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宫六院十八俏(7)亲家心乱-下(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七、亲家心乱(下)*****************吃完饭,老王起身准备收拾,被李晓红止住了,说:“爸,你辛苦了一个中午,收拾的事就让我来吧。”见母亲准备起身帮忙,连忙制止说:“妈,你来了还没怎么和爸说话,和爸说说话吧。”

李晓红这么一说,苏婉婷脸上迅速现出一片红晕。她想到了女儿曾经说的话,希望自己与公公好。如果是以前,与亲家在一起,她感觉很轻松,现在却有些不自在了,不知如何与亲家交流,特别是看到对方含笑看着自己,心中更加慌乱,只有避开目光。

她内心对和老王在一起并不抵触,否则也不会与女儿一起过来。此前,老王给她的印象就很不错,外表看去很精神,有气质、有风度,这还是次要的,要的是老王这么多年与妻子两地分居,一个在城里一个在农村,没有传出任何绯闻。一个与老王同一单位的熟人曾经无意中说过此事,还说单位有不少姿色很不错的女人喜欢老王,有些还是未结婚的姑娘,但是老王一直洁身自好,敬而远之。

早几年老王提前退休家,陪患病的妻子出去旅游这件事,对她触动最大,觉得老王重情重义,是个值得信懒的人,找男人就应该找这样的男人,值得依赖、可以依靠。然而,当她单独面对时,内心却如怀春少女一样慌乱起来。

苏婉婷心中慌乱,垂着头不敢看对方,旁边的老王心里更乱。他原以为儿媳李晓红已取代她母亲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今天见面才发现,对方在自己心中仍占有一席之地,内心深处仍希望能与对方亲近。先前是因为与儿媳有了不伦关系,不敢去想,现在儿子和儿媳给自己创造这么好的机会,并鼓动自己去追求,本应好好把握,可是他又不敢轻举妄动。

他可以接受苏静雯母女成为自己的女人,但对儿媳母女共夫不存任何幻想。

苏静雯母女与儿媳母女不同,她们只是儿媳的舅母和表妹,与自己没有直接关系,与她们母女在一起负罪感没那么强,压力也没那么大,更何况苏静雯年岁小,心性未定,以后可能会离开自己,即使现在同时拥有她们母女,时间也不会长。

他先前答应苏静雯将她母亲俘获过来,并不完全是因为苏静雯的要挟,内心深处也有着憧憬。而李晓红是自己儿媳,会长期相处,儿媳成为自己的女人,已有悖人伦,再将儿媳母亲收入房中,更是世俗所不容,以苏婉婷的性格也不可能接受。

其次是,此前已答应苏静雯,要俘获她母亲,在不知道陈秀娟对自己的态度前,他不敢贸然向苏婉婷表白。万一陈秀娟在苏静雯的劝说下愿意与自己交往,自己现在却动与苏婉婷亲近,如果苏婉婷对自己也不反感,到时就会很被动,一旦穿帮,很可能鸡飞蛋打,两个都会失去,而且还会得罪儿媳和苏静雯。因此早几天儿子和儿媳的话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更没有去琢磨。

只静坐一会,老王却觉得过了好久,看了苏婉婷一眼,见对方脸色红红地垂着头,心想如此呆坐在一起也不是办法,如果自己不动,儿媳知道了,肯定会责怪自己,不如先放下苏静雯母女,探探对方口气再说,如果对方对自己完全没有意思,那再好不过,至少儿媳这里好交代了。想到这里,他心一横,率先打破沉寂:“亲家,你工作不忙吧。”

“还好。我们那样的单位,天天差不多,不忙,但是也没有闲。”

“你每天上班,来要做饭菜,还要搞卫生,一个人,也挺辛苦的。”老王一边观察对方反应,一边试探地说。

“也还好,这些年一个人习惯了。”

“亲家,你还这么年轻,没有想过再找个伴?”

苏婉婷脸上迅速浮上一阵红晕,似乎没有想到老王这么快就说到这个问题上来,看了老王一眼,见老王微笑地看着自己,言不由衷地说:“年岁大了,也没什么想法了。”

“你外表看去不过三十多岁,与晓红在一起,只要你不说她是你女儿,别人会以为你们是姐妹。”

老王的恭维让苏婉婷很受用,脸上挂上了澹澹的甜笑,略带羞涩地看了老王一眼,说:“大哥,我也是奔五的人了,哪有你说的那么年轻。女人不像你们男人,老起来会很快。比如大哥你,虽然五十多了,但是外表和我们单位那些四十多岁差不多,甚至比有些四十多岁的还要显得年轻。”

看精彩~小$說~盡^在&39;点b点&39;~$^小&39;說度第一小说站..老王对此也颇为自豪,笑着说:“可能与近几年在乡下生活有关。乡下空气好、水好,加之退休了,没什么事,每天不用忙忙碌碌的。”

