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威慑(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干城军校建立在群山环绕之中,地点虽然偏僻,但在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之后,一应设施的完善程度却不比国际上一些知名的军事院校差上半点。尤其是像这种部队内部的秘密单位,军事部署甚至比国内大部分军区来的还要齐全,军队该有的东西一样不缺,当然也不缺少那种令人谈之色变的“禁闭室”。

沿着教官宿舍楼再往里走将近一公里的距离,一座灰扑扑的小楼直接延伸到崖壁之内,中途再经由至少七道安防的检查之后,一扇十几米高的巨大铁门缓缓打开,展现在面前的才是这所军校最隐秘的一处所在。

几乎把整座大山都掏空了,没有人能够想到除了地面建筑之外,这里还有一片如此广大的地下空间。

“白教官,你要见得那个女人就被关在这里面。”

深入地下不知多少米的地方,谢铁兰把脸靠近一小块电子屏幕,任由一道红色的光亮扫过自己的瞳孔,而后电梯门才无声无息的向两侧滑开,门外两个手持冲锋枪的战士似乎已经先一步得到了什么命令,只是敬了一个礼,就把两个人领到了一扇厚重的铁门前。

这扇铁门虽然只有普通房门那么大,但厚度却过半米,重量至少有五吨,这玩意儿一旦从外面锁上,里面就算是关着头霸王龙,也绝对冲不出来。把银狐关在这里,可见干城军区对这个女人的重视。

“这里本来是个军火库。九十年代初的时候被废弃改造,就成了学校的秘密教研基地。”

“既然是秘密基地,你们就不怕我说出去?”白泽眉毛往上一挑,紧跟着又是一皱,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地方。

按照一般的经验和从影视剧里看到的东西,这世界上但凡只要是和军方牵扯到的秘密,几乎都不会是什么好事。白泽之前说想要见见银狐凯瑟琳,心里虽然有自己的一番打算,却没有想到军方会对这个女人重视到这种程度,居然把她关进了秘密基地。而来之前谢铁兰也没有说明白。直到这会儿才说出真相,立刻就给了白泽一种不小心上了贼船,被人挟制的感觉。

叫他心里十分不舒服。

“白教官不要误会,这里虽然也隶属于基地,但却是在最底层,和地面上只以一部电梯连通,和军事区域是完全分开隔离的,平时也是作为禁闭室来用的。只不过这里的禁闭室针对的不是普通学员,而是犯了重大错误的军官。军衔在少校以下的抖没有资格进来。”

谢铁兰也是个心思敏捷的人物,眼见得白泽眉头一皱。心里就隐隐猜到了他的意思,当下连忙解释了一句:“而且这一次,白教官你作为事件的当事人,虽然还不在编制之内,但经过领导特批,进入这里也是符合程序的。银狐那个女人口风很紧,我们也希望能借助你的手,知道更多的东西……。”

白泽看了一眼谢铁兰,不置可否。只微微点了点头。片刻之后,厚重的铁门在电机的牵引下,缓缓开启。

而这个时候,白泽身上也换了一身军装,虽然肩膀上没有军衔,可部队的夏装笔挺崭新,穿在他的身上却显得正合适。走起路来。龙骧虎步,哪怕身上没有一点军人的气质,但源自他体内自然滋生出来的宗师气度,以及他在生死搏杀中不断累积下来的杀气。却让他浑身上下透出一种难言的威风。

明明不是军人,却叫人一看就忍不住头皮麻。气场强烈的令人几乎窒息。

房门彻底打开,里面是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屋,只在靠着一侧墙角的地方摆了一张木制的单人床,上面有简单的行李,除此之外就只有那个绰号银狐的女杀手孤零零一个人仰面躺在床上。

这个女人之前被白泽追杀,车子几乎被压成铁饼,身上几乎都是见了骨头的伤口,虽然还不至于威胁生命,但此时浑身上下却也缠满了厚厚的纱布,刚一进屋子,立刻就闻到一股子刺鼻的药味。

她整个人躺在床上,一只手打着吊瓶,另一只手铐在旁边的铁柱上,哪怕是被关在这种地方,还是被限制了行动。不过这个女人的心理素质显然久经考验,到了这时候居然还能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一眼看到白泽进来竟然主动用中文打了一声招呼。

