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邱玉贞媚眼含春地看着阿飞腰身挺动,强壮地进入了自己的**,那份雄伟,那份强大,那份充实,那份包含,那份节奏,那份律动,什么叫势不可挡,什么叫势如破竹,什么叫势大力沉,什么叫痛并快乐着。自从离婚之后,已经好久没有这个感觉了,邱玉贞绸缎般的羊脂白玉**动情地颤抖着,玉体起伏,柳腰款摆,柔媚舞动,**分开,美臀高翘,曲意逢迎,婉转承欢,喘息声,呻吟声,芳草地撞击轰炸,沟壑里汁液流淌,"好弟弟""好姐姐"的叫声,翻滚缠绵,双宿双飞。她那羞红如火的丽靥瞬时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痴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随着一声混着痛苦及满足的娇呤,这位风姿楚楚如空谷幽兰的绝色美女终于在丈夫离婚后和心中至爱第一次一起**巫山,共赴神女襄王之梦,达至了人生极乐**!

李姥姥的妓院老鸨收养。李姥姥对师师仔细的教养,果然长大以後色艺绝伦,尤其

云飞苦劝春花离开不果,明白纵然透露红石城危如累卵的消息,春花也不会相信,唯有不再多言,只着她帮忙留意楚江王等的动静,要了一间靠近他们居处的房间歇息。

这几天,卜凡和双姬常常不在家,整天心神不属,很是暴燥,打打骂骂更多了,最奇怪是有一趟,不知为什么,卜凡竟然执着芙蓉的玉手,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结果什么也没有说。

「你们总不能告诉土都,金鹰公子的秘密吧。」云飞不再戏弄,把计划和盘托出。

听着卫生间沙沙的水声,想起马上就可以和这张床的漂亮女主人共度良宵,小腹下一股暖洋洋的热意游遍全身,心里也充满了如火的渴望。我懒洋洋地伸个懒腰,闭上眼睛,等待着鸽子的到来。

“丁玫吗?我是苏蓉!你现在有事吗?”

返回目录23459html

一手抚弄白莹珏的只乳,一手挖弄**的阴缝,江寒青得意地享受着眼前的战利品。随着他的玩弄,白莹珏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动作的频率也越来越大,呻吟声越来越响,到后来几乎是开始淫荡的叫起来。下体不断流出淫荡的液体。

前面这一队邱特骑兵的行军速度并不快,只用了不到三柱香的时间江寒青一行就追到了离对方只有一里的地方。

不过从那以后,他却迷上了母亲阴部的淫臭。只要有可能他就会要求母亲将内裤交给他舔弄。他会细细地舔上面的每一个地方,沉迷于那刺鼻的淫臭味中,甚至连舌尖传来的那种酸涩的味道都会让他兴奋不已。

江寒青用火热的目光看着她成熟的**,突然用力拉扯了一下她胸前的乳环。两只手正忙着玩弄自己**和肛门的女人,差点因为他这个动作带来的刺痛而失去了平衡。嘴里轻声“啊”了一声,白莹珏的脸上显露出痛苦的表情,可是眼神中却满是渴望的味道。而下体流出的快乐的液体也更见增多。江寒青将她推倒在床上的时候,白莹珏的**周围已经完全是**的一片了。仿佛是在包粽子一般,江寒青用绳子将白莹珏紧紧捆了起来。绳子勒得很紧,在胸部的位置将两个丰满的**挤得严重变形向前凸出。而勒在胯下的绳子更是深深陷入了肥厚的**中。粗糙的绳子摩擦细嫩阴部皮肤的痛苦感觉,刺激得白莹珏的阴核充血后高高凸起。而随着她身子的扭动,绳子又不免碰到她那敏感的**,于是她体内的**似乎也变得无穷无尽起来。将白莹珏的大腿大大地分开后,江寒青把她的双脚脚裸分别绑在一根木棒的两端,整个身体就此形成了一个人字型,而**也彻底暴露在空气中。江寒青并没有到此为止,抱着白莹珏走到房间的一个角落。那里有四根铁链从空中垂了下来,每根铁链的末端都是一个铁制的梗桔。将白莹珏的手脚分别套人铁链上的桎桔后,美丽的**就这样以双脚被分开的形状吊到了空中。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手脚上四个极裕与皮肤接触的地方,白莹珏感到了强烈的痛苦和害怕,那种感觉就好像她的身体随时都可能被撕裂成四块一样。

江寒青看着圣母宫主那凄惨的模样,心里暗暗有点害怕,担心她会因为无法忍受这剧烈的痛苦而奋然出手。他心里自然很清楚,只要她的忍耐达到限度,一旦愤然出手,这里的三个男人都会立刻死于非命。想到这一点,自然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乖巧地偷偷躲到了一边,不再上去伙同那个地包天长相地男孩玩弄圣母宫主,虽然面前这个女人此刻看起来是如此的可怜。

这样骂过两句以后,江浩然居然也就没有了其他反应,照常玩他自己的女人去也!

