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兴师动众(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白泽随口答了一句,心里却还在想着自己的事儿:“人生下来就有五感,但有的人却有第六感,往往就能在平平常常间依靠直觉预感到危险,这样特殊的人在过去,按照国外宗教的一种说法就是‘先知’,而要放在国内,道教有未卜先知之说,佛教修行也有宿命通。从这一点上看,不论国内国外,说的其实都是一回事,道理也没什么区别。不知道木道人到了这个境界没有,不过想来也应该差不多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和我定下十年之约,要我去帮他化解一桩难事。可连他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宗教的魅力就在于永远保持着那一份神秘,在伊斯兰教的传说中就有许多虔诚信奉真主的教徒,因为全身心的融入神的光辉中,所以精神纯粹到了极点,每每都可以在某些事情生之前有所感应。按照他们的说法,这应该就是得到了神的启示和指点。

而在佛教,历史上也有许多的高僧,虽然并不精修武艺,却精研佛学,都能在圆寂之前有所预知,时间甚至能够精确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把这些东西如果放在武术里,直白一些的解释对应的其实就是白泽现在炼气化神的阶段,练气行功,精气上行于脑,而后生滋出所谓的“大智慧”,这和各个宗教里的说法并没有本质的不同。说到底都是在精神层面上的一种应用和开,只不过各家的理解和说法不太一样罢了。

中国武术最基本的讲究就是“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不论外家内家都是如此,有区别的只是各自侧重多少的问题而已,善于练气的就是内家,不善于养生的就是外家。但不管怎么分却都要从桩功入手,从最初的抻筋拔骨,站桩练劲,到后面的动静结合。内练外练,所要达到的目的就是“炼精化气”,从而逐渐控制身体各处的肌肉,韧带,皮膜。骨骼。一步步由粗到细,慢慢打磨圆润,继而精细,入微。最后才能把这股劲一点点的渗透到五脏六腑中,把全身各处里里外外形成一个真正的整体。

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之后,功夫才算真正练到了上乘境界,能使得周身上下都敏感异常,好像通体生眼。时时刻刻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算被人在远处用饱含恶意的眼神看上一眼,也能及时觉察。

但这只是练出来,并非天生就有。拳法武术走的原本就是返本归源,由后天转入先天的路子。要是按照宗教的说法,讲的玄幻一点,“先知”是天赋灵异,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神赋予,而习武者却是以武入道。逐渐凡入圣……。

知道自己的身体,掌握自己的身体,到开自己的身体,改变自己的身体,这便是武术修炼过程中的四个阶段。说白了都是求诸于己身,不假手于外物,才能最终修行圆满,把命运祸福都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所谓我命由我不由天。便是这个道理了。

“知道自己的身体,掌握自己的身体。都有具体的练法可以遵循,但是开和改造并最终预知祸福,掌握命运,却不能只单纯的依靠练拳来感悟,这里面涉及到的东西实在玄之又玄,说都说不清楚。黄庭经里‘打破周身,见神不坏’的境界,到底有没有?前人所传也没有一个定论,想要验证,就只能靠自己一点点的摸索下去。”

白泽以前没到峨眉山的时候,拳法武功还处在炼精化气的阶段,功夫虽然厉害,却对于与拳法中这种玄妙异常的东西,并不理解,哪怕知道也只是在白老爷子嘴里偶尔听过那么几次而已,并不当真,只以为是以讹传讹的东西。但是他现在的功夫“炼气化神”,已经渐渐到了正常人类体能的巅峰,摸到了一些人体精神的奥秘,单凭感觉就能躲避火器狙杀,这在常人眼中简直不可思议,好像和杀手事先排练好了一样。也是直到此刻,他心态转变,才渐渐踏上了登向武道最高境界巅峰的道路。

只是这条道路实在太过神秘,很多东西都是前人没有印证过的境界,精神层面上的感悟更是唯心唯识。虽然在过去也有很多的前辈先人在传下来的拳经诀要中隐隐约约记载了一些东西,但毕竟年代久远,很多记载不是被后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人为的“篡改”了,原汁原味的东西能够保留下来的极少极少。就是世代家传,秘不外泄,想知道也难。

所以,尽管白泽已经找到了自己日后前进的方向,但法无常法,却没有具体的修行法门,一切只能靠他自行摸索。

不过,白泽自己也有种模模糊糊的感觉,他的拳法武功,以后再想要有所长进,似乎机缘就应在了“剑术”上,以剑理印证拳理原本也是可行可信的。而且他脑海里的隐藏的那一把剑,应该就是他最后突破的机缘……。

