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多少邪恶假汝之名(下)(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showad03;

第二天,王剑仁舒舒服服地睡到十点才起床,摸摸索索地穿好衣服看了看更新的小说章节,看看过了十一点了这才下楼来。昨天晚上得到了正义使者的酬劳一百块,今天就决定犒劳一下自己,早饭中午两顿一起凑起来去吃顿好的。

刚刚走出去没多远,就看见前面围着一大圈人在那里,似乎是有什么热闹好看。走近了再多看一眼,除了刘三娃,萧大头等等几个老破楼的邻居之外,居然很是罕见地现了还有木胖子的身影。

木胖子站在人群里面,王剑仁想要挤进去也要费些力气,正在左右张望,忽然看见旁边一个小小的蘑菇头身影也在从人群缝隙里朝里面看,原来是魏佳佳也在这里,依然背着那个大大的书包,也不知道她那只到常人屁股的身高能在这里看到些什么。看了看,王剑仁忽然现魏佳佳选的这个角度是不不错的突破口,于是走过去把她拉开,说:“小盆友不上学跑出来做什么?快让开,这么多人小心踩扁你。”

“今天周末,王。你不上班所以连周几都不知道吗?”魏佳佳面无表地反问。

这小屁孩叫还叫顺口了。王剑仁冷哼一下蹲下去用语重心长的口气说:“哥哥不上班是因为有更重要更有意义的事业要做。但是你这样的小朋友就算不上课也应该在家好好学习,要不怎么实现四个现代化实现中国梦?就算现代化中国梦用不着你,帮叔叔买避孕套也是用得着你的嘛,哈哈……”

刚笑了个开头,王剑仁忽然戛然而止,左右张望了一下四周似乎没有疑似胖大娘之类的危险物体,这才继续哈哈大笑了几声,拍拍魏佳佳的蘑菇头得意洋洋地站起来,自觉扳回了一局。魏佳佳也不说话,只是鼓着一双大眼睛从下面朝上瞪着他。

对这种小屁孩的怨念凝视王剑仁当然不会放在心上,转身从魏佳佳刚才的位置挤了进去,进入内圈中才看到原来是一个高大肥婆在里面指手画脚地高声说着什么。挤到木胖子背后拍了拍他的背,问:“木哥,什么热闹这么好看?”

木胖子微微侧了侧头,看见是他,不咸不淡地哼了一声:“还不是你小子干的好事。”

王剑仁连忙朝场中仔细一看,原来那高大肥婆身边的正是昨天晚上他过去摆弄过的那电瓶车,而现在那肥婆一屁股一裤裆都是黑色的猫屎,叉手叉腿地站在路中间,昂挺胸地高声说着当年他们抓到小偷的时候是怎么样怎么样的。

猫屎的味道酸臭难闻,远胜狗屎人屎之类的,周围看热闹的人都不敢靠前,自动地给肥婆让出一片空地来,肥婆就有些像是那些街头卖艺的一样自顾自地在中间口沫横飞,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这肥婆语气神中不见丝毫愤怒,反而很是高昂自豪,好像这被人抹了一屁股的猫屎是了不得的荣耀一样。

“你小子怎么搞得这么恶心?”木胖子问王剑仁,声音不大,在周围人的喧闹中也没其他人注意。

“不是你让我做的么,你看这效果怎么样……”闻着飘来的酸臭屎味,王剑仁可有些得意洋洋。昨天晚上悄悄跑过去一看,才现原来是这车停到了屋檐外面,上面屋檐积累流下的大股雨水全打在车上,所以警报声才老是响个不停,上去把车挪了挪位置就没事了。举手之劳就解决了主要问题,剩下的心思和斗志就全在怎么样摆弄猫屎上面去了。刚开始他还说直接涂在车座上,但想了想酸臭味太重被人一下就觉了,于是就和着水一起调成稀粥模样,从车座边缘割开几个小口子全部灌进里面的海绵里去,这样外面看着没事,等一屁股坐上那里面的玩意就全部被挤压出来。现在看来这陷阱完全达到了之前设计的效果。

“什么我让你做的?我什么时候让你做这么恶心的事了?你自己偷听我的话会错了意还赖我了…”面对王剑仁的邀功模样,木胖子又是眼睛一瞪,声音高了几度。

“不是你不是你,我错了我错了你老人家小声点…”这吓得王剑仁连忙挥手瞪眼示意他别声张,好在周围足够吵,肥婆在中间的表演足够卖力,还是没人注意到他两个。“我是说…这肥婆是怎么回事?看她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是觉得一屁股的屎显得逼格爆表么,对了,车龙头把手上我忘记涂了……”

“听他们那小区里的邻居说,这女人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之前刚刚骑出来现自己一屁股的屎就呆在了那里,然后就开始自说自话了。”

“啊?”木胖子淡淡一句话,让王剑仁觉得如同闷头一棍,把那点得意劲全给打没了。惩罚一个扰民的无德小市民可以是正义朋友的得意之作,欺负个脑子有问题的女人那就太没品了。