江寒青扑到她的身上,下身紧紧贴在她的小腹上,感觉到她的下体紧绷而富有弹性,脸则凑到了她的发鬓处,一阵清香扑面而来。而他的双手更是不偏不倚地按在了婉娘的一对xx上。

白莹珏还待再说点什么,江寒青却不耐道:“好了!别问了!刚才躲在旁边看你们乱搞,早就烈火焚身了!你还多问什么?赶快给主人我杀火去也!”

看着两人的表演,江浩天恨得是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最低着头装作什么反应都没有。江浩羽对儿子的回答满意地点了点头,扫视了一遍在座诸人后凝重道:“现在的局势对我们江家十分不利。大家最近行动的时候都要千万小心,不要让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再抓住什么把柄又拿来攻击我们。”

此时坐在酒楼上凭阑下望的江寒青心里也正是这样一种情绪。

异物进入所带来的刺激感觉使得李华馨的剧烈地收缩,将其中的手指紧紧缠绕住。江寒青的手指在李华馨的中快速地转动,不断地摩擦着她的儿圈。上传过来的强烈快感使得李华馨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她仰躺在床上,眼睛因为兴奋半睁半闭,红红的嘴唇轻轻颤动着,浪的叫声不断地从她的口中传出。“,是不是被玩得很爽啊?”

阴玉凤的双乳被儿子踢得隐隐作疼,她要用手抱住自己的,以免再受类似痛苦,可是此刻正有一个男人骑在自己背上,叫她如何能够腾出手来?虽然江寒青还只是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尚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男孩,骨架子都还没有长全,体格更是远不算魁梧。但是毕竟也是一大把重量压在阴玉凤背上,却还要她赤裸着身子在地上爬行,实在也是辛苦。更何况她背上这个人还是亲生的儿子,并且还会不时用脚踢打她自己的双乳,甚至可能用皮鞭抽打她那刚刚还渗出血丝的。你叫她怎么能够不感到难受。

江寒青望着旁边摇曳的灯火,默然良久才又出声道:“你什么时候返西域啊?”

喝到酒酣处,郑天雄对牛军长说:“军长,这四个娘们您尽管玩儿,我保证她们个个听话。”牛军长说:“我听说共军那边的娘们性子都烈的很,要降服比男的都难。”郑天雄嘿嘿一笑道:“那得看落在谁手里,这几个可是都已经收拾的伏伏贴贴。以后我慢慢地说给您听。”看他得意的样子,我真恨不得天上打一个雷,把他劈死。吃过饭,我们被放下来,外面响起了急促的哨音和杂乱的脚步声,我知道,前面又是一个鬼门关。

