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mdash;mdash;4(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结爱·异客逢欢强烈推荐: 清甜小两口 倾情逍遥 驸马守则【清歌一片】 仙道修真 骷髅帖 鬼警 我是一只妖 僵尸之后妈是个技术活 安知晓-极品皇妃(完结)

3

人生在世,想不留下什么资料é,太难了。

在皮皮生活的国度里,一个ฐ人的档案记录是从小学开始的。档案里会有升学考试的成绩,会有老师๲和学校的鉴定,会有文凭的证明、奖励证书๰、体检表格、入团入党的申请,以及转移组织关系的纪录。如果你不幸犯了严重的错误,页ษ码则会翻倍:会有事由á和诉状,会有证人口供,会有单位或法院的结论、处理意见、本人的申ã诉、检查,等等,等等。

所以关皮皮就不明白了。

为什么擅长写调查报告的卫青檀竟然弄不到一份关于贺兰静霆的像样资料é。

文件夹里只有几份从过期报纸和考古杂志上复印下来采访,关于宋屺的。只有一次专访谈到了贺兰静霆,看前后文的暗示ิ,还是因为ฦ那ว年贺兰静霆成功地识别出一批即将当作仿制ๆ品出境的国家一级文物,成为当年文物界的头条新闻。可贺兰静霆固执地拒绝采访,为了给新า闻界一个交待,宋屺才破例多提了他几句。

正是这多提的几句,给了皮皮一些蛛丝马迹。

原来贺兰静霆从小跟着宋屺生活在琉璃厂,后来又跟他进了故宫博物院,帮他整理玉器,最后又跟着他住进北大,名为弟子实为ฦ养子。被国家表彰为“人民鉴赏家”的宋屺竟是个虔诚的居士,终身未婚,只收过两个学生。大弟子早ຉ年车祸故去,二弟子倒是学业有成,可是分配工作不到一年,却因“作风问题”被退了回来。那ว个年代,作风问题๤是大事儿。于是,二弟子背着处分被分配到一个穷乡僻壤的中学教书๰,从此默默无຀闻直至郁郁而终。此事虽与宋屺无຀关,宋屺却受了刺激,固执地认为ฦ弟子不教师之ใ过也,愧为人师,发誓从此不再收任何学生。贺兰静霆便成了他唯一的衣钵传人。

看完所有的资料后,皮皮终于明白为ฦ什么เ贺兰静霆的资料é那么少。

他没有上过学,一天也没有。

c城并不很大,cນ城博物馆也并不那ว么有名,专业背景如此显赫的贺兰静霆却悄悄地选择了在这里定居,是韬晦之计吗?

关皮皮灵机一动,拨了一个电话。

那边,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皮皮呀。”

“佩佩,”难得天下第一忙的张小姐有空,皮皮赶紧长话短说“你认得市๦博物馆的人吗?”

“等等,好像认得一个ฐ,我给你查查看。”不过五秒钟,佩佩报了一个号码“你找他吧,就说是我叫你来的。他在保安室,叫冯新华。”

“嗯嗯,记下了,谢谢。”

“没时间聊天,我正在采访。再见。”

“哎——”

那边的人风风火火地挂断了电å话。

皮皮拔通了那ว个ฐ号码,是手机。

“喂,哪位?”

皮皮报了佩佩的名字,那人口气明显热情了:“您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您认识贺兰静霆先生吗?”

“认识,不过不熟。他是顾问,白天很少来上班。”

“他通常是什么时候在博物馆?”

“晚上七点之ใ后。”

“怎么เ,你们这里还有夜班啊?”

“嗯,博物馆的很多藏品白天都在展览,想做研究就只好晚上来咯。这里好些研究员都是晚上上班的。”

“能ม介绍我和他认识吗?”

“您是新า闻单位的吧?”那ว人果然敏感。

“c城晚报。”

“没戏,他从不接待记者。”

“冯大哥,你帮帮我,好不好?”皮皮嗲声了。这一招她是从卫青檀那里学来的。别看卫青檀人高马大,声如宏钟,发起嗲来照样能腻死人。

那人沉吟片刻,说:“这样吧,今晚七点半你过来,我告诉你他在哪里,你自己้想办法认识他吧。千万别说是报社的,说了绝对没戏了。”

“好的好的!谢谢大哥!”

放下电话,皮皮把上午堆积下来的例行工ื作赶紧做完,下了班,到楼ä下便利店买了一箱八宝粥,扛着它气喘吁吁地坐地铁、转公汽、坐轮渡、再转公汽,来到เ陶家麟的寝室。在全体男生愕然的目光中,皮皮像码头工ื人一样将八宝粥从肩上御下来,掏出书放到桌上,挥汗四顾,对着微微发窘的家麟灿然一笑:

“家麟,书在这儿,我有事,得马上走了。”

“吃了饭再走吧,什么เ事那ว么急?”

