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十八章(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来到了兰姨处,兰姨说要带我前去找晓惠,由於兰姨及婉儿只是要来探望晓惠,她们在晚上就要赶回楼家最新章节。

听说育民透过了品心及岚姨的关系,还真的与瑞士的钟表业搭上线了,主要的原因是欧洲爆发了战争后,百业萧条,几家较具规模的钟表业者在资金窘迫的情况下,就到未受战争祸害而且国家富有的美国寻求资金。

我知道兰姨要带我去找晓惠是要让她怀孕,但是我现在每天都与数女欢好,慧芸又不断的喂我喝补酒,只怕晓惠一个人在性方面可能无法满足我,更何况的是她在方面就如同稚子一般的毫无见地,可能我尚未完成撒种的任务,她就兵败如山倒了。

兰姨在听完我的论调时,狠狠的在我身上拧了一下:小色鬼全文!那你想怎么样?我用行动表达了一切,将兰姨抱住,嘴唇轻轻的吸住了她的下唇,同时用我的唇柔柔的与她温润的珠唇轻轻的磨过滤着。

她在我慢条斯理的活动下,忍不住的主动将过滤伸进了我的嘴中,与我打起舌仗来。

你们怎么在这儿就亲热起来了,去内堂罢!免得给外人看见了又要招惹闲话了!婉儿说完,同时也被我抱住,她脸上还挂着一丝嘲笑的神态,此时三人移至内堂。

我们三人在衣衫不整的情形下来到了内堂,这儿很大,一张可以睡六人的大床,一个太妃椅,一套太师桌椅,光从摆设来看。

这儿以前应该是有主人的,我对婉儿上下其手,嘴亲着她的粉脸,左手就从衣襟摸了进去,结实的握住了硕大又柔软入手滑腻的右敏感词。

过滤……过滤……过滤……的娇吟随着我手在她敏感词房上肆虐的力量,无力的从她的鼻头中窜出。

兰姨则抓住我的右手放入她的衣内,在我抓住她左敏感词之际,婉儿隔着裤子抓住了我的突起,并且轻巧的揉动着。

三人就站在床沿享受着欢愉,我亲着婉儿说:娘!我想吃你的奶!婉儿红着脸:去你的!我还不是你娘!虽然她对我笑骂着,但是自己还是把衣襟打了开来,粉红色肚兜早被我扯落下来,两颗大敏感词上呈现着逐渐站立起来的紫色葡萄。

我将右边的敏感词头含入嘴中,上下唇将敏感词蒂夹住并且柔和左右磨过滤,舌尖同时轻舔敏感词头中央。

过滤!你…别整……人!婉儿失神的呢喃着。

我躺在床上,兰姨将奋涨的含在口里,舌尖不时的攻击马眼,她的头不停的前后摆动着,大过滤像是在屄一般的在她流满口水的樱唇内出出入入嘀嗒网推荐。

我好整以暇的让婉儿跨坐在我的脖子上,两腿分开,将她整个私蜜之处暴露在我的面前,成熟妇人的气息充满了整个口鼻,我先轻抚的吻着肉缝。

她呻吟:好美!好……人……你弄……的……我……痒……死了!!舔……到……里面了……再进去……一点……对!对!……过滤……过滤……不能……一直……刺……激……它……我……过滤死了!她随着我口舌的挑逗整个过滤口都湿漉漉的。

我说:娘!儿用过滤给你一回吧!说完舌尖突破了大过滤,慢慢深入了过滤内,先是浅浅的抽送。

她挺着腰配合着,敏感词水越流越多,口中念念有词:你……你……你……这个……坏女婿……我……女儿……迟……早……要被……你……过滤……你……连……我……这……丈母娘……都…要……过滤……你……喜欢……过滤……娘……是吧?!来……过滤……来……过滤死我!……我的屄!我随着她的语气加重力道及速度,让过滤飞快的弄她的美屄,她兴奋的叫着:过滤……过滤……喔……好儿过滤…你……真……会…………连……过滤……都……可以……过滤…死……娘……用力……再……用力……好……儿……过滤……你……你……用……大过滤…………娘的屄吧……好……不……好……娘……想……尝尝……你的……大过滤……兰姨笑骂:过滤了就叫儿了,刚刚不是还不认人吗!亦帆来!好好你娘的屄。我翻身让婉儿躺在床上,她自己将腿打开双手同时抓住自己关节弯曲处,神情妩媚的呢喃着:大过滤儿!来过滤娘吧!娘的过滤儿痒死了!快点来吧。我将过滤轻轻的磨过滤她的肉缝,由於沾满了敏感词水,没有碰到什么阻力就慢慢的一过滤到底,温暖的肉壶让过滤像是活塞似的抽送起来。

娘、娘……儿子……这样子……过滤……的……你……过滤吗?我丝毫不怜悯的大起大落的用力着,充分的敏感词水在两人肉身撞击时还发出噗嗤……噗嗤……的敏感词秽欲声全文。

好儿!大…过滤……儿……大过滤……爷……过滤……过滤……喔……喔……好美……你过滤吧!要……怎么…………都行……我……的……屄……是……儿的……喔……过滤…我……要……要……要……丢了……由於之前用过滤就已经让她快要达到了,等到过滤入屄内每次都扎实的开垦着,让许久未尝肉味的丈母娘终於达到了神魂颠倒的境界。

此时兰姨趴在婉儿身上,两人互相亲吻着,婉儿双手不再抓住自己的脚,但是双腿放下后还是分开整个过滤,将它过滤露的呈现在我面前,兰姨爬到婉儿身上时,我将还硬挺的大过滤退了出来。

等兰姨与婉儿亲吻起来,兰姨的大腿摆放在婉儿的大腿之前,整个臀部及过滤就在过滤的正前方,两女很有默契的磨了一会儿镜,两条肉缝都的根本无法分出到底是谁的敏感词水沾湿了谁的美屄。

唯一不同的是一条缝儿是紧紧闭着,一条则稍微打开的肉片上沾满了银白色的露珠。

兰姨妩媚的回了我一眼,过滤的眼神取代了多余的语言:我!这两字非常清楚的传递出来。

我不禁想到,楼老板到底怎么回事?眼前的尤物他居然将她冷落,不管如何是便宜了我了。

随想的同时过滤顶进了密实窄紧的肉过滤中,层层叠叠的蜜肉把过滤套的密不可分,两人同时舒过滤的叫了出来:好过滤!舒过滤的滋味让我一刻停不下来,先是轻轻的拔出,然后用力的过滤入,看到过滤边的过滤wen2hwen1html嫩肉被带进带出的,整根过滤都是敏感词,想到如此美妇在自己身下承欢,心理高涨,随着更大力的抽送起来。

我兴奋的脱口而出:你……你……是我的嘀嗒网推荐!兰姨也回应着:过滤……过滤…我……是你的!我双手抓着她的腰,让过滤过滤的更深,每次撞击她的过滤,同时说:你…的屄……以后……只有我……可……以…………你……的嘴……只……能……含我的……过滤!兰姨除了呻吟也语无伦次的说:我的……小过滤……只……有……爷……可以………我们……全家……女人……的……屄……都……给…爷………喔!

喔!我的……后面……还……是……处女地……婉儿……也……是……爷……今天……要……了……我们吧!听到兰姨的敏感词声荡语,让我加速的抽送,而兰姨也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