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切为人民服务(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快松手快松手。”跑得气喘吁吁的行长低促的命令武警放人,“请问你们谁是市政府的?”说话的行长心头怀着一丝侥幸,却听见邓师傅气哼哼说道:“你抓杨市长夫人可真有本事。”

林行长脸色大变,他方才在停车场看见市政府的车,又听见门卫说了车上人的相貌便感觉要出事,只是没想到会是市长夫人。他仔细看看面前的女人,果然与大家私下传闻一样年轻漂亮有风度。

“误会误会。”林行长连连说道。没搭理他的金莹对两个尴尬的武警笑言:“小同志与你们没关系,拘留室在哪里,我自己去。”

“这~~这。”行长慌了神。虽然银行系统独立于市府原则上不受管辖,但大家都知道那是一句空话。乌纱帽不保的行长大人用企求的眼光看向江月,他知道把市长太太得罪狠了。

江月心头乐和成一朵花,这样的结局是她最想得到,她不动声色揽了金莹的胳膊:“妹子,不知者无罪,不如咱们先听听行长下面的安排。”她笑眯眯看着楼上拍马屁的职员,“不过银行员工的素质真差。”一句话说得那家伙差点跪地,他知道自己的工作算是完蛋。

找到替死鬼的林行长大喜,正要开口调可怜的人去守厕所,突然听见一个男孩子说话:“我觉得行长和这位大哥没做错什么啊。”

众人扭头,看见站在一旁的李胜馗侃侃而谈:“服从上级是下属的必须职责,拒绝不想见的客户是主管领导应有的权限,所以行长和他都在行使自己的本分哦。”他做个鬼脸:“舅妈阿姨,我说的是不是?”

林行长和替死鬼直想抱着这个漂亮的小孩狂亲,被自家人出卖的金莹哼了一声脸色稍霁,暗叫臭小子抢我红脸角色的江月拉着金莹劝道:“馗馗说的再理,咱们就听行长的安排。”她笑着对林行长说,“行长大人中午可得请客哦。”

“那是那是。”林行长嬉笑颜开,急忙引三位贵宾上楼去行长办公室。邓师傅心头很诧异,原以为闲摆的男孩居然说话条理清晰,他不想被一位小孩子盖住风头,找个电话打了出去。

行长在办公室里搞起坐请坐请上座的一套,上了好茶很仔细的询问江月的要求。这时候电话响了,接连几个电话分别是主管行行长、财政局和市委书记秘书打来,最后杨市长还亲自挂来一个。领导们意思一致:新生事物的个体经济属于社会主义经济的有益补充,是要大力扶持鼓励发展的对象,“太好吃饮食服务公司”是江城名列前矛的优秀个体经济。恩,贷款与否你看着办。

他吗的废话。林行长听着训话肚里骂娘,到这地步我敢不贷款?

事情已经变成贷多与贷少,“太好吃”的众多铺面都是租赁得来,贷款上不好处理。虽然包里有一份李德福小院的契约,但鬼机灵的江月暂时不想拿出来。犯了难的林行长听到金莹不怀好意的哼哼声咬牙说道:“省里拨了一笔专项资金用来扶持集体企业,我划3万,不,5万给‘太好吃’。”豁出去的他解释道,“这笔资金属于无息长期贷款。”两个女人心头高兴,话到这步很明显,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老杨说了这笔钱有25万哦。”金莹狮子大开口,“我们公司最需要扶持,是不是应该政策性倾斜倾斜?”说着话的女子看看手腕,意思是俺的皮外伤要赔偿滴。

快送走这几个瘟神,行长会意地点头,“行,天大的事情我抗了,8万。”

“能者多劳,咱们来一趟不容易。10万。”

林行长呻吟一声,痛苦地点头:“10万就10万。”

喔克,两位巾帼英雄相互微笑,江月伸出手:“谢谢行长,我们一定用好这笔钱不辜负您的信任。”

拉倒吧,还要向其他关系户交代的行长露出真挚的笑容:“为优秀企业服务是银行的本质工作,为人民服务嘛。”

恶心吗?有点。看完戏的李胜馗乖乖地跟着舅妈,一直等候在门口的可怜人看见三位贵宾的身影慌忙迎了上来:“江小姐金小姐,刚才对不起,请你们原谅。”他又对李胜馗说道:“李老弟,有时间我带你去玩。”