“我有采访任务。可能ม已经晚了,得七点半以前๩赶到博物馆。”皮皮把这话说得很响亮,故意让全寝室的男ç生都听见。私下里,她总觉得像家麟那ว样家世好、学业优秀的男ç生作了她这个走读大专女生的男朋友,有点亏了。在外人眼里,她再怎么เ努力也๣是个ฐt湖大学的,跟cນ城大学不般配。岂知宿舍里的男ç生根本不在乎这个,大家都在抢着喝八宝粥。

“需要我帮什么忙吗?”家麟问,拾起桌上的自行车钥๓匙“我送你去车站。”

“不用不用,你好好学习,我过几天再来找你。”皮皮连连摆手,急匆匆地要走。

家麟还是执意送皮皮上了汽车。

两人在车站里等了十分钟,家麟忽然问:“皮皮,为什么每次你来,都走得那么急?”

“呃——”

皮皮哑然了。

这大约是第n次找借口逃离c大了。总之,每次一到校门口,看见那个球状的巨เ型石雕,再看着上面几个隶书大字:“团结、进取、严谨、求实”森森然就有了恐惧感。好像这不是她该来的地方แ,好像这里不欢迎她。还有,和家麟熟识的人总是问她是哪个系的,她总得解释,她不是cນ大的,是t大的。然后她就尽量不提t大。著名的野鸡大学嘛ใ,谁提谁耻辱。

皮皮觉得自己比较惨:她毕业于cນ城一中,排名第一的省重点。可是她没什么可骄傲的,因为成绩差。到了t湖大学,她成绩好了,又没什么可骄傲的,因为t湖大学太差。毕业到了人人羡慕的c城晚报,还骄傲不起来,因为她不是记者,只是行政人员。

总之ใ,她到哪里都没做过正牌。正牌是什么感觉,她一次也๣没体会过。

这种怨念家麟是不会理解的。

就像她和家麟的人生,开始都是一样的,渐渐就千差万别了。

从幼儿园一直到初中ณ,皮皮家与家麟家同住一个宿舍楼、门对门,住房面积与家庭收入几乎ๆ完全相等。皮皮爸是优秀工人、先进工ื作者。皮皮妈在幼儿园里当保育员。家麟爸在是厂里的技术员,妈妈是出纳。

后来,家麟的父母因为都有大学文凭,渐渐升职。爸爸变成了厂长,妈妈跳槽进了审计局,不几年功夫,就被提拔成处长。他们搬到เ与皮皮家一街之隔的“干部楼”里。住房面积顿时比他们大了四倍。皮皮家还在用蹲坑和淋浴的时候,家麟的家里已经开始用抽水马桶和浴缸了。皮皮和奶奶同睡一张破旧的棚子床;家麟则有自己专门的房间,睡席梦思,床单被套每周换两ä次。再往后,家麟爸调到工业厅当厅长;皮皮爸却下了岗,不得不每天四点半钟็起床,扛着一个大包,徒步到เ两站路外的一条街上抢位置摆地摊卖杂志和盗版书。卖的杂志都不敢拿回来给皮皮看。

可是,两家的交情还是很好。逢年过节,陶家会打发家麟过来给“关叔叔”拜年、送年货。关家也会打发皮皮送一大篮子肉丸子、卤牛肉和豆瓣酱回去。家麟的全家都爱吃关奶奶亲手做的豆瓣酱,年复一年,乐此不疲。有一年家麟爸去俄罗斯考察三个ฐ月,知道那里除了鱼罐头和土豆就没什么可吃的了,还特地来央求关奶奶做一瓶豆瓣酱带去。关奶奶因此便一门心思地想用自己的豆瓣酱为ฦ皮皮开路,将她送到家麟家做媳妇。皮皮高中ณ一毕业,奶奶就成日地在她耳边唠叨:“家麟这孩子多好啊。性情好,又知礼,能善待女孩子。皮皮呀,你若是做了他的妻子,以后可有享不完福哪!”

皮皮当然喜欢家麟。十几年中ณ,她只和家麟伴过几次嘴,连一场像样的架都没吵过。她们之间没有起伏、没有眼泪、没有分离、没有守候、没有痴迷、也没有激情——一切都是淡淡的。

可是,皮皮觉得,她与家麟的恋爱从三岁合伙偷饼干时就开始了。每次过家家他们都是夫妻。十岁的时候他们甚至讨论过要生几个小孩、看完《射雕》他们又认定在水里淹死是最美的死法。家麟还向皮皮保证,虽然他动不动就挨妈妈的打,这辈子他绝不碰皮皮和他们的孩子一个手指。

四岁时的一天,家麟第一次把皮皮弄哭了。

原来过年的时候他收到เ很多压岁钱,便向皮皮炫耀。皮皮一分钱也没有,就哭了。为了安慰她,家麟只好把自己的压岁钱交给她。

他还保证以后把每年的压岁钱都交给她。

说话算话,压岁钱一直交到皮皮二十一岁。皮皮不要家麟还不乐意,硬要她拿着,说这是传统。

皮皮憎恨考试。尤其憎恨高考。

因为高考终于将他们分开了。

家麟以本校最高分进了c城大学国际贸易系。一向被认为是考不上大学的皮皮也๣考出了高于自己估计的成绩,够上三类本科。可是,那年头想上大学的人挤破脑袋了。在cນ城这个中学密集、竞争激烈的城市里,卡在线上的人多了去了,分数够了,进不进得了大学就全要靠关系。用本地的话说,要找人“递条子”