让我上厕所……啊…我不行了…快放开我…快!”郭子仪幸灾乐祸地看着大姐痛苦的表情,拿手杖敲着她的肚子说:“不行了就放出来,别废话!”“不…让我下来……”大姐的声音已经变了调,我知道她快不行了,肛门的收缩一阵紧似一阵,“啪达!”一滴白色的液体滴在盆里,接着,滴下的液体连成了线,“噗嗤”一声响,一股黄浊的水柱从大姐的肛门中喷射出来,屋里弥漫起酸臭的气味,足足喷了两分多钟,水才沥沥拉拉地流尽了。大姐张着嘴吃力地喘息,郭子仪踢了踢装满黄色浊液的盆子道:“共军高级干部也喷这么臭的粪!来,再给她灌!”“不!”大姐瞪大了眼高叫。郭子仪一把捏住大姐的下巴道:“行不行是你说了算吗?”一个匪兵已经拿起挂在**上打晃的钢嘴再次插入了大姐的肛门。这一次他们把剩下的大半盆肥皂水都灌了进去,灌的大姐直吐酸水,又是一番羞辱和折磨,再次泻空的大姐被解了下来。那天绑林洁用过的四方凳被抬了进来,大姐被按着趴了上去,大姐的肚子滚圆,趴在凳子上肩膀和大腿都不着地,他们硬是把她的四肢都生拽着绑在了四条凳子腿上。郭子仪过来扒开两瓣白白的屁股,手指揉搓着被水浸的发白的肛门说:“娘的,老子要好好玩玩你这臭娘们的屁眼儿,你抄我一次家,我操你一辈子!”说完挺起坚硬的**戳了下去。我知道没有被“开发”过的肛门第一次被**插入有多么痛苦,况且上一次郭子仪插入我的肛门时还用精液作了润滑,而今天,他有意不用任何润滑,他要让大姐感到最强烈的痛苦和羞辱。残忍的插入开始了,硕大的**在外围摩擦了几圈后猛地抵住了肛门中心的小洞,向里挤压的强大力量将小洞扩张到难以想象的极限,**毫不留情地向洞里钻,看的出来肛门在拼命收缩,但根本抵不住**的穿透力,不一会儿**就全部挤了进去。大姐的喘息变的急促了,随着**的步步深入,她忍不住叫出了声:“啊呀…不行……你这禽兽……啊呀……不要进……”大姐的叫声似乎鼓励了郭子仪,他一边“呼哧呼哧”地将**向里插,一面气喘吁吁地叫道:“我操你,操死你…!”在女人的哀嚎和男人的喘息声中,粗大的**全部钻进了看似不可能的细窄的肛门,大姐的头无力地垂下了,不停地发出“啊…啊……”的呻吟。肛门里插进一根粗硬的**,那种痛苦万状的情形我最清楚,况且大姐比我还要痛苦,她肚子里有孩子,而且**插入过程中没有任何润滑,那是一种整个身体要被劈成两半的感觉。最残酷的时刻到了,郭子仪猛地把**抽出大半,不待大姐喘息又全力插了回去。“啊…!”大姐的惨叫应声而起;又一拔一插,又是一声惨叫,不一会儿,**上就带上了血迹,大姐四肢都被死死捆住,只能任**在肛门里暴虐地翻腾,直到郭子仪满意地射出浓白的精液。

出出点子来玩她呀!是她自己变态的,又不是我们逼她的!」

现在,她身穿著镶满黄金和宝石的黄色比基尼,半露著她丰满性感的**,正侧卧在别墅天台上一张太阳椅上,高挂著双腿,由一名长相俊秀的四五岁小男孩,帮她按摩著小腿。在比基尼里面,丰满的乳肉有些松弛地堆在胸口,乌黑奶头的大**隐约可见。男孩低著头,似乎正眼也不敢望她一下。

清露离宫已七天,最少应该通知了近处的七个帮会。可如今唯一赶到的丹阳派只是掌门入宫轮值,并非接到通知,其他帮会更是音讯皆无。再等上几日,参加宫主婚礼的江湖人士陆续赶到,徒增变数。

就这样在他的拥抱中停下来。在她的面上,竟是回复以往的虚冷目光。

抚琴女子的身影停顿了一会,慢慢起身,纤长的手指摸向领口,随即,上衣解了开来,扔下,接着是解开一件肚兜之类的东西。

“娘!”

第一眼看到他,元英真以为是见到了静颜。那脸型、相貌,活脱脱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可一个是九华剑派掌门的爱徒,一个是江湖中可以随意狎玩的流莺,况且又是一男一女,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人呢?……他们两个长得未免太像了吧?

正焦急间,旁边的孙天羽突然一掌朝白英莲头上拍去。白家仅这一个男孩,绝不容有半点闪失,白雪莲连忙去挡,身后露出破绽,被韩全趁机点中穴道,刚扬起身便瘫倒在地。孙天羽手掌落下,在英莲额上一抹,便收了回来。

大家一定以为他们会翻脸,结果他们两对上到酒店房的时候,就进去同一间房子,把另一间空着。阿肯说,那时日本酒店很旺,他把多出来的房子退给酒店,还可以退回不少钱,酒店把那房子又租给另一些游客。别越扯越远,大家留意上面价钱是两年前的,现在不知道是甚么价钱,只作参考而已,别找我算数,我可没钱陪你们。我自己今年大学毕业出来赚钱,希望快点储足钱,再去一趟日本。当然也会先学点日文。

「哼,我就是专门玩弄人家爸爸妈妈的宝贝女儿!」

“不好意思我在想一些事情出神了。蒂娜一在一边看着我现在就要开始为佳佳开辟气海!”罗辉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接着对苏佳问道:“佳佳你现在还好吗?准备好没有?”

