于不义之中。但这个问题,要是从凯瑟琳嘴里说出来,那就没什么顾忌了……。

“我们知道小泽家族和你有过一些过节,事关你们两个国家武术界的恩怨,我们只是在适当的时机,人为的令其扩大化了。理查德年轻时,在曰本曾经在麦克阿瑟将军手下做过情报工,和小泽英雄关系很好,这一次来到中国,我们一个小组本来是单独行动的,但在你杀了绅士和疯狗几个后,我就不得不联系曰本人进行合了。”

“另外,这一次我对你进行狙杀,只是临时的一次行动,我不知道消息具体的经手人是谁,但的确是曰本人告诉我的。他们现在都在干城郊外的一个葡萄酒庄里,具体的位置我可以详细的和你说……。”

“很好!”白泽手指弹动,两眼中寒光闪烁,人虽还站在原地没什么反应,但身上的气息却明显有了一丝更加深沉冷厉的变化,仿佛是一头正悄悄露出獠牙的猛兽,危险的感觉令人不寒而栗,“那你再说说曰本人的事,我听说最近干城地面上忽然多了许多曰本的游客……。”

“那些人都是因为你来的。小泽英雄和南基太本来是想借着举办中曰韩武术交流大会的机会,以武术界的方式把你杀死在擂台上,但因为你们国家的选举在即,申请没有被批准,所以才会从国内调集了大批的年轻武士,要通过打击中国沿海一带的地下黑拳,逼你出来。”

“我知道曰本人对你十分痛恨,目前已经有极真空手道的大山刚带着他的弟子们秘密来华。”

“大山刚么?就是那个曾经和郭追交过手并且不分胜负的那个?这个女人说的东西,虽然大部分我都已经知道了一些,可我也没想到曰本人竟然会对我这么用心!!”白泽心里念头闪动,迅速的思考着。

刚刚凯瑟琳说的这些东西,大部分裴炎都和他说过,只不过有些是属于推论的,现在得到证实了。最关键的是他已经从凯瑟琳嘴里知道了小泽英雄和南基太的住处。

“小泽英雄,南基太,再加上一个大山刚……,今天晚上应该会很热闹呀!哎,不过事已至此,我也不能再忍让下去了,总是被人算计着,想想就一肚子火气。只是这么一来,我就要卷入是是非非中,再也不得清净了,不知道以后该何去何从?”

凯瑟琳只是一个杀手,最近才和曰本人联系在一起,知道的东西不可能太多,而且她也不是武术界的人,白泽要从她嘴里彻底的问出小泽英雄一伙人的事情,也有些不太现实。

不过就算是这么短短的几句话,也足以使白泽下定最后的决心了。

他十几年岁月,只一心练拳练功,到了峨眉山碰到木道人才有了更进一步,一步登天的机会,可以去窥见武道上更加广阔的风光,但想要闭门造车就在家里苦练着平平安安的走到那一步,显然是不可能的。

以前他为了练习拳剑,最不想惹的就是麻烦,生怕耽误了自己的时间,可有的时候你不惹事,事惹你,短短半年多的时间以来,被他摊上的麻烦事已经叫他烦不胜烦。总是被动的应对,被动的反击,时间一长,心态自然就发生了变化。

被动和隐忍,绝不是练拳人的本姓。功夫练到了如他这种地步的高手,一言一行都要直指本姓,发乎于心。练拳的人可以忍,可以让,但不能毫无止境的忍让,否则就亏了心智,叫自己念头不通达,再要想打出精彩的拳来就难上加难。

所以,白泽要反击,要出击,要主动出击了……。

凯瑟琳看见白泽嘴角上闪过的一丝冷笑,心里面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是一冷。身为一个优秀的杀手,手底下几百条人命,她对于杀气的感应,甚至比谢铁兰更加的敏感。

方才白泽那几下,已经彻底粉碎了她的自信心,所有秉持的训练和骄傲都在这个强大如同魔鬼一般的男人面前,瓦解的一干二净。在面对白泽淡然的俯视下时,她真的提不起任何一点反抗的念头。

凯瑟琳虽然不怕死,但她却害怕这种比死都难过的感觉。

“你就问这些东西?难道就不问别的?比如我们在亚洲区的情报员名单,究竟有多少特工隐藏在你们国内,或者东南亚一些秘密军事基地的情况,你都不想知道了?”

看着白泽脸上表情细微的变化,凯瑟琳瞬间就把白泽现在的心态把握了七八成。白泽虽然厉害,但他显然还不是一个受过特殊训练的特工强人,凯瑟琳想要在他身上发现一点什么东西并不算困难。

至少她现在就知道,白泽已经从自己这里得到了他想到知道的东西。虽然还没表态,但他显然已经对自己不太感兴趣了……。

“这是个很单纯的男人。”一转眼的功夫,凯瑟琳就给白泽下了一个精准的定义,这令她心里巨大的恐惧在不知不觉中,很快的消失了一部分,并在心里对白泽生出了一股十分怪异的感觉。

弯腰伸手,在凯瑟琳的身上极快的一阵拍打抓捏,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接上了她浑身的关节。“你说的那些东西不是由我来问,看见我身后的这位女士了吗,把你知道的东西都告诉她,不要耍什么花样,不然我会再来找你的。”

白泽最后看了一眼,疼的满脸大汗的凯瑟琳,随即头也不回的推开铁门,走了出去。

“白教官,这次我真是开了眼了。谢谢你的帮忙!”谢铁兰跟着出来,叫人把房门合上,再看向白泽时,眼中已满是钦佩之色。

“这个人的信心已经被我瓦解了,你们再想要问什么东西,就趁着这个机会调集一些刑讯高手赶快下手吧!否则,我怕以这个女人的心智,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过来的。”白泽点了点头,“剩下的事都是你们的了,我现在想回去休息了。”

“好,我马上叫人带你出去,这件事情我也要向上级汇报一下,好尽快组织人手进行审讯。”谢铁兰连忙一招手,叫过来一个警卫,低低吩咐了两句,便走到一旁拿下墙上的一部专线电话,打了出去。

白泽也不理会,跟着那个警卫按照原路出来,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也不开灯,只往床上一坐,盘起膝来,闭目打坐。

随后,一幕幕往事,都从他脑海中如同放电影般一一浮现出来,从受到木道人指点,练习内家拳剑开始,自己的命运似乎就发生了一系列潜移默化的变化。随后在成都,因为打抱不平和驼背巴桑结怨,然后又碰巧撞破美国人的阴谋,雷雨夜杀人过百……,紧接着乱七八糟的事纷至沓来,美国人,曰本人,汰渍档,甚至还有至今未曾谋面的总参高层……,现在自己居然又不得不答应裴大海给他做十天的教官……。

总之,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所有的事情都是水到渠成,一幕连着一幕。

不过事情到了现在,也该到了解决的时候了,白泽静静的坐在床上,任由窗外的月光洒满地面,清辉冷月,他一动一动的沉寂在黑暗中,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

()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