皮皮度过了有生以来最为焦虑的一个夏天。

为了能递上条子,父母把所有的亲戚、亲戚的朋友、三姑六婆、七爷八舅的门路都找过了。全家砸锅卖铁ກ地买຀礼物,一家一家地求,一家一家地送——也就是些水果和烟酒,不名贵,人家也不当回事,点了头,都说不能ม保证。忙碌了一整个夏天,爸妈的脸຀全都黑瘦了,一条路也๣没走通,一张条子也没递到。皮皮的档案还是被三类大学踢了出来,进了专科。早知如此,何必忙碌?皮皮的成绩远高于专科,这回皮皮爸死活也不答应让皮皮读她喜欢的新闻系,逼着她选了看似更实惠、更好找工ื作的行政管理。皮皮于是进了t湖大学。

t湖大学与c城大学,一个ฐ是人人皆知的“野鸡大学”一个ฐ是全国著名的重点大学;一个在城北,一个在城南。一趟车坐下来,要两个半小时。知道录取消息的那ว天晚上,皮皮独自伤心了一夜,知道自己้和家麟不会像以前那样天天见面了。

开学那天,皮皮报完道,提着行李没精打采地往寝室的方แ向走。走着走着,面前一道阴影。她的肩膀忽然一轻,有人替她提起了双肩包。

抬头一看,是家麟。

皮皮呆住了。

那是一个炎热的秋季,梧桐树上蝉声咶噪。热气一波一波的散发着。家麟背着光站在她面前๩,一手插着短裤的荷包,一手拎着沉重无比的双肩包。修长的身影带给她一阵短暂的清凉。

见皮皮半天不说话,家麟“嗨”了一声,说:“皮皮,上次那个故事,你还没讲完哪。”

那ว一刻,家麟真是帅呆了。

4

皮皮一次也没去过c城博物馆,虽然她从小就在这个城市里长大,倒是上学时候天天路过它。也不知道是什么เ派的设计风格,整个博物馆看上去就像一具棺材,狭长的方形,死气沉沉的银灰色。报纸上说,博物馆曾经过数次翻修,里面的装饰和设施都极其考究,成了cນ城主ว要的对外窗口和文化标志。

可是,小时候,皮皮的爸妈却宁肯带她去公园也不去博物馆。还吓唬她说,博物馆里什么也没有,就有几具古代的棺材。后来他们又坦白说不去博物馆的主ว要原因是那里厕所不好。清一色的坐式马桶,很不习惯。

他们说得不错。

c城博物馆引以为傲的藏品正是战国墓葬和汉代古尸。此外,还有丰ถ富的青铜器和玉器。

天已经完全黑了。轻雪无声,悄悄洒落。皮皮从汽车上下来,狠狠地用围巾๢将脖子又绕了一圈,看了看手表,八点整。冯新华正在门口的保安值班室里等她。

进了大门,迎面扑来一团暖气,一看旁边的温度计,二十六度。皮皮顿时觉得热了,赶紧脱下围巾和大衣。

不知是为了创收还是为ฦ了活跃地方文化,博物馆在晚间开了很多少儿学习๤班:美术班、陶艺班、书法班、朗诵班、围棋班等等、等等,各种层次的都有。孩子们从另一道门出入,嘻嘻哈哈、人来人往,加上一旁等候着的家长,十分热闹。

越过这道门便是博物管的行政区和库区。幽长的走廊顿时安静下来,淡黄的灯光洒在铮亮的地板上,足音跫跫,带着回声。在路上,冯新า华介绍说:

“我们正在走向博物馆的库区。我是保安,希๶望你以人品担保你不会乱碰馆内的东西。”他指了指路边摆放的一尊佛像说:“别ี看它没放在展厅里,这个东西是宋代的。”

那ว是一个残破的头像,鼻子已经不见了,蓦ย然摆放在红木支架上,有股罕见的沧桑。

“想当年,红卫兵真是干了不少的坏事呢。”冯新华说道。

走廊上有几间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的,明亮的灯光从里面射出来。冯新华说得不错,这里果然有夜间上班的研究人员。

过了一会儿,冯新华忽然站住,说道:“我已经替你打听过了。最近a省博物馆和我们交换展出一批藏品,是明清时期的玉器。贺兰先生这一周都在库房里做研究。——库房马上就到了,进去之ใ后和他怎么เ说,想好了吗?”

“嗯…我就说我是您的表妹,对古玉非常感兴趣,想请教他几个关于古玉方面的问题。行不?”

“嗯,这个主ว意不错。”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结爱·异客逢欢推荐阅读: 墨尔本算到爱全文免费阅读 黑色玫瑰 贞子来了 小说 花开有时颓靡无声免费阅读 灞岭狩猎休闲山庄怎么样 爱你的勇气小说 续明催画烛 都市王牌兵王 小说 洛神赋多少字 农门女神医txt书包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