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的门有响动的声音,时笑晏自嘲的笑了笑,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她早就算准好了一切。

她安静如画ฑ,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他是真想掐死这个ฐnv人,但他终是忍住了,摔门而去。

“时笑晏,好,你真好!”傅凛南将指攥成拳头,背上的青筋都绷了出来。

“凛南,看来上次这电疗还是太轻了,不如这次你j给我来办吧,这样对咱们都有好处,至少,她好了,我也能少受点罪不是。”姜媚然躺在医院的床上,脸上闪过一丝y戾之ใse。

姜媚然嘲๦讽的话语从电话里传来,但这个nv人很聪明,她字里行间又透露着对傅凛南的关心。“放心,这事我会处理的。”傅凛南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异se。

没一会儿,门就被踹开。

姜ä媚然叫来的都是五大粗的糙汉子,就是为ฦ了方แ便折磨时笑晏,他们自然力气不小。

傅凛南看到满头是血的姜媚然,气得狠狠踹上时笑晏。

傅凛南距离医院并不远,接到电å话后马上赶到并上前分开两人。

其实姜媚然情况压根不严重,穿着病f看不到伤口,其实那把刀压根没扎多深,就是稍微破了点p,流血多了些罢了。

姜媚然一看到傅凛南推门进来,立马哭得像个ฐ泪人,“凛南,我好怕,刚才真的以为我要死了。”

电话挂掉以后,时笑晏站在窗前发呆,眼前๩的风景再好看也没有心情去欣赏。

时笑晏也一时毫无头绪,原以为傅凛南会恨不得立马和自己摆脱关系的,她想了想,“今天辛苦张律师了,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有问题我会第一时间联系你的。”

她似乎是不敢置信,手足无措地来到镜子面前。

感觉到手心貌似有点黏,时笑晏放下手一看,手心里也๣是血!

“你怎么เ还不走?难道是记恨我刚才让你磕头道歉?可是明明是你下老鼠药害我在先的!”

心里松了一口气,可是身体却虚弱得要命,她很想起来,第一时间逃离这个屈辱之ใ地,但是头一直保持着磕在地上的姿ู势抬不起来……

“不想道歉刚才就别说那些话!”傅凛南冷笑道:“我还以为ฦ你真心实意的想要去跟媚然道歉,没想到你还是死性不改……”

她完全失去了下半身的知觉!

然而她累了,她所剩ທ的时间不多,不想和姜媚然彼此这般折磨下去。

本来今天姜媚然约她去别墅,她应该不去赴约。

吃了老鼠药的姜媚然虽然胃里像是着了火那样赤辣辣地发痛,可是看到时笑晏被踹飞在地上的惨样,忍不住扯了扯嘴角,眼里有着得逞的得意。

“砰——”时笑晏的躯体与茶几碰上的那ว一刻,发出了一声巨大声响,可想而知,冲击力有多大。

这一路上,傅凛南一脸肃寒凝重,眉头紧蹙,没说过一句话,他,令少彬到เ底再玩什么เ花样。

“去。”令少彬坐在监控的前面,让傅凛南也๣坐下,然后对黑衣人说了一个字,并对黑衣人使了个眼se。

下的人立马意会了他的意思,悄悄来到时笑晏治疗室的隔壁,在墙上钉ล下一个窃听器。

这样,监控室里不仅能看到เ画面,还能听到声音。

……

治疗室里,姜媚然就像是一只张牙舞爪吐着信子的毒蛇。

“时笑晏,舒f吗?这种像狗一样的生活,以后我他m的让你尝个够!”姜媚然的面目狰狞,瞪着两ä只大眼,她的在治疗仪上不断的疯狂的胡按。

时笑晏只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电å流穿过她的身t,比万箭穿心还要难受。

“像狗一样的生活?呵,姜媚然,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丧ç失理智的疯狗有什么区别ี?”

时笑晏强撑着自己的身子,抬起头来,凝视着她,眼睛里坚定而灼亮。

“跟狗有什么区别?时笑晏,你知道我为什么เ会跟你做闺蜜么,因为在我十岁的时候我父母被你父母检举贪污,他们在牢里被折磨自杀而死,我姜媚然之ใ所以能活下来,就是因为像狗一样摇尾乞怜获得亲戚的同情,我他m的从来都不是人,我就是一条疯狗,一条要把你咬死的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