这时候场中央那高大肥婆的自我演讲也到了部分,似乎是说起她当年在哪里做过模特什么的经历,哈哈大笑起来,喜悦高兴之溢于表,只是那笑声听在王剑仁耳朵里就总觉得有几分渗人。周围围观的人有面露同之色的,有喜笑颜开只当看猴戏的,也有交头接耳品头论足互相交换八卦的。席boss:降服亿万野蛮娇妻

“怎么了?什么事?”忽然有一人分开人群走了进来,看那架势居然毫不费力,和王剑仁刚才挤得半死的境况大为不同。王剑仁仔细一看,原来是身穿一身警察制服的赵飞,显然是那制服自带的驱散光环起作用。

赵飞进来后看见里面那正带着一屁股的猫屎还兴高采烈的肥婆,一呆之后顿时大怒:“谁他妈的干的这缺德事?她家里人呢?”

“王阿玲这电瓶车昨晚老叫,吵着不少人睡觉了,是被吵着的人弄的吧。”

“哎,别说,昨天晚上我也被吵着了,幸好下半夜还没事……”

“是不是宿舍里的小孩子胡闹弄的?”

“刚才就打她家里人电话了,都没在家,正在往回赶呢…”

“……”

众人七嘴八舌的就把况给所长大人交代清楚了,但是赵飞脸上的怒意却没散去多少,环顾着四周高声说:“大家街坊邻居,有什么事多商量多沟通下就解决了,背地里搞这么恶心的缺德事,把人的精神病给气复了这算什么?下次谁他妈的再搞这些缺德事,被我抓到了别怪我不客气!”

赵飞这最后一句话中的怒气杀气很有几分明显,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王剑仁总觉得他环顾的眼神扫射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似乎有意无意地停顿了一下,顿时让他背心出了一身冷汗。他转过头来看向木胖子,也正好看见木胖子也转过来看着他,两人视线相交,木胖子低声说:“你放心,我不会去向赵老大告状的。”

你妹的,你当然不会去说,你才是背后主谋好不好!王剑仁无声呐喊。偏偏那短信又不能拿来当做证据,木胖子当真要否认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王剑仁觉得憋屈异常,这一百块看来是挣得亏了。

这时候有个手提一塑料袋蔬菜的老太婆匆匆忙忙地挤进了人圈,拉着这叫王阿玲的肥婆就要朝外拉,似乎是这肥婆的母亲。肥婆却完全沉浸在自己演讲的热中,继续口沫横飞地说着当年自己如何如何风华绝代,有多少人追多少人追什么的,那老太婆居然拉不动,最后还是赵飞吆喝着几个街坊邻居一起半拖半拽地帮着老太婆把肥婆给拉了回去。

没热闹看了,人群也就渐渐散去,木胖子也提着一口袋超市买来的熟食和零食上楼去了,看来这两天之内不会再下楼来。王剑仁独自站在那里有些心神不定,赵所长居然为一个精神病肥婆出头,让他心下惴惴之余也很有些意外,赵飞在他眼中一直是高端大气冷酷无心狠手辣的人物,却为了这种街坊邻居狗屁倒灶的事动怒,怎么看也有些古怪,难道其中还有什么别样的内?

对了,刚才听肥婆说自己年轻时候曾经风华绝代沉鱼落雁漂亮得不像话,还是哪里哪里的模特儿,虽然那满屁股猫屎还口沫横飞兴高采烈的模样和这种过往背景很有些违和,但仔细一想也不是没那可能,人家也不是生下来就是那邋遢肥婆模样的,肯定也有青春年华窈窕淑女头脑正常的时候,看那肥肉中的五官似乎也并不丑怪,身高也足够,年轻苗条的时候说不定还真是美女一枚。看起来赵飞和肥婆的年龄差别也不大,又是街坊邻居,说不定年少时也曾谱写一曲催人泪下的狗血爱剧呢。这么一来所长大人的反应可就有些说得通了,曾经的爱人被人用猫屎狗尿激得精神病作,这确实是值得大光其火的……对了对了,肯定就是这样。至于这肥婆为什么变成这样,为什么两人没有成其好事,这过程简直不要太简单,青春剧必备的出国堕胎异地恋,劈腿误会兄妹乱什么的套路随便拿来几个就用不完了…

正脑洞大开,想得频频点头之际,王剑仁忽然注意到人群散去之后魏佳佳居然没有离开,还背着书包站在街边人行道上远远地看着他。

小屁孩看什么看?王剑仁出声吆喝道:“佳佳还不快回去?叔叔说不定马上就要买避孕套了呢。”

魏佳佳那张常年不变的小扑克脸还是没什么表,只是远远地瞪了王剑仁两眼,转身走了。

这边告一段落,时间差不多也到中午十二点了,王剑仁肚子早咕咕叫了。想了想什么能好吃又划算?西桥口的自助烤肉不错,四十五块一个人随便吃,憋口劲吃个三四斤肉就能有赚。但是一个人去吃烤肉好像有点怪,难得的奢侈一下吃大餐,不请上两个人展现一下自己的豪气简直就是巨大的浪费。