“你果然是中人,看来我得到的消息没错!不过那些狗屎,显然是错估了你的能力,结果让我们整个小队全军覆没……我不得不说,你们中国人真的很可怕。”

“你的中文不错,看起来情绪也很好。”白泽一走进来,眼睛就盯在了这个女人身上:“我不想和你废话,说一说你为什么要暗杀我吧?最好详细点儿。”

“白泽先生,在你面前的可是一个美女,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哦,我的上帝!你们就不能把手铐给我松开么,要知道我虽然只是个杀手,但我的国籍却在美国,作为一个外国人,按照你们国家的政策,我想我是应该享有一些优待的权利的。你这做,简直太没有绅士风度了。”

女杀手说话的时候,表情夸张,姣好的面容上笑容灿烂,人躺在床上,还故意的扭动了几下,露出胸前大片雪白的皮肤和隆起的沟壑,显得十分性感迷人。而且在她的言语之中也颇多调侃之意,没有一点身为阶下囚的觉悟。

这个银狐年纪本来就不大,又是中越混血,五官面貌身材皮肤不论从哪一点上看,都是个尤物,一般男人如果见了这样的美人儿,铁定招架不住,要被迷的晕头转向。

不过白泽显然不是什么普通人,银狐的伎俩毫无用处:“我本来就不是什么绅士。”白泽冷笑了一下,“你在用巴雷特狙击步枪打我黑枪的时候,怎么不讲风度了?和我谈绅士风度?你不是被我打坏了脑子了吧?不过,我现在来审问你,躺着说话也的确不便。”

说着,白泽往前大踏了一步,一把抓住女人左手手腕上的手铐,随手一捏,五指错动用出鹰爪功。

下一刻,啪的一声脆响,纯钢的手铐顿时被他生生捏成了两截。脆的像是一根折断的黄瓜。

“好了,现在我已经把你的手铐打开了,你该回答我的问题了。”白泽居高临下俯视着床上的女杀手,身上的气息鼓动,仿佛一波又一波的潮水汹涌:“先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不要拿假的来骗我。”

女杀手看到白泽一把就捏断了手铐,眼神之间猛地闪过一抹骇然,两个瞳孔瞬间缩小的好像针尖一样,但脸上的表情却依旧巧笑嫣然,没有一丝的变化,似乎显得很镇定。

“我的朋友们都叫我凯瑟琳。”女人张嘴的时候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显得很俏皮,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心里是多么的恐惧。

她本来是美国越战时,留下来的遗孤。母亲被美国大兵强奸,怀胎十月生下她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后来被美国政府秘密“收养”,培养成特工杀手,每日游走在黑暗和死亡的边缘,年纪虽然不大,却早已经见惯了尸体和鲜血。

这么多年来,她不断的和同伴们游走在世界各地,只要是有战争的地方,就会有她们的身影存在,自出道以来,到底杀过多少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了。本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害怕什么东西了,但今天在亲眼目睹了白泽如同魔神般匪夷所思的身手之后,她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是一个女人。一个还会害怕的女人。

白泽到底有多可怕,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绝对体会不到的。他身上的气息释放出来时,浓重的杀气几乎凝成实质一样,离得越近感受越深。

能在绝不可能的情况下避过狙击步枪的爆头,可以在几秒钟内长途奔袭数百米,凌空翻滚无惧于子弹的威胁,最后还一家伙撞飞了整整一截的围墙……所有所有的这一切,落在银狐这个女人的眼里,都叫她忍不住打心里往外的颤抖。

而现在他又用手指头轻轻一捏,就捏碎了自己手上特制的纯钢板烤……这简直就是恶魔才能办到的事情,绝非人类所为。

“你是cia?是谁派你来中国杀我的?”白泽眼睛直盯盯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目光似乎能看透人心。

“哦,上帝,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美国公民,就算我触犯了你们国家的法律,你们也要先送我上法庭再说。何况,我就是不说,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呢?”凯瑟琳忽然变得有些歇斯底里,挣扎着在床上支起半边身子来:“不管你们怎么样,到不了明天,就会有大使馆的人来和你们交涉,我早晚都会平安的离开的。”

“哼!你倒是打的好一个如意算盘。”白泽也没有想到,到了现在这个女人还会如此的“有恃无恐”,竟然说出这样滚刀肉般的话来,脸上立刻神情一肃,随后伸手一动,就搭在了克瑟琳一侧的肩膀上。

---------------------------------------------------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