从青羊宫里他被雷劈,到后来木道人峨眉山上传剑……,至今想来一切的源头几乎都是因为这一把剑而起。

“木道人当日所说的机缘,显然没有那么简单,不过现在我也实在是想不明白,或许还是因为我的功夫没有练到家的缘故吧!”白泽心里莫名的涌上一阵犹疑,不过转眼之后却又马上散去了,倒不是说他真的想通了什么,只是他这人办事有个优点,就是暂时想不明白的东西,就干脆不去想,省的乱了心思,分了心神,最后落下心病。

“不管拳法剑法,都讲究个水到渠成,我只管往下走便是,慢慢积累,厚积薄,现在想不明白的事情,不代表以后弄不明白。还是把心思放在眼下,脚踏实地,方是正道。只要我把拳剑之法,慢慢的磨练到浑然一体的地步,再不断的相互印证,说不定什么就都解开了。”

“这个就是上次那个一直没露面的凯瑟琳,诨号银狐,黑寡妇的。该死的,居然还是巴雷特反器材,全部特制的穿甲弹头,还有改装的汽车,这女人敢在这里动手,胆子实在是不小呀!不过,这枪她是从哪来的?这种枪在国内就连走私都很难进来,除非是有特殊的渠道。”

就在白泽遇到狙杀后的半个小时,裴炎独自一人匆匆的赶来过来,脸色阴沉的像是一潭死水,眼睛里面密布血丝,身上的迷彩服都没来得及换,显然是刚从军营里赶过来的。

一开始听到白泽遇刺的消息后,裴家父子全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别的人倒还罢了,关键是孔雀还在这里,依她的身份,真要在干城军区的管辖范围出了事情,那结果可就是要多遭有多遭了。

“兄弟,下次你出门千万不要和这种人搅在一起,吓死我了!这次幸好是没出什么事情,否则不但是我和老爷子,就是整个分军区都要有大麻烦了。”裴炎一把抓住白泽,拉到一边,一面低声说着话,一面偷瞧了一眼不远处的孔雀。“这丫头就是个定时炸弹,谁和她接触谁倒霉,还是赶快把她弄走才好……。

随后,又有大批的人手赶到清理现场,裴炎居中调度指挥,转回头马上向上汇报情况,调集了一大群的审判专家对那已经昏过去了的女杀手进行审问。

与此同时,在晚上八点钟的时候,白泽一行人返回军校,裴炎也把这次事件的调查结果,详细的写了个报告,给国家安全局的外事科递交了一份复印件,要求在国外开展同步调查。

“值得这么兴师动众么?不过就是一次失败的狙击而已,我们不是没事么?”白泽对裴炎的处置方法,颇为有些不以为然:“就算孔雀的身份再特殊,再敏感,你也不用这么紧张呀?何况这一次杀手明显就是冲着我来的,和她并没有任何关系,上一次那四个美国人也没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这个你就不明白了。上一次那四个美国人死,我们是外松内紧,调查的其实也是十分严格的,但这一次你抓到了个活口,这个可就不简单了。这个凯瑟琳明面上个自有佣兵,独行杀手,但实际上却是中情局特训出来的间谍特工,这已经是早被我们证实了的,她这次到中国来虽然是针对你,可背后的利益纠缠却绝不会这么简单。而且根据外交条例等一些规定,像她这种人,一般情况下我们是不能关或者杀了的,最后经过谈判还是要引渡回美国去的,不过在这之前却要想方设法在她嘴里挖出点东西才行。”

“另外,我这里还有一些照片,估计你会有些兴趣。”

白泽的宿舍中,裴炎嘿嘿笑了笑,忽然从怀里掏出来几张照片,啪的一下扔在了桌子上。白泽低头看了看,眼神顿时就是一凝,现照片一共只有七八张,虽然照的都不算清晰,但图片中的几个人却依然十分醒目。

第一张照片就是身着皮衣,有着一头金色头的凯瑟琳。

第二张上面是一个身材高大,背部微驼的老人。

剩下的几张里,这两人也都有出现,图片的背景是座有些西式风格的白色建筑小楼,间或还有些身穿道服的日本武士出现在里面。

---------------------------------------------------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