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白泽的转变(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我就说么,这玩意哪是正常人能练的。”袁飞点点头,虽然有些失望,却也在心里微微松了口气。手枪和狙击步枪完全是两码事,能闪得过手枪子弹那还能找到一点现实中的理论依据,毕竟就算在现在的部队里也有专门针对突然遇到枪击时的反应训练,以及一系列的战场战术规避动作,就算远远比不了白泽那样,却也能解释的通。

但狙击步枪这东西,威力大的甚至能打穿坦克的厚装甲,远在一两公里以外,瞬间狙杀斩,更是防不胜防,要在几百米的距离内单凭感觉躲避这种子弹,那几乎就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最起码袁飞和郝建这两个最优秀的战士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就在这时候,后面几个人也赶了过来。孔雀一边走一边飞快的联系那边已经出动了的裴炎父子,一旁的孟德和赵旭东则抢先一步亮出了身份,挡住了饭店里的人。

现在天色已黑,加上农家乐地处郊区,本来就很僻静,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却也没有惊动太多不相干的人,当然不怕引起什么恐慌。

白泽随手一松,把已经被他捏昏了过去的女杀手扔在地上,一面招呼着袁飞走上去,检查那辆几乎已经被砸成一堆废铁的越野车。

车里面的所有装置全都变了形,一大堆的土石从上到下埋了半截车身,唯一稍微完好一点的地方。就是刚才那杀手脱身时钻出来的窗户,白泽低头看了看,忽然伸手从里面用力拽出来一把长长的狙击步枪,还有一盒子的子弹。

拿出来放在手里掂量掂量居然出乎意外的沉重,再看看子弹头,一个个外面都包裹着轻型塑料弹托,一眼看上去少说也有厘米长。尤其特别的是一盒子子弹的弹头上都标有或火或绿的标记,显然是功能还不一样。

“好家伙,正宗的巴雷特m82a1半自动,还配有美国海豹突击队专用的10倍unertl光学瞄准镜。127脱壳穿甲弹,内置钨合金穿甲弹芯……。”

一旁的袁飞一眼看到白泽手里的狙击步枪,立刻三步并作两步窜上来抢在手里,“这玩意我们大队一般都见不到,怎么进来的?白教官,这是要把你当成大象和犀牛来打呀……。”

当兵的都爱枪,尤其是袁飞这种年纪轻轻就身居要位的青年军官。巴雷特狙击步枪国内虽然有,但在军队里却一般只作为研究来用,根本不可能做为常规武器来装备部队。

“咦?还是个女的?这个可就不简单了。这把枪可不是后改进的轻量级m82a1l9,二三十斤的份量。加上在车里开枪用不了支架,产生的后坐力……,照我看这女的十有是经过特殊训练过的杀手。能跑到国内来,还带着这种大家伙,不可能是一个人,少说也要有一个后勤团队……。”

郝建看着袁飞手里的大狙一阵眼馋,不过他行事比袁飞稳重的多,知道哪轻哪重,蹲下来翻翻杀手的眼皮。知道人还没死,上下打量了几眼,就做出了一番比较专业的推论。

“不是一个人?还有后勤团队么?”白泽闻言心里一动,随即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看来和我想的差不多,这个杀手应该就是上次漏网的那个银狐凯瑟琳了。不过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在今天突然冒了出来?难道她就对自己这么有信心,以为仗着一把巴雷特就能杀得了我?这事情还是有些蹊跷的地方呀……。”

白泽心思转动,一瞬间便把前因后果联系在一起,但有些地方却怎么也解释不清。当下很自然的就把念头转到了和这些人同机到达的小泽英雄几个人身上。

一个好的拳师。智商上当然也绝不会差到哪去,不然光是那些秘传的拳理和感悟就能叫一个人吃尽苦头。而到了像白泽这样的境界,炼气化神,精气上行入脑,早就也在静中生慧有了非同一般人的灵慧,对事物的认知往往就能一眼看穿,不落俗套。

以前他被人几度算计都没有当回事,只是见招破招,很少主动出击,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对方没有真正可以威胁到自己而已。

懒得多想,懒得麻烦。

但这一次,对方居然连反器材狙击步枪都拿了出来,这对他显然已经是构成了足够的威胁。莫看这一次,白泽平安无事,可要是下一次一个狙击手不够,再多来几个呢?