江月回望林行长,林行长介绍道:“荆晟煜,贷款部的专管员。”李胜馗把这名字默念几遍。

谢绝了行长的中午饭,小车在他们最真诚的送神祝福中出了大门,一路扬尘杀回星魁楼。

“说吧,为什么帮他说话,气死我了。”金莹凶神恶煞的追问李胜馗。没料到杨嘉尹的小后妈还是没放过他,感受到无边怨念的李胜馗不敢怠慢:“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当,而且这人很快摸清我们的底细,呵呵,是个人才。”邓师傅心头“咯噔”,他从后视镜中仔细看了看小男孩。

“算你有理。”大不咧咧的金莹只好放弃捏男孩胖嘟嘟脸蛋的打算。她高兴地说道:“大功告成,中午我请客。”

“还要跑工委、社经办、工商局、财政局批字。”没好气的江月教训金莹。金莹吐吐舌头不吱声了,邓师傅主动请缨:“这几块我熟悉,交给我。”

下午上学杨嘉尹一见同桌就笑嘻嘻说道:“目光敏锐的小神馗。”这句话是中午爸爸对他的评价,“拿来吧,我的礼物。”

李胜馗把书包扔在桌上:“你要经典的礼物还是一般的礼物?”

杨嘉尹发了一会呆:“废话啊,当然要经典。”

“那就得等等。”

杨嘉尹不解但没追问,这家伙不想说的东西撬也撬不得的。

顶替mrs黄的是一位老教师,同学们对英语学习热情立杆见影下降了几级台阶,被称为学习狂人的班长大叔都有些懒心无肠。李胜馗想到老师真是难做,书要教好心要热诚,现在居然还要年轻漂亮。他趴在桌上百无聊赖,天气逐渐转热使上课成为与睡魔作斗争的战场。李胜馗盯着同桌仔细观看,小丫头长得真白,鼻梁上几粒浅浅的雀斑倒似别出心裁的明星们故意贴上的花影。

咦,脸怎么慢慢红了,李胜馗更为认真地注视她,不一会雀斑消失在红艳艳的粉红中。呵呵,居然还冒出小颗小颗的汗水,他摸摸自己的脸,今天不算特别热啊,怎么杨嘉尹象蒸笼里的唐僧。

“你看够没有”实在不能忍受的杨嘉尹低声咆哮。前桌的同学无声笑了,后面的两个人又要开始战斗。果然,杨嘉尹把手放在桌下扭李胜馗的肉,男生抓住罪犯的凶器开始反攻,细长的手指在敌人手里挣扎转移了目标掐手掌。李胜馗不甘示弱,他放过不听话的凶器径直找到目标更大的大腿。两个对手放弃一城一地拼斗的短视做法,同时使用围魏救赵的战术在对方的大腿上合拢两指死命下毒手。

“啊~~~”两声尖叫打破教室的宁静。无聊的同学顿时清醒,他们看着长着老橘子皮皱纹的老师发出怒号:“你们,给我出去!”

两个英勇的战士揉着各自的大腿,灰溜溜站起来去教室外罚站。叮当瘪瘪嘴:活该,上课还敢打情骂俏。

“你讨厌!”站在教室外的杨嘉尹很快发现这样的惩罚不好受,过往老师意味深长的微笑使她骨头里冒出痒痒的不舒服。李胜馗才无所谓,怀念罚站的滋味终于回来了。他惬意地伸懒腰,瞧他小鼻子小眼都外露着高兴。

“变态。”嘟囔一声的杨嘉尹看见有人过来急忙低头,活脱一只澳大利亚鸵鸟。

“我给你讲故事听。”李胜馗主动表示诚意,他还需要女生帮他盯死杨市长呢。不等杨嘉尹同意他开始讲那本有名的《飘渺之旅》,不一会女孩子被神奇的法宝虚幻的世界迷得塌塌实实。但李胜馗忘记大半内容,下课的时候已经讲到进入原界。

“要是我有李强这样的男朋友多好。”女孩花痴地说道,“他的法宝就全是我的。”

丫丫,够狠够绝,简直是釜底抽薪一劳永逸。

老师没有过多责备两人,以为他们受到足够的教育,要是知道他们讲了一节课的故事肯定放学请家长。

“馗馗,手抄本还在不在?”屠夫拉着李胜馗焦急问道。

“有人追杀你?”李胜馗万分不经意,一中附近有几个胆边长毛的小子敢惹他?