那么约谁呢?妹子肯定是第一选择,但自己约不到啊。想想这个王剑仁就有点悲哀,大学里的同学早就各奔东西,出来工作之后的交际圈子也不大,除了这边旧楼里的街坊邻居,熟悉的就只有原来当过服务员的那个会所里的同事了。那几个前台小妞不错,但自己只有祝妍妍的电话,偏偏又唯独对她没什么想法,而且听说祝妍妍住在城东郊区,坐公交过来要一个小时。而且约妹子吃中午饭有些奇怪的感觉,不是应该吃晚饭然后顺便看电影然后顺便逛街吃宵夜开房间么…难道要挨到吃晚饭的时候再去约?但是现在真的很饿了啊…席绝宠:妖妃莫要逃

“哟,剑仁,站路中央干什么呢?”

忽然有声音招呼,王剑仁转身一看,原来是住在楼下的刘三娃。

刘三娃肯定不叫刘三娃,本名好像是刘平还是什么的,不过是大家街坊邻居都这么叫,王剑仁也就跟着叫了,就像木胖子一样,虽然很熟了但是王剑仁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到底真名是什么。刘三娃是附近的单身群中的一员,因为据说老爸在某个机关任职领导,时不时会透露出些洋洋自得的味道出来,不过并非那种自命不凡的中二,为人也算随和,开得起玩笑,和王剑仁能算是比邻居略高上一点的朋友关系。

“没什么,正想中午去吃什么呢。”王剑仁随口回答。

“哦,正好正好,我也正要出去吃面呢。一起去吧。”刘三娃凑了过来,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头。“不过我这里还差个一块的零钱,你能不能借一块给我?嘿嘿,明天才工资,这个月的钱全他妈的花光了。翻衣服兜翻了五块,只能吃个中碗的臊子面,你借我一块我就准备吃个大碗的撑住,晚上就不吃了。”

“刘少爷怎么也有这样落魄的时候?”王剑仁一笑。刘三娃前些时日靠老爸的关系找了个月薪三千的轻松工作,在群聚餐的时候拿出来炫耀了一番,让王剑仁有些眼馋,找准了机会就要讽刺一下。

“地主家也没余粮啊,少爷也有没钱的时候。”刘三娃装模作样地叹口气,又嘿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少爷怎么能吃臊子面这么没档次的?”王剑仁心中一动,大包大揽地一挥手。“走,兄弟我请客吃自助烤肉去,别说晚上的了,明天的份也一起也吃到肚子里先放着!”

“咦?你财了啊?”刘三娃一吃惊,随即也大喜。“好好,多谢了,了工资我请回来。”

“说那些,走!”

烤肉店离这里不远也不近,两人就走路过去当是餐前热身了。一边走着一边闲聊,自然而然地就说起刚才那猫屎肥婆的事来,刘三娃也是抱怨:“别说,昨天晚上那警报声确实吵得人心烦,我刚上床就开始了。有人去那样捣鬼也是正常的,就是恶心了点。嘿嘿。哎,我好像听见你开窗去骂了。”

“吵得人心烦,老子的超神三杀都被吵得没了!幸好后来不叫了。这去抹屎的真是抹得好!抹得妙!抹得呱呱叫!”王剑仁一拍大腿作义愤填膺状。昨天晚上吼的那一嗓子肯定有其他人听到了,但只要自己不松口就不能算证据。昨天晚上被吵到了的至少有几十上百人,作案动机人人都有。

“不过这女人是个神经病,这样弄起来也有些过分了。你没看到赵所长刚才火了。”

“他莫名其妙地什么火?就是个肥婆罢了。哎,你说,那肥婆说她自己年轻时候是个美女,会不会和赵飞以前有过一腿什么的?然后这个比如说这个堕胎啊分手啊出国啊什么的……”

“你胡说什么?那女的以前是张晨东的人,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好像是吸毒过量还是受了刺激什么的才变成这样的。”

“咦?是张晨东的女人?”王剑仁大惊。不过这也不算太奇怪,那位总裁号称人满布s,这个精神病肥婆如果曾是美女,那完全有可能是其中之一。“不过既然是张晨东的人,赵飞什么火?老子就不信他当警察真当成了正义使者,看不得妇孺老幼受欺负。”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刘三娃摇摇头,忽然偏头想了想:“这个…我好像听谁说过吧,赵所长以前混社会的时候,好像是跟着张家兄弟混的。说不定认识这女人。”

“什么?有这事?走走走,我们边吃烤肉边慢慢说。”王剑仁又惊又喜,觉得这一顿烤肉真是请得太值了。

ps:新书决定就是重写神州道了,在哪里还没决定,不过应该是这个月之内就要见光。ps2:前段时间在路边站着扭头和人说话,被个女司机直接把车停在我脚背上了。当时没事,开车的又是个七分妹子,就想着扬风格放她一马没去计较,结果一天过后痛风大,吃三倍剂量的止痛药吃得头昏恶心呕吐也压不住,一个多星期才缓过劲来。这件事教训我们,别管男女七分八分,该赔钱的就一定要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