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凭空多出来的记忆(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内兄**说网@超速更新@)

“喂,白泽你怎么了,我看你从青羊宫出来以后,就一直恍恍惚惚的,该不是昨天被那闪电给吓坏了?都过了这么**时间,看你人高马大的胆子怎么这么**?还不如我这个**生呢!”

上午十点不到的时候,峨眉山上就早已经是游人如织,顺着山路往下看去,稀薄的云雾之中到处都是攒动的人头。(dukankan读看看**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

作为名闻天下的佛教四大名山之一,普贤菩萨在人间的道场,峨眉山可谓香火鼎盛,除了慕名而来的游客之外,剩下的人中绝大多数都是从世界各地赶来朝圣,拜佛的信徒。所以在这山上,时常就能看到有人一路“五体投地”的从山脚下的报国寺,走一步,叩一个头,不惜**上十天半月的时间,一直拜上金顶去。

孙蕾轻巧的攀爬台阶,亦步亦趋的跟在白泽身后,高高扎起的马尾辫下,**出**净清**的脸蛋,但是说起话来却是没有什么顾忌。一双眼睛看向白泽的时候,隐隐还有几分担心。

白泽迅速的回过神来,看见孙蕾脸上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我说班**大人呀,我已经和你说过多少遍了,我真的没事。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和你坦白了,连高考时候带的**纸条也没瞒你,你还想怎么样呀?是不是非得要我承认,被雷劈了,你才开心?我觉得你这纯粹就是报复,报复我集合的时候迟到了十分钟。”

“要是这样,我也认了。你就说你想怎么样,是要我背包,还是鞍前马后的伺候你?后面还有那么多同学,求求你,**只关心我一个人,去把**洒遍全天下!!”

“切,你说什么呢白泽?别以为你报的是翼北工大,和我不在一起,就能逃得出本班**的五指山!实话告诉你,一日为班**,终身为班**,就算到了大学,也得向我三日一请安,五天一汇报,绝对不能搞特殊化。**不是看你一路上神不思属,你以为我愿意跟在你****后面照顾你呀!!”

许是被白泽说中了什么,有些下不来台,或者见到白泽已经清醒了,孙蕾“切”了一声,竟然没有像以前一样大肆反击,只皱了皱鼻子,就自顾自跑到了后面的**生堆里,顿时叽叽喳喳响**一片,传来一阵阵清脆的欢笑声。(读看看**说网)

孙蕾是个漂亮的**孩儿,阳光**练,**格豪**,很有几分**中豪杰的味道,白泽这么说她,直言不讳,当然不是故意胡闹。他的目的只是想要掩饰一下自己的不自在,不愿意叫人发现自己身上的秘密。

因为他怀疑现在自己的大脑**除了自己原本的记忆之外,似乎还多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

这种状态,如果用**里老人的话说,那就是碰到了不**净的东西,撞邪了!!

不过白泽自**人知道自**事,此邪非彼邪。他也没有觉得自己比平常时候有多大的不同,只是隐隐间有些头脑发沉,像是以前偷着上网**游戏,一连熬了三天夜后的那种状态,虽然已经xx了一整夜,但现在还是想要xx觉。

究其原因所在,还是前几天高考结束,他们高三八班集体出游,准备七天之内**遍川西一带的名胜古迹,结果昨天在游览**都青羊宫的时候,正好碰上了一场雷雨。

当时这雨来的急,大多数的游人都跑到了左近的大殿中去,只有白泽当时躲在“八卦亭”里,结果一个雷劈下来,不知怎地就窜进了亭子里,叫他的脑袋里凭空多了许多东西。那**就像是自**的电脑被黑客远程控制了,一口气塞进了无数的数据包,顿时叫他的大脑为之死机冒烟。

明明能看能听,却偏偏站在原地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而且那**简**他痛到了极点。白泽甚至一点都不怀疑,那段可怕的时间哪怕是再多出一秒两秒来,他的脑袋都会砰地一声,像个被子弹打中的西瓜一样整个的爆开。

****糊糊中,他也**眼看到了脑海中生出的变化,一个人的记忆****一样随着那一声大的出奇的雷电轰鸣,涌进了自己的脑袋。

而且他还能够依稀的看到那个人**的是个什么模样,高冠博袍,显然不会是个现代人。无数的场景变幻中,这人的手中似乎都握着一把剑,冷森森,寒光四**。

如同一泓秋**。

“不应该呀,昨天的时候明明还能看到一些东西的,怎么今天反倒一点都看不到了。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撞鬼了?这里可是峨眉山,佛光普照……。”

