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欢手打_分节阅读_7(1 / 1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内兄**说网@超速更新@)

的,恐怕就是这个被她称为‘未婚夫’的蓝**。

什手整理酒罐的手指微微一顿,继而一笑,做出一脸疑**道:“谁x?”

曲远风转过脸,深沉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不悦的皱眉:“别跟我装傻,她到底是谁,别说什么未婚妻,你换**人比换衣服还勤快,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蓝**顿住了,脸**微微变化,却仍然静默不语。

“是她吗?”他问,语调平平,其中的**动几不可闻。

“……”蓝**耙了耙头发,别过脸,依然沉默。

“是她吗?”声音提高了几分,语气也森冷了下来。

“……”

“你……”曲远风按捺不住火气的瞪眼。

“想知道何不去问她自己呢?”蓝**适时打断了他的怒火,义正言辞的说道,“……跟她相识、相处、相**的是你,那个人是不是她,难道还需要问别人吗?”

“所以……”深呼吸,曲远风的眼底一片**冷,“这就是我的好兄弟,整整瞒了我两年,眼睁睁看着我生不如死的度日,这就是我委以重任、信任有加的好兄弟?!”

蓝**五官**的扭曲,压抑在心底的怨气终于**了出来:“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你知不知道你的仇恨让她承受了多大的**。”

曲远风收敛了暴怒的瞳孔,放缓表情。

“宁氏苟延残喘时,她**着削弱的身体**外界的一切压力,宁氏被掏空了,**被掏空了,到最后还来一场大火,你知不知道我在火场里发现她时有多震撼,我以为她已经**,那样安详的闭上眼睛,好像很乐意的去迎接死亡,你以为这是因为什么?”

曲远风瞪大了眼,脸上尽是**的表情,他不可置信的听着这一切,脑海里甚至出现她全身被大火吞噬的影像……

“都是因为你,你让她对这个世界绝望,你让她承受一次一次的打击,她累了,根本不想继续活下去。如果不是我跟老牧拼命的呼唤她,用仇恨刺**她存活的意念,你现在见到的就只能是她的坟墓。”深吸了口气,看着表情**的曲远风,蓝**的语气稍稍放缓,“你已经让我在她面前失去了坚定的立场,你已经把我推入跟你一样被她仇恨的境地了,还指望我说什么呢?她现在唯一的依靠是我,难道你要我去出卖她,让她对人**最后一丁点的信任也失去吗?”

曲远风没有动弹,没有出声,没有回话!

此刻他全身冰冷,他的眼前浮现着她两年前所承受的一切,外界的批论、指责、打压,她那坚定而顽强的眉目,**出的却是令人生寒的绝望……

蓝**心软的上前,强忍着苦涩说道:“我从来都是站在你的立场为你考虑,你做的决定,哪怕再**,我都愿意**你去达**,可是这一次,我后悔了!……如果两年前你稍稍动摇下你的决定,把政**拆建案按约定的授权给宁氏,之后的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你不会**,她也不会**!”

眉宇皱起,蓝**的眼底盛满了遗憾。

“如果我说,我在两年前就已经改变决定了,决定终止这场报复!”曲远风苦笑着,**着,“如果不是那场车祸……”

蓝**的眼神一怔,意外的盯着他:“你说什么?两年前你就已经改变主意不报复宁氏了?”

曲远风默然的点头。

“那为什么没有通知我?”蓝**瞪大了眼,惊恐的跳了起来,“你知不知道我在会场打了多少通电话给你,回复的却永远是在通话中!……后来伊存希找到你,她告诉我你出车祸了,而且让我按原xx进行,说是你的**待。”

“她这么跟你说的?”曲远风**的抬眼。

“没错,如果不是听了她说的,我是非等到你不可的!”蓝**烦闷道,“她经常为你传达意思,难道不是吗?”

“该死!”曲远风一拳击在面前的茶几上,玻璃应声而碎,他咬牙切齿的迸出声,“这个该死的**人,原来她一直都知道xx,原来一直都是她搞的鬼,我为什么会想不到,我居然会这样的愚蠢,被一个**人****于鼓掌之中!”

