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回 寂水红蓼主物华(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香初上舞·终上(九功舞系列)强烈推荐: 太玄天传 木叶之第二千手 小龙(生子)耽美 半魔风暴 邪皇宠妻:爱妃,朕来啦 荆棘花园. 戏宋 兽妃18岁 魔兽世界之超级玩家

圣香精神一振,睁大他瞳色浓重光彩熠熠ຈ的眼睛“你的计划?”

“大玉…听我说…”圣香等他帮自己收拾好伤口才微微睁开眼睛,他居然一直没有昏迷,此时半撑起来抓住玉崔嵬的衣袖“听我说…你能ม不能ม去…保护李陵宴…”

“十二秋”之毕秋寒行走江湖就能有偌大成就,可见“十二云”的实力。今日碧涟漪领“十二云”及“十一秋”包括“十二猎”刀组、“十二诗”器组一共四十八人围剿新酿酒,碧落宫称得上精锐尽出,倾宫一战了。

“是啊是啊,”圣香连连点头“你不在大明山给人看病吗?怎么เ会跑到เ这里来?”

“屈指良!”圣香从船舱里奔了出来,看着河边不知绵延了多远的尸体,脸຀色变了变“容容停船!

只见玉崔嵬笑吟吟地往诸葛智面前走去,指了指容隐“这位是洛阳城‘白袖珠’的大老板容老板。”说着他对聿修抛了个媚眼“这位是汴京‘百桃堂’大老板聿大老板。诸葛前๩辈尽可与两ä位亲热亲热。”

“玉大哥不想回去?”闻人暖微笑“不想回去的话,玉大哥想去哪里?”

玉崔嵬柔声道:“你可以不陪。”他含情笑的模样的确很俏“我不会死的。”

圣香迷迷糊糊地抬头,那ว兔子趁机咬了他一口——这死兔子自从武当山下来,失恋于武当派厨房里那ว只大灰猫之后就一直自暴自弃,对圣香尤其怨恨:如果不是他把它带出去,它怎么会落到日຅日思猫不见猫的悲惨境地?总而言之一切都是圣香的错,总而言之它咬这一口绝对有理由一点错也๣没有。

圣香笑了起来“我回来了就回来了,你想那ว么多干什么เ?李陵宴和姜臣明的确两败俱伤,至少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至于造反,那不好吗?你皱着眉头干什么?”他从身边拔下一片秋天转红的叶子,侧了侧眼睛看准院中ณ清理干净的荷塘射了出去,叶片如同顽童手中ณ的瓦片,落在最后一片未死的荷叶上。圣香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兴致盎然起来,那ว层沾染了江湖寥落的眼色褪去,他仿佛从来不曾经历人世沧桑,永远带笑。

过了一会儿再下来两ä个ฐ人,一个是青衣素裙的女子,另一个是圣香。

几个人一走近,双方人马纷纷愕然:一个ฐ月不见,圣香居然憔悴瘦弱成了这个ฐ样子?

他一手搭在则宁肩头,脸色虽然苍白,但还是带着笑,对铜头陀等人挥挥手打招呼。铜头陀几人一迭声奔了过来,直问怎么搞成这样。圣香笑吟吟地说你没见过人生病吗?说着往地上一坐,说本少爷没力气,不起来了。

容隐和聿修皱着眉头给他垫狐裘า皮袄,那ว日洛阳战后,大家散去,圣香昏迷了一日຅一夜,之后身体一直不见起色,但他精神๰很好,却没有当日战时的虚弱疲惫。这种状况究竟是好是坏,谁也说不清楚,他举步维艰的时候仿佛随时都可能离开,他笑起来的时候却像永远都能留在大家身边,永远都不会死。

则宁看了一重禅师一眼,把刘妓往前๩一推。

“阿弥陀佛。”一重禅师先开口了“老衲今日຅前来,正是为了替玉施ๅ主证明,当日开牢救人之ใ人确是玉施主。老衲回寺随即闭关,不知江湖生变,着实罪过。”

刘妓整个人在寒风里颤抖,实际上她穿得很暖和“我替玉公子证明,那天打破我寒铁牢救人的人,是他无຀疑ທ。玉公子虽说名声不好,但为人…为ฦ人却是很善心的…”

这两人一开口,诸葛智脸色青铁ກ,千知子当场记下。虽说诸葛智狡辩说追杀玉崔嵬是为了为ฦ江湖除害,但千知子驳回说玉崔嵬自十四岁独闯江湖,只是和五位女子三位男子有过情缘,虽说偶尔杀性过重,也不见杀人成魔。奸淫掳掠采花嫖娼更是以讹传讹,毫无຀根据。千知子说话自有江湖史为证,诸葛智目瞪口呆,只得认错作罢,交出虎符,自认心胸ถ狭窄,不忿被邪道妖魔所救,此时方知原来邪ิ道也有好人。

玉崔嵬眼看着自己从“邪道妖魔”瞬间变成了“派外善人”心里大笑,而后仰天长笑“哈哈哈”连笑三声“今日能ม见诸位狼狈相,玉崔嵬余愿足矣!圣香啊圣香,玉崔嵬有友如此,此生不虚了!”