“也不是。”屠夫嘿嘿干笑,“我想用它再换几本书,有颜色的真正的好书。”

“滚!”

几天后,拿到盖了无数图章批文的江月又找去银行,这次接待员如同面对情人般热情。林行长签署同意意见后脚底抹油溜了,因为把一半扶持资金贷款给“太好吃”,他对几个有来头的关系户的交代至今没完。

挺热心的专管员荆晟煜跑前跑后为人民服务,而且他的业务水平的确不错提出不少好意见,一整天交道打下来连金莹对他印象都有很大转变。

“江大姐,我提个建议,你们最好聘请一位有能力的财务。”填写申请单的荆晟煜忍不住说道。两位大小姐处事能力极强,可这财务水平实在不敢恭维。

两位女子干笑两声,很不好意思地应允。

从大清早忙到下午,直到江月看见户头上一溜的“零”,觉得几天的疲劳荡然无存。下一步便是大显身手扩大经营!

“广告广告。”李胜馗对公司扩大经营的途径很明确,广告必须铺天盖地家喻户晓,连锁店的铺设和经营管理水平要跟上,菜肴的花色品种必须“新、奇、佳”。现在的金莹方才醒悟,“太好吃公司”幕后的老板竟然是一位十岁的小孩!不单是她,连杨临川听了也是狗窦大开,他让人调查过“太好吃公司”的情况,不管从经营模式到市场定位的细分,它在江城乃至全省可谓首屈一指。

“我还是小看他了。”杨临川说道。金莹沉默不语,半响才问丈夫:“老程的信到底是不是他搞到的?”

杨临川摇头:“我没有追问,包括欧阳也没有多问,这件事情就让他这样过去。”他说着话突然发觉李胜馗并没有用信做任何文章。他到底是怎样的人,简单的一个天才小孩吗?杨临川不相信。学术上存在天才儿童,因为唯物的真理永恒地放在那里,只等人去发掘,但在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叵测的商场上行走自如的李胜馗不可能不利用揭发信的威力,或者因为他喜欢小尹?杨临川自嘲地笑笑。他快速整理思路,那个联系他和李胜馗的人是不是应该进一步提拔?

在“太好吃公司”即将茁壮发展的时候,“龙利安”却举步唯艰,缺乏熟悉直销的讲师是最大的问题,没有口若悬河的鼓吹匠一切都是空洞。虽然彪哥苦苦哀求李胜馗亲自上马,但天才儿童心知肚明,他对渊博的传销所知还是甚少,于是龙利安只有先放一放。说也奇怪,李胜馗不仅没有失落,心中反而舒坦许多。

有了十万底子的“太好吃”首先做起广告,五千份宣传单沿街发送,金莹还按李胜馗的点子跑到电台联系了广告,电视台则因为牵扯面积较大一时没谈定。最可怜的是小毛兄弟们,李胜馗极其损毒地安排他们刷民墙广告,这项投资少见效快的广告方式很快在江城铺开,只不过小毛他们已经占据到最好的位置。

本来生意就不错的星魁楼和毛毛卤鸡蛋越发红火,针对中档消费的“莫家饭店”也吸引了大批客人,不再管理繁杂事物的莫亦专心研究菜谱找厨师,他没事就带一两个小伙子钻巷穿街下饭馆,只要那家有口味地道的菜第一时间杀到。开始小伙子们睁着随他“出差”,过没多久领悟到并不是好差事便纷纷退缩。

“我不容易啊。”吃胖一大圈的莫亦含泪抱怨,“血压高了走路带喘气,上厕所站起来要几分钟。不过,看见饭馆的人既狠我又喜欢我挺高兴,哈哈哈哈。”

那是只要莫亦连吃三次的饭店自然有大批饕餮客人涌去,不过厨师一不小心就会被挖走,各家饭店当然对他既狠又喜欢。

“下一步发出连锁加盟广告,我们的口号:业主不用动手动嘴只管收钱回笼投资!”李胜馗雄心万丈的宣布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