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我要再见她一面恢复更新(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裴炎看着白泽仔细的打量面前这些照片,半天都没有说话的意思,便自顾自倒了一杯水回来:“这些照片都是我们最近几天通过各种渠道收集来的,经过专家比对分析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今天被你抓住的那个女人就是凯瑟琳。这个人年纪虽然不大,但精于改扮,千变万化很难摸到行踪,再加上那三个死在你手里的佣兵杀手,这四个国际上曾经赫赫有名的自由小队算是全折在你手里了。”

“以前我也和你说过,这些美国人其实就是坐着小泽家族的专机从日本过来的。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言而喻。而且这都是你的麻烦,日本人之所以到现在还按兵不动,关键是他们选错了时间,眼下国内正在换届,尤其是京城这一带更由不得有半点不和谐的地方,所以他们申请武术交流的借口才会被拒绝。不过,这些人明着不敢做什么,私底下的小动作却始终不断,像是这一次,你的这几个敌人便联起手来了。”

白泽听着裴炎解释,眉头当即就是一皱:“这么说,今天有人来狙杀我,后面还有日本人的影子?”

“这个我目前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但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凯瑟琳这几天一直都和日本人在一起。”裴炎想了一下,接着说出来的话,却叫白泽心里暗暗吃了一惊。

“你知道这些照片里的都是什么人么?”裴炎嘿嘿的冷笑了两声,伸手点着第一张照片里有些驼背的老人:“这就是岳老赶,被你杀死的那个项鹰的师傅。怎么样,没想到连他都牵扯到这件事情里了吧?”

“什么?”白泽眉眼一眯,下意识的就弹动了一下指甲,出有如金铁交击般的清冽响声,“和日本人混在一起,他就不怕传出去,坏了自己的名声?”

要知道习武之人最重名声,过去的一些老拳师。甚至把名声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虽然这种名声不一定就关乎于善恶,但几十年前日军全面侵华时,中国武术界却的的确确是和日本武术界彻底交恶,有国仇家恨高悬头顶,哪怕是到了现在很多练拳的人也对日本人不待见。

委身于寇。帮着日本人打压自己的同胞。这在过去就是裸的汉奸卖国贼呀!一旦传扬出去,自然就是什么名声都没有了。

当然了,现在这年月又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和日本人交往的人多了。也没见的有几个“羞愧”的。毕竟战争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几代人繁衍下来,再痛的伤口也会慢慢愈合,就算没愈合的也会被人为的忽略。白泽是岳老赶,小泽英雄和南基太等人共同的敌人。他们联起手来对付他,至少在道理上也讲的通,只不过裴炎现在这么一说,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嘁,这算什么!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当年日本人打过来的时候,你以为靠的就是他们那点儿人,还不是有无数的中国人心甘情愿的被他们收编驱使的。说句不好听的,中国人里。从古到今就从来不缺少汉奸这种东西。”裴炎看见白泽惊讶,顿时“呸”了一声,“尤其是现在,国家需要稳定,需要展。除了一些核心的东西不能变以外,很多东西都和以前不一样了,这就是大势所趋,不能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话说岳老赶能搭上小泽英雄这条线儿。私底下还多亏了庞老三给牵线搭桥,你恐怕不知道。现在那些日本人就住在他在干城郊外的一处酒庄里吧?”

“哦?还有这事?”白泽皱了皱眉头。

“另外,这几天还有几波日本人,相继在大连,青岛,烟台等地进入海关,打得不是旅游的旗号,就是挂在某个公司名下进行商务考察,可事实上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些人其实都是来自于日本国内几个大型的武术道场,里面一些人甚至是世家出身,个个都有功夫在身,而且年纪都不过三十岁。如今这些人大部分也都到了干城,你以后如果碰到他们,倒是要小心些,至少心里也有个数。我怀疑他们就是冲着你来的。”

白泽松了一下眼神:“原来是这样,我心里会有数的。”

日本人睚眦必报,心眼小是出了名的,白泽打死了小泽真一郎,又在他身上写了“东亚病夫”四个透骨大字,这已经就算是和小泽家族结下了“不解之恨”,连缓解的余地都没有。但是现在小泽英雄和南基太来头太大,目标明显,受制于政府的态度而无法在明面上达到目的,这种情形下从国内调来一些年轻的武道高手对付白泽,显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就在这时,门一响,谢铁兰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

“怎么样了,有什么结果?”裴炎似乎和谢铁兰很熟,说起话来显得很随便。

“问得差不多了,这件事情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被抓的这个女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银狐’本人,不过她的口风很紧,除了这次刺杀的事情之外,她对我们关心的别的事情根本就是一问三不知。只是一口咬定自己是来给同伴报仇的,完全是私人行为,和美国政府没有半点关系。”谢铁兰道。

“这样啊……。”裴炎撇了一下嘴:“那就这件事情而言,她是怎么交代的?”