在众女中似乎除了原蒙卡公主的蒂娜以及富商女儿的苏佳外也就是比较神秘的轩辕姬出身最好也只有她拥有车辆而且还是瑞奇跑车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她的家庭没有人知道在哪里而且来到华夏武院之后也是住在学员宿舍。

今天是林雅儿和赵宁两女的生日。

罗辉见到刘媛的样子好像很担心她的父亲。

看到轩辕姬欲言又止的样子苏佳和蒂娜哪还不知道轩辕姬想说什么。大度的两人(应该是早有预谋的两人)很是大方的坐在轩辕姬的两边她们都是知道罗辉的性格既然有了男女之实他是不可能放弃的早就想拉多几个伴的两女更是说出让轩辕姬感动异常的话来那就是都叫她为姐姐。

“找硬币?”妈妈狐疑的望著我,脸上满是不信任的表情。她的眼珠转了转,忽然快步走到垃圾筒边,拎起小扫帚搅动著里面的杂碎。可惜她翻了好一会儿,仍然是什么都没找到!

“更不是,他才28岁,是我姐从前的女婿“

最让陆凯心动的是她那出众的气质!威严冷俊,挑挑眉毛,美丽的眸子微微眯起,就会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震慑。让人感觉到她高高在上,高贵无比,神圣不可侵犯。几乎令他窒息,让人不由自主地两膝发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5家奴不仅要按照主人的命令去做任何的事情,而且要能猜测出主人的喜好,要尽量使主人满意和省心

“喂,相川,你到底想怎样?”哇!二少你什么时候站在我前面了?

媒介……就在这附近才对,

先说明一下啊,本文里面影山“哥哥”的叫法全部都是“ani9uei”,不是其他的哦,不是“尼桑”什么的哦~~

好,接下来又是万恶的通告。

……嗯,约定了。

何润刚身高有一米九十几,块头非常巨硕,那男生虽然高大,但跟何润刚比

虽说已在方语妍身上射了一回,将这娇媚侠女射了个神魂颠倒,但转头一见方语纤眉眼含春,**酥软,一幅任君享用的娇羞媚态,那**竟又缓缓挺了起来。公羊猛不由暗赞,风姿吟这美女师父天生的“媚骨艳相”着实厉害,不只床上风情万种,连阴精也如此动人,用她泄出来的真心淫液淬炼的药丹竟有如此神效,虽已射了一回,浑身都舒畅了几分,但一见方语纤在旁羞答答的模样,便已雄风重振,怪不得在那山间初尝滋味之后,二女几已全盘抛却侠女英气矜持,从身到心都变成了诱人尤物,令自己大享艳福,果然不愧是出名的好物。

「姐姐,我……」和美的脸蛋唰地失去了血色,唇瓣不住的颤抖,愣愣的站

明日菜筋疲力竭的倒在地下室一隅。失去生气的双颊骤然消瘦,眼窝深陷,

采葳今天穿著无袖的草绿色背心,胸部看起来是大丰满,虽然摸过相似品,但不亲自摸到她的胸部,房东是不会甘心的;一样搭配著牛仔裤,修长的腿型完全展露

“慈如,你的小屁屁好紧,哥哥要开始抽插了喔”

“呃先生,你怎么进来了。”雅岚都忘记自己上衣脱掉,只穿著胸罩站在刚刚店员面前,当她发现时,男店员已经用手勾住她的腰,往他逼近。

还是给人有种高傲不可一世的外表,以往的马尾也剪成了中性短发,并改戴隐形眼镜,感觉就是精明能干型的,而她最”突”出还是那f罩杯的豪乳。

“爽啊嗯啊好棒喔”雅玫用淫声回答着。

「凯萨很贴心呢!」德兰说

温玉珩壹脸痴迷的看着她粉嫩的唇边溢出壹声声shenyin,她喜欢他的大rou+bang,喜欢让他的rou+bang进入她的xiao+xue,真好。男人大手撑着她的纤腰,使力让rou+bang每次都全根没入剧烈的摩擦使她的yinghe产生出大量汁液,汁液顺着xue口流下滴落在男人的耻毛上

「我要回去了,明天见我吗,我亲爱的小弟弟?」我心不在意的回答:「明天再看情形,我可能有事。」此时正巧母亲和婉妮姐她们刚好开门进来,母亲见到张妈妈立刻趋前寒喧,我也利用这个机会,和婉妮姐们评赏所买的衣物。

使她食髓知味,颗芳心全投入了她的怀抱。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