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陆观澜章节列表:20100126id_xnzm9nu=

心素如简下载:do=

心素如简txt下载时间:201012621:30:30来缠着他?你还要不要……”

尽管说着如此刻薄的话,但是,叶青岚的心底,竟然没有丝毫的愉悦感,而是无边无际的虚空。

而且,不知为什么,她的眼里,竟然开始涌上一层薄薄的泪。

因为,现在的那个她,躺在他的怀里。

“住口!”简庭涛无视她的泪水,脸色铁青地,对叶青岚喝道,“请你在对我妻子说话的时候,语气放尊重点!”

叶青岚朝后踉跄了几步,无法置信般喃喃地:“……妻……子?”

不是前妻?

简庭涛先是看向满眼惊诧,脸色越来越沉重和不豫的叶父叶母,接着,又转而看向叶青岚,清晰地,一字一句地:“我跟心素,已经复婚。”他无视叶青岚蓦然间惨白的脸,极其平静地,“就在我去欧洲公干前一天。”

还被那个比老狐狸狡猾百倍的,与简家颇有渊源的王清仁大律师着实取笑了一番。

当时,坐在那个宽敞的办公室里,他的气定神闲,和心素的羞窘交加,在王大律师的眼中,一定相映成趣。

所以,在他们临出门前,和贾月铭女士有着莫逆之交的王清仁大律师,目光在他们脸上来回逡巡了一阵之后,笑眯眯地拍了拍简庭涛的肩:“庭涛,今天就算了,过两天记得过来拿一下我的贺礼,啊?”

简庭涛但笑不答,他看了看站在一旁,脸上泛起淡淡红晕的心素,心头涌上的,竟然是一阵夹杂着欣喜,愉悦,还有几分意外的复杂情绪。

心素,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女人,总是在不经意中,带给他无数的忐忑和惊喜。

那晚,当他抱住心素,孤注一掷地说出那句话时,仅仅过了片刻,他就感觉到怀中的那个人,抬起头,看向他,眼中一片清澈,轻轻然而坚决地:“好。”

这下,轮到简庭涛有些懵了。

他小心翼翼地放开心素,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问:“呃,刚才我是说……”

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确定自己没有烧。

再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自己是清醒的。

紧接着,摇了摇头,确定自己没有重听。

他应该――没听错吧?

心素浅浅一笑,一字一句地:“没有错,刚才,你说――‘我们复婚’。”

她低下头去,灯光在她的脸上,打下柔柔的光影,简庭涛就看到她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地:“我说――好。”

她的声音,低柔,然而清晰。

简庭涛继续傻傻地,站在那儿。

足足十分钟,他都一动不动。

他的脸上,似喜似悲,忽忽若狂。

那时的他,凝视着心素病后仍然有些虚弱瘦消的脸庞,再看看自己一身的休闲服,和房中因为医生进出和照料病人而到处一片凌乱的模样,不由低头微微苦笑。

因为,他怎么都想不到,横亘在他心头已经多日的这个愿望,竟然会在这么不罗曼蒂克的气氛和环境中生。

看来,三年多过去了,他跟心素的eq还是没有丝毫的提升。

因为当年,他的求婚,和心素的允婚,同样是在一个一丁点儿也不罗曼蒂克的环境中生的。

心动的绚烂

那时候,简庭涛和关心素已经谈了将近七年的恋爱。

尽管心素从未跟老爸说明,但女儿大学时代在自己眼皮底下待了四年,工作之后还是住在家里,对于她的一言一行,对于她跟简庭涛的交往,关定秋教授嘴上不提,心知肚明。

他已经从萧珊口中得知这个家世显赫的简庭涛并非别人,就是当年那个贴的小男生。

而且,女儿节假日经常借故外出,家里经常收到不具名的鲜花,间或,还会收到花店送来的名贵花卉。

他清楚,那是投他所好。他也知道送花的是谁。

偶尔在校园里,会看到女儿跟那个简庭涛走在一起,偶尔心素加班,无论多晚,总会有一辆车送她夜归。

更重要的是,柯轩跟女儿的感情,一直都维持在淡淡的兄妹之谊的阶段,没有丝毫的进展。

学识广博而心细如尘的关教授,早已把前后关系厘得清清楚楚。

他看在眼里,记在心底。

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而且,妻子早逝,女儿是他的唯一。

爱女心切的他,一心要为女儿谋幸福。

但心素的脾气他知道,于是,他且装聋作哑,不动声色地,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中文造诣已臻化境的关定秋教授,十分明白什么叫做以静制动。

因为,很明显地,会有人先沉不住气的。

而且,还不止一个。

事实上,以贾月铭女士为的所有简家人,都很有些迫不及待了。

以贾女士一贯说一不二的派势,以及跟儿子简庭涛如出一辙的固执,她看上心素作儿媳,就是看上了,一锤定音,不作他人之选。

再加上一年前故去的简非凡先生,生前亦很欣赏心素的单纯秀雅,从没有异议。

更重要的是,主要的当事人,简氏集团新任总裁简庭涛先生,早就已经望穿秋水。

既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而且,双方两情相悦,那么,由男方上门提亲,自然顺理成章。

但聪明若贾女士,怎么会不明白以关定秋教授一向的个性,属意的,并非自己的儿子

她纵横商场多年,练就一双慧眼,跟关教授相处次数虽不多,但已经看得足够清楚,祖上出过两个宰相,五个翰林,一干亲戚绝大多数在高校或是学术界任职,且都颇有建树的关定秋教授,极其讲究门当户对。

只不过,跟一般人不一样的是,他看重的是书香门第,其他的,倒在其次。

而简家尽管财势惊人,看在关教授眼中,大抵还不如孤伶伶的一个小小讲师――柯轩。

事情看来有点棘手。

因为之前,在儿子语焉不详的只字片言和略带懊恼的神情中,她已经知道了柯轩这个人物的存在。

从儿子口中,她也知道心素对老父十分崇敬,她的终身大事,自然先必须得到关教授的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