想一想都让人头痛。

白泽武功再高,也还是个大活人,反应和体力都是有极限的。几个狙击手远在一公里外,同时锁定目标,哪怕他可以提前感知危险,避得过一次两次三次……,但体力用尽的那一刻怎么办?感知再灵敏,躲不过也是个死……。

所以就在这一刻,白泽脸上的表情虽然仍旧很淡然,但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光芒却仿佛刀锋一般的冷厉,“既然是这样,那就全都去死吧。”

他的杀机有如疯长的野草般在心头滋生出来。

一时间却是前所未有般的强烈。

“白泽,你在想什么呢?”孔雀放下手里的电话,看到白泽忽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也不说话,脸色被黑暗掩映的竟似有些阴晴不定般的“狰狞”之意,再看看地上躺着的那个杀手,心里一瞬间仿佛也明白了一点什么。

“我在想究竟还有什么人要对我不利。我这个人其实是最怕麻烦的,也不愿意自己找麻烦,可偏偏有的时候你不惹事,事来惹你。看来我也应该适时有些动作了,也免得一些人以为我好欺负……。”

“白泽。你千万不要胡来。这里的事情自然有裴叔叔给你做主,到时候事情查清楚了,自然一切就都明白了。你插手算什么事?名不正言不顺的,再要捅出些篓子,事情就不好办了。”

“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白泽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孔雀,脸上似乎轻轻的笑了一下,但不知道为什么孔雀却猛地感到浑身一凉,仿佛大夏天里兜头浇下来一桶凉水。白泽虽然是在笑着,但她分明看到了在他眼神深处正在剧烈酝酿着的那一缕杀机。

哪怕这杀机不是针对于她,可就是这一眼对视的瞬间,孔雀整个人就好像在黑暗中被毒蛇盯上的青蛙一样,别说接着再往下说了,便是脑袋都是空白一片,一时间顿时僵在了当场。

好在白泽这时候马上也是心有所感,眼皮一睁,便压下了心中所想。气氛立刻就缓和了下来。孔雀虽然出身权贵,又自小练拳。功夫不错,但到底还是个女孩子,没有杀过人见过血,经历过真正的生死之斗,哪里比得上他杀人过百,用鲜血和尸骨浇灌出来的拳意精神。

“白泽,你刚才……好吓人……。”看到白泽睁开眼睛,孔雀呼的长出了一口大气,神色也慢慢缓了过来“这就应该是兵法中所说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了吧!以前我也听我师父讲起过。说过去的一些老拳师练拳,不但手脚上的功夫厉害,而且可以声打,可以眼打,和人动手时眼睛一瞪,只凭身上一股杀气便能叫人不战而溃,吓破了苦胆。这种境界。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练成?”

“这可不是练出来的功夫。练拳练得是精气神,不管功夫高到了什么地步,所谓的声打,眼打也只不过是单纯的吓唬人而已。你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兵。那就要在生死之间去感悟,不见血是不行的,而且这东西其实也和功夫高低没多大关系,打得多了,胆气自然就壮了,胆气壮了,当然就什么都不怕了。”

“你的条件太好,从小到大不论什么都是一帆风顺,没有挫折,这对一般人来说原本是件天大的好事,但偏偏你去练拳,这就有些不太好了。因为你从来不会经历生死,刚才如果换了袁飞他们几个,肯定没有你反应大。”

“打人先打胆”,练功夫的人要是胆气不壮,实战时就挥不出全部的本事,再一见血,人肯定就废了。过去的时候,武术界里到底有多少高手被不如自己的人打死,这是数都数不清楚的事。