白泽努力的回忆着昨天在那一瞬间里看到的景象,但除了有限几个画面之外,居然一无所得,再要多想,忍不住就是一阵头疼。

当下也不敢多想,只决定回**以后,要找个时间去医院拍个片子,好好检查一下。

刚把心结放下,努力的打起一份**神,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刺耳的**声,班里的几个同学像是炸了锅一样,男生**生四处**跑。

连忙回头去看,却只见到人群中突然窜起一只猴子,一蹦三尺,手里还抓着一个**巧的**士皮包,白泽认得正是孙蕾斜跨在肩上的那个。

峨眉山的猴子天下闻名,沿路抢劫行人,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许是见到孙蕾身上的皮包颜****丽,晃了眼睛,这只原本老老实实蹲在路边的**年短尾猕猴,趁着被人围观喂食的时候,一把拽住皮包,抢了就跑。

而且力量不**,差点把孙蕾扯了一个跟头,等到孙蕾本能的什手**,却被这猴子反手一把,抓在了手背上,顿时抓出几道**痕,鲜**直流,。

“**叫它跑了,那包里有咱们的钱!!”

痛叫一声,孙蕾随即大声惊呼起来,声音中带着几分高亢的颤音。

这一次大**出来**儿,每个人都**了三百块钱,统一**给班**孙蕾保管,安排一路上的食宿。要按人头计算那包里少说也有七八千块,真要**了,只怕大**接下来的行程就只能就此打住,返程回**了。

那猴子抓着皮包,连蹿带跳,三下两下就沿着山路往上跑出十几米,只是路上真正敢出手拦住的人,却是一个没有。因为这猴子牙尖嘴利,一路**窜过来的时候,龇牙咧嘴,**中发出阵阵吼声,边上的游人自顾都不暇,哪里还有人敢拦。

就是白泽的那些同学也只是**哄哄的跟在后面,大声的喊,不管男**都不敢追上来。

前面的人流迅速的向两边**,猴子一跳,跃上栏杆,再往外一侧就是落差四五米的陡峭山坡,坡xiamian溪**潺潺,两岸生满了灌木丛林。只要被它跳下去,那包里的现金就基本别想找回来了。

孙蕾手上的鲜**滴落在台阶上,看着那猴子大摇大摆的就要往下跳,心里已经开始绝望了,却没有想到,噗!的一声,一条高大的人影**的就从上面窜了下来。

是白泽。

百十级的台阶似乎被他三两步就跨了下来,但不知为什么他一百四五十斤的体重结结实实的砸在地面上,发出来的声音却并没有多大,只是**的一响。可那猴子却似乎在这一瞬间突然感受到了**的危险,吱的一声**,浑身的**发都**然立了起来。

仿佛是一只受到极度惊吓的狸猫,四肢**的在栏杆上一撑,原地弹起往外就跳。

只不过它快,白泽的动作却比它更快。

仿佛是早就等在了那里一样,猴子的身体还没有在半空中彻底舒展开来,一只大手已经砰地一把,抓住了它的脖颈,拎了回来。

白泽的手修**有力,初中的时候就能轻松抓起一个篮球,所以五根手指的**度正好能把猴子的脖子完全覆盖住,而这猴子被他抓住以后,也似乎知道不好,整个身子都不由自主的垂落下来,显得十分僵**。除了一双眼睛还在滴溜溜**转之外,就连**一直发出的低吼声也没了。

“怎么样,没事?”什手从猴子的爪子里拽出皮包,递给气喘吁吁的孙蕾,白泽手一松,猴子落地,三窜两窜就不见了踪影。

峨眉山的猴子学名“藏猕猴”,大多数都是野生的,还是国**二级保护动物,它抢游客东西没人管,但反过来要是游客打伤了猴子,这事情可就不太好说了。反正钱已经抢回来了,白泽也没有必要和一只猴子计较。

“多亏了你白泽,要不然咱们可就惨了!!”短短的几步路,孙蕾脸上已经全是汗**,脸**还有些发白,显然刚才又急又气,被吓得不轻。

现在一眨眼的功夫,皮包失而复得,没等路上的游人来得及反应过来,抢东西的猴子就被抓住了。孙蕾一颗高悬的心,顿时落地,忍不住拍着**口**出了一口大气。

“我靠……!”

“牛**!!”

“好厉害!这样都行?”

直到这时候,接二连三的叫好声才齐刷刷的响起来,目睹了白泽空手抓猴子的全过程,同学们也呼啦一声围了上来,不论男生还是**生,看着白泽全都瞪大了眼睛,一阵嗷嗷怪叫。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