“和咱们之前推论的差不多,稍微有一些出入的是,她坚称这次行动只是临时起意,原因你们可能想不到,咱们今天去的那个农家乐居然是庞太平名下的……。庞太平和白教官有仇,早就把你的照片传出去了,咱们刚到,那边就得到消息了。”

“那这么一来,庞老三、岳老赶是不是也要被抓了……?”

“庞太平,岳老赶这两个人,的确是参与到这件事情里了,这和裴炎的情报一样,应该就是事实。”谢铁兰看了一眼裴炎,忽然皱起了眉头:“不过我们知道是一回事,但要抓人却是另外一回事,而且这里面还牵扯到小泽家族,有关国家外交。真要办起来也特别麻烦。”

“就是说,这件事情虽然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处理起来会很低调?”白泽问。

“差不多吧,外交无小事,日本人虽然讨厌。但只在背后搞鬼。手脚弄得都很干净,就算我们已经认定了,他们也绝对不会承认。况且这时候,也不适合把事情搞大了。”

“那上面究竟是什么意思?”

裴炎显然对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在国内生一些事情,只要牵扯到了外国人,处理起来一向就很麻烦,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也用不着隐瞒。

“别的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这次抓到了银狐,这个女人千变万化,聪明狡诈,只要把她掌握在手里,我们就有了主动权。再花点心思从她嘴里搞出点东西来,比什么都强。只要证据确凿,不管日本人和美国人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行。”

谢铁兰挑了一下眉毛,“只是就要白教官受委屈了。这一次的事情,只有你一个不是军人。本来应该由我们出头应对的,到现在我都还有些不敢相信,你居然能在巴雷特狙击步枪威力最大的距离内,闪过子弹,简直神乎其神。有关于这次事情。我已经向上级做了最详细的汇报,究竟该怎么处理,估计一会儿就有结果了。”

“究竟是不是我受委屈,现在谁都不知道。既然这些人都是冲着我来的。那早晚有一天大家就会面对面的解决,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也用不着你们和政府替我出头。”白泽面无表情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理解,“对了,我身上的事情你们也大概都知道,这个女人的目标既然是我,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再去见见她,或许我有些办法可以叫她和你们合作。”

“什么?你要见银狐?”谢铁兰愣了一下,随即扭头看了一眼裴炎,眼中若有所思。

“难道你有什么办法,叫那女人开口?”裴炎脸色一整:“兄弟,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像这种间谍特工都是经过最严格的反拷问训练的,身体上的反应和正常人不太一样……,有些变态的,甚至能把身体上的痛苦转变成强烈的,绝对能把你恶心死。”

“你没练过正统的功夫,所以有些东西和你也讲不清楚。不过谢教官应该能够知道一些。”

“既然是这样,我倒是可以替你向领导争取一下……。”

谢铁兰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身子轻轻的震了一下,也不多说,只掏出手机走到一旁,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功夫练到白泽这种地步之后,劲道逐渐练得从外到内,不论是皮膜筋骨,还是肌肉气血,已经都能掌握的炉火纯青,加上他现在早就开始淬炼五脏,是以若是单论对于人体各处结构的了解,就算世界上最高明的外科医生只怕也比不过他。

有了这种基础,他再要打人固然是事半功倍,但若是把这种本事用到刑罚上,那简直就是天生的专家,要活要死,或者干脆叫人生不如死,都只在他一念之间。

谢铁兰虽然是个军人,但她本身也是个十足的咏春拳高手,当然明白像是白泽这种早已对力量的把握精细入微的人物,肯定通晓人身上下各处的弱点,真要用来给人上刑,铁人都受不了。

果然,过了不一会儿,谢铁兰就走了回来:“领导已经同意了,但鉴于白教官你现在只是临时身份,不在编制之内,所以你在和银狐见面的时候,我要在场。”

----------------------------------------------------

书竟然被弄到青春版去了,我勒个去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