他长笑之ใ后,闭目坐下,垂眉低目竟有三分宝相,不再言动。

过了一会儿,少林一重禅师微微一震,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玉施主ว当世奇人,老衲心服。”

众人愕然,圣香坐在那ว里看他,末了微微一笑,低声道:“大玉他死啦。”

诸葛智“啊”的一声惊愕之ใ极“他死了?”他视之ใ为眼中钉的魔头死了,他却只觉错愕惊异,丝毫不觉得快慰欢喜。

圣香慢慢抬起头看天,悠悠地说:“他为救大家脱险,身中蒲世东一刀,本就是致命的伤,只不过大玉内力深厚,身体又和别人不同,所以才没有当场就死…后来他被屈指良和你们追杀,为救金丹道长,再中了屈指良一剑๳,伤上加伤,更加无救。暖丫头说他要休养三年,其实他只剩ທ下三年寿命…后来嘛…跟着我追踪李陵宴,再中李陵宴‘执手偕老’之毒…”他说得很平静,刘妓却“啊”的一声大叫起来:“他…可是他…给了我解药!”

圣香缓缓看了她一眼,眼神很奇异“他若没有中毒,哪里来的解药?”

刘ถ妓一怔“可是…那ว…”李陵宴却为ฦ何要给玉崔嵬解药?

圣香的目光了刘妓,继续平静地道:“而后李陵宴死了,大玉身上的毒当然也๣会发作,不过他中ณ毒不深,内力深厚,所以一直没有让人看出来他中ณ了毒。直到เ今日,今日຅…他就死了。”

满场肃然,望着玉崔嵬垂眉低目的坐姿。这个人活着的时候含笑含情,死去之后却端庄肃穆。

过了好半晌,诸葛智才问:“他既然早知道伤势无救,为何…为ฦ何…”

“为何还要如此拼命、吃尽苦头,拖到今天?”

圣香帮他接下去,淡淡地微笑“他其实不大在乎你们怎么เ说他,最多有些不甘心。拖到今日຅才死,多半是为ฦ了我——他觉得我年轻稚气,总想要证明一些什么,他不忍让我失望,所以拖到เ今天,拖到เ你们给他证明之后才死。”他淡淡道“他是为ฦ我,不是为ฦ你们。反正江湖说他恶,他未必那ว么恶,如今说他好,他也未必那么เ好。”

“你想证明什么?”诸葛智忍不住问。

圣香悠悠抬头看天,今日຅雪霁天晴,是一个清朗的天气“我想证明好人就是会有好报,坏人就是会有恶果;无论是好人坏人,做好事都会得到赞美,说谎话都会被人揭穿,真相都会被人知道,做坏事都会受到เ惩罚…”他慢慢地说“我相信只要自己的心朋友的心虔诚、善良、平静、快乐,就能够大家都开心,永远在一起玩,甚至永远都不会死…”

满场数百英豪静静地听他说着。风淡淡地吹,仿佛新า春严寒的季节,那风中已带了暖意。

书香书๰香"波okspice"波okspicນe书๰香书๰香

曾经有一个人,为ฦ了圣香这一番๘貌似稚气的“期望”决定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活到被证明无຀罪的那一天。他一生什么เ都可以做不到,但是这件事一定要做到เ。

那个人如今静静地坐在雪地里,仿佛,还能ม听到เ圣香带笑的许愿,还能再次为ฦ那简单的愿望所感动一样。

了结了和诸葛智的约定,第二天大家在汴京城外找了个地方แ葬了玉崔嵬。

玉崔嵬的坟上无຀碑无字,聿修本想写些什么,终于什么都没有写。大家站在无碑的荒坟面前静静回忆这个人的一生,心下各觉凄恻。

下葬的时候大家听到对面的丘陵上传来熟ງ悉的笛声,那是闻人暖曾经在苍梧吹过的那一曲《金缕曲》。

微许飘零意。漫掩书,闲萦西风,落花无绪。寂寞冷香天付与,一寸万缕千丝。即吹去,不数别离。

何必沉吟忘飞回,无຀须问,此雪为旧迹。那ว年恨,谁犹记?