霍的!

他扬起狭**的邪目,迅速的夺**而出。

“远风!”看着一阵风似的狂旋出**,蓝**紧张的跟了出去。

*******

“远风,别冲动!”下了车,蓝**迅速的追上那个直冲emd总统**房的曲远风,什手扣住此刻情绪**动的他,耐心的劝道,“你现在冲进去要**嘛?杀了她吗?**烦你先考虑清楚,这么做值不值得。”

“滚开!”一把将蓝**推至几丈远,此刻的曲远风根本听不进任何安**的话,暴戾的脸上尽是杀气。

“远风、远风!”眼见他进了电梯,又迅速的合上电梯,蓝**追之不及,连忙掏出电话拨打出伊存希的号码,他现在要救的当然不是那个蛇蝎心**的**人,然而电话那头嘟嘟声不绝于耳,根本无人接听。

该怎么办?再拖下去可能会闹出人命!

脑海闪过一个念头,他一沉气,立即拨打了另一个人的号码,现在也只有她能劝得住被怒火和恨意冲昏头脑的曲远风了。

******

当夜被君岚吓得跑回老**的伊存希暂时的躲过了一劫。

随后赶到的君岚在蓝**闪烁的眼神中,在曲远风近乎暴戾却又**郁的眼神中,猜出了xx。……其实两年了,他能为她的行踪隐瞒两年,已经很值得感谢了。

这样也好,至少坦然的面对面,不需要藏着掖着,正面**锋,或许这样才够刺**。

“远风,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总统**房里,两个人站立着,面对面!

分别了两年,重新以真面目相见,两人的心都鼓动着,眉、眼、鼻、口、耳,一一的扫过,像在审视着阔别已久的领土,心、肝、脾、肺、肾,全都静静的等待着……

“我们之间,好像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她的声音,带着一**轻笑,听起来****入耳,没有**媚的气息,只有清泉般湍湍,他怎么会这么迟钝的才发现。

“最终还是你赢了,我承认我报复不了你,没有实力,也没有**力了!”她做不到像他一样冷**,两年的点滴岁月,蹉跎了她心中的仇恨,虽然没办法轻易放下,却实在做不出什么实质报复的举动,除了那些含讽带刺的话,她终于承认她在这方面的造诣,远远不如他。

他没有开口,没有说话,只是认真的注视她,缓步的走向她,看着她与之前大相径庭的五官,心底汹涌着的不是陌生,而是怜惜。

她的外貌改变有多少,就像在无声的告诉他她受到的伤害有多少,此刻的她,或许*胎换骨,或许对他只有恨意,可是她活着,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让他真切的感受到她的声音、她的气息、她的**。

蓦然的被拥进他宽厚的怀抱,君岚有片刻的失神,随即便是愤力的**。

“你到底有多恨我?”他紧紧的抱着她,低沉的出声,在她耳边深呼吸着。

她停住了**,**垂直落下。

“我曾经发过一千一万个誓言,只要你活着,只要你出现,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哪怕是我的生命!”

“呵!”她轻笑,语气轻蔑道,“**你的命做什么?能换回宁氏百年基业么?能换回父**的命么?……现在我一无所有,连最后的伪装都被你拆穿了,还有什么能力让你付出代价,让你为宁氏还债!”

“失去你,是上天给我最大的惩罚,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生不如死的?”苦笑一声,继续说道,“不用你出手,我自愿还债,宁氏的百年基业没有倒,它现在经营得很好,就等着你回来接任。”

“被你****腥的**沾染过,它还是原来的宁氏么?”君岚的面容冰冷,语气冷若冰霜,不仅没了之前的轻笑,甚至连表情都不见了。

在他的怀里,她僵**得如尸体般,冰冷残酷。

“尽管出题吧,只要能解你心头之恨,只要能让你**一点,我做什么都可以。”没辙了,面对她的冰冷,与她重逢的喜悦在同一时间冰封了。

然而这比死亡要好很多不是么?!

曲远风这样安慰着自己,脸上依然挂着苦涩的笑。

“什么都可以吗?”她问。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