和平年代的兵,练得再好,不杀人不见血,那就是“纸上谈兵”,总得上过战场之后,才能慢慢生本质上的蜕变。

而像白泽的这样的人,武功又高,胆气又壮,心思纯粹而无所畏惧,所以才能在最关键的时候,瞬间把体能催到巅峰状态,令身体的反应度比反射神经更快,以此来躲过狙击手的射杀。

但是话又说回来,正如白泽刚才自己想的一样,他的体力也有极限,并不能无休止的进行躲闪,只要今天现场再多两个狙击手,他也难以活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爆头。

哪怕他之前一刹那已经觉察到了危险从哪里来,对方枪口瞄准的是自己身上什么地方,可是该躲不过去还是躲不过去。这也正是拳法武功与现代火器枪械之间无法拉近的一种距离,单凭人力是绝对无解的。

除非白泽能够练到越人自身的极限,可以在冥冥中觉察与自己相关的祸福因缘,就好像天要下雨便能看到蚂蚁搬家,地震前夕总要鸡飞狗跳一样。才能在危机不曾真正来临之前,便先行躲过,道家所说趋吉避凶就是如此。

要拿今天的事打个比喻,也就是说那女杀手刚一起念要对白泽进行狙杀,定下计划,还没有来得及具体实施之前,白泽心里就已经知道去农家乐会有危险。如此一来,或是将计就计,顺势反击,或是干脆改变行程,自然结果便完全是两个样子了。

“神游八方,趋吉避凶。我到底该怎么练,才能打破周身穴窍,见神而不坏的地步呢?木道人固然可以凌空步虚,外放罡气有如腾云驾雾,但他所修持的毕竟不是单纯的拳法剑术,和我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我要以武入道,越前人,后面的路实在是还远着呢!!”

白泽这次受到狙击,虽然最后化险为夷,但心里的念头却此而彻底改变。以前他虽也杀伐果决,行事绝不拖泥带水,却对待事情总是在被动应对着,只有事到临头才会真正出手反击,否则也不会经常生出自己不愿意惹麻烦的心思,怕的就是耽误自己练拳练剑。

可现在事情生了质的变化,同样是出于本心,白泽却再也不愿被动下去了。他树敌众多,不知多少人在暗中计算着他,惦记着他,如果一味的被动下去,那么麻烦反倒会越来越多。与其如此,还不如快意恩仇,主动的把这些麻烦一一解决掉,只当是给自己找了许多磨刀石了。

武功不能越极限,打破常规,就算再厉害,也终有一个限制难以逾越。所谓人力有时尽,尤其是在这个大威力火器层出不穷的年代里,今天人家可以用狙击步枪狙杀你,明天就能用航炮轰炸你,被动挨打到头来肯定是不得善终。

“你说的这些,其实我也明白,只是没有想到实战与否会对拳法本身的影响这么大!”孔雀听到白泽的说法,突然沉默了一阵,眼神有点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问了一句:“不知道像我这种情况,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解决?”

“其实你的功夫已经不错了,防身是绰绰有余,只是不经历实战以后很难会再有大的进步而已。但是如果你要有心再走的远一些,到部队锻炼几年,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现在虽然是和平年代,大部分的部队也不会开赴前线作战,但国与国之间的局部争端其实还是屡见不鲜的,以孔雀的身手只要到了这样的一支部队,用心去感受军人的铁血之气,用不了太长时间,整个人的气质就会由里到外生变化,这即便还不算是真正的感悟生死,但对她而言却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白泽随口答了一句,心里却还在想着自己的事儿:“人生下来就有五感,但有的人却有第六感,往往就能在平平常常间依靠直觉预感到危险,这样特殊的人在过去,按照国外宗教的一种说法就是‘先知’,而要放在国内,道教有未卜先知之说,佛教修行也有宿命通。从这一点上看,不论国内国外,说的其实都是一回事,道理也没什么区别。不知道木道人到了这个境界没有,不过想来也应该差不多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和我定下十年之约,要我去帮他化解一桩难事。可连他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