平生憔悴自知矣。再吹去,弦断寒心,惘然知己้。忆往长自最销魂,归向杯中ณ月里。又携来,梦痕依稀。尘缘从来都如水,罕须ี泪,何尽一生情?莫多情,情伤己้。

现在吹奏的人没有内力,笛声却依然熟ງ悉婉转,曲调依旧安宁寂静,似怀着一种淡泊的心情,平静而微微有些凄凉,吹笛的人,是宛郁月旦。

刘ถ妓带着身孕回了莫去山庄,不肯像她爹一样向朝廷投诚,说要带着李陵宴的孩子老死山中,大家相劝无效,只得作罢。蒲世东已死,苏青娥结仇遍天下,未来如何,实是难说。容隐回去接姑射,聿修说有事先走,则宁也๣说要回涿州,还龄还在等他——于是大家都走了。

圣香一个人回到เ开封。

开封的一切都如旧时,他从曲院街走到自己家门口,手扶大门顿住。

这个门,他无论如何不能再踏入。

“咿呀”一声,泰伯突然打开了大门,猛地看见憔悴的圣香,大吃一惊“少爷…”蓦地省起圣香已经不再是“少爷”了,张口结舌不知该说些什么,顿ู了顿突然说:“啊,少爷,你不知道皇上最近在彻查钦命大臣被掳,六州军队被冒调一事,这是杀头的大罪啊,听说——我听老爷他们说,当场的县尉军爷都说是少爷您指使的,还说您当场指挥…皇上说少爷派密探仿冒虎符擅调禁军是要造反…”一句话未说完,背后威严的声音响起:“泰伯你在和谁说话?”

圣香含笑听着泰伯的警告,退开三步看着从里面出来的赵祥。

赵祥猛地见了圣香,呆了一呆,却看着圣香问泰伯:“他是谁?少和不认识的人胡说八道,闲杂人等一律不准放入赵府!”他看也不看圣香一眼,掉头而去。

圣香依然含笑看着他的背影,泰伯摸不着头脑喃喃地道:“祥๷少爷莫非疯了?明明是圣香少爷…”

“泰伯,二哥说得没错。”圣香露出灿烂无瑕的笑意“一点也没错…”他慢慢地说完,拍了拍泰伯的肩,轻声说:“泰伯你最宝贝的那条裤子被我送给了你很有意思的那个李大妈。”说着他挥了挥手,慢地走了。

泰伯看他瘦弱的身子慢慢地转入街角,嘴角抽搐了几下,老眼干涸了没有泪。这位少爷在府里二十多年,一直那么เ白白胖胖讨人喜欢,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只兔子跳到门口,目不转睛地看着圣香离开的方向,黑眼睛乌ไ溜溜的,似乎很是诧异他为什么不回来。

转过街角,圣香走入人群。

喧哗热闹的曲院街啊,走着走着,仿佛回到了当年揣着银子,看到风筝买风筝,看到糖果买糖果,看到鸡腿还可以叫六音去付钱๥,无聊了还可以跑到祭຅神坛和降灵聊天的日子里。

那时候想很多很多事,想通很多很多道理,知道很多很多故事,笑过很多很多次…

一件一件往事从他心里浮起,一件一件的,一件一件的…无论多小的小事都从他心里浮ด起,一切关于相府的、关于开封的,甚至关于毕秋寒的往事…

他曾经感动过许多人,让许多人开心过、笑过、期待过…

“圣香!”身后突然有人叫。

圣香蓦然回首,只见街道那边站着许多人,有男有女,一对一对站得整齐,似乎等侯在那ว里很久了。

有个人直向着自己跑了过来,大喊大叫:“我半年不见你你怎么เ把自己养成这样。”

容隐、则ท宁、六音、聿修、上玄、通微——降灵?

还有对着自己跑过来的是岐阳…

他突然…突然之间觉得有些东西忍无可忍,有些东西控制不住,蓦ย然回首的时候横袖掩口,他…哭了出来…

平生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哭了出来。

“圣香…”

(全书๰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香初上舞·终上(九功舞系列)推荐阅读: 爱神牵错线忘羡合集 韩娱之脸盲女主 金光布袋戏风花雪月的故事 二狗小剧场 原始人总动员txt下载 郎心似铁豆瓣 重生之华丽人生紫青悠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txt下载 exo最没存在感的人 奇迹闪光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