“你现在一个人住在乡下,虽然身体还好,但是志强他们不在身边,应该再找个伴,这样相互也好有个照应。”

“呵呵,曾经也想过,有个伴可以让孩子们少操心,但是没遇到适的。”

“听说你原单位有不少女性喜欢你,难道她们中没有适的?”苏婉婷好奇地看着老王。

“她们不是有家庭,就是年岁太小,而且这些年也没联系了。”

“现在男人不是喜欢找年轻的小姑娘?什么怀里搂着下一代,嘴里唱着迟来的爱。”

“呵呵,会上是有这种现象,但也不完全是这样,至少我没有这个想法。

再怎么也得给志强他们留个面子,不能找个和他们年岁差不多的。”

“那倒也是。”苏婉婷点了点头,笑看着老王,说:“大哥,你都有些什么要求?”

老王见苏婉婷对这个问题不但不反感,而且饶有兴趣,胆子更大了,说:“亲家,我说句不知深浅的话,你可不要生气。”

“你说吧。”苏婉婷看到老王的目光,心里也很紧张,似乎知道老王会说什么,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听老王说出来。

“我一直想找个像你这样的。”

苏婉婷尽管心里有所准备,但是闻言还是脸上一红,娇嗔地说:“大哥,你怎么扯上我了?我性格脾气不好。”

苏婉婷含羞带娇的模样,让老王心动不已,接着说:“性格脾气的好与坏没有标准,谁都有性格脾气,只要通情达理,就不能说性格脾气不好。你知书达理,不是不讲理的人,只是有些人和事你可能看不惯,喜欢直接表达出来,这不能说是性格脾气不好,只能说是性格直率。性格脾气不好,通常是指不讲道理,乱使性子、乱发脾气。”

“大哥,喝了酒,我头有些晕,想去躺一会。”老王这番说辞,让苏婉婷心中更加慌乱,为了掩饰,只有托辞中断谈话。

正好此刻李晓红从厨房出来,老王只有说:“小红,你妈想休息一下,你领她去吧。”

客房在楼下,但是李晓红将母亲领上了楼,估计是去她房间。老王坐在沙发上目送儿媳母女上楼后,暗暗味着刚才的交谈,感觉苏婉婷对自己并不反感,最后自己说出对她的仰慕,看似有些恼怒,却又带有几分娇媚,不像是真正恼怒。

下一步该怎么办?是继续追进,还是到此止步?老王有些为难了。他原以为苏婉婷对自己提及这方的事会很反感,这样就可以向儿媳交差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继而他又想到了儿媳叫自己追求她母亲的用意,现在自己有了她与苏静雯,不存在生理需求无法解决的问题了,即使她怀孕,不能再陪自己,还有苏静雯这个小可爱,只要自己愿意,甚至可以长期在这里陪自己。

难道是她不愿继续与自己来往?老王想了想,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大,毕竟两人是公媳,时间一长,难免不让儿子发现,如果被儿子发现,到时就不知怎么收场。自己如果与她母亲到了一起,不但她死了这个心,自己也不敢再对她有什么奢求。

老王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尽管现在自己喜欢儿媳,儿媳也迷恋自己,但是公媳之间这条鸿沟始终无法逾越,一旦被外人知道,且不说会声名狼藉,就是儿女也很可能会与自己脱离关系。他觉得这件事现在必须认真对待了,如果苏婉婷能成为自己的女人,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看精彩~小$說~盡^在&39;点b点&39;~$^小&39;說度第一小说站..但是,老王对自己能否追到苏婉婷,心里没底。苏婉婷比较高傲,这个他以前就清楚,所以一直不敢表露心迹,今天大胆说出来,对方没有表露出不悦,并不代表对方对自己有意、会接受自己,包括前面对方对自己个人问题的关注,也不表示对方对自己有意思,也许是因为亲戚间的关心。只有一点可以肯定,下次再交流,只要自己不过分,对方应该不让自己难堪。

想到这里,老王摇了摇头。他觉得苏婉婷出现得很不是时候,如果在苏静雯要求自己追陈秀娟前出现,自己可以毫无顾虑地大胆去追,哪怕就是碰一鼻子灰也不后悔,偏偏她出现在自己答应苏静雯之后。尽管自己现在与陈秀娟还没有瓜葛,但是已经答应苏静雯,如果陈秀娟对自己有意,自己却不去努力,一旦被苏静雯知道,难保这个有些离经叛道的小家伙不会将自己与儿媳的事情抖搂出来。

老王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冷静一下,理一理思路,才能确定下一步该如何行动,于是起身出了房间。

当老王从外面返准备去做饭时,发现儿媳母女两人正在厨房忙碌。李晓红见到公公脸上现出神秘的笑容,苏婉婷见到他则脸色微红,有点大姑娘害羞的味道。他心中有些奇怪,但是没有表露出来,彷若无事地上前准备帮忙,被李晓红拦住了,说晚饭她们来弄。他只有客厅看电视,同时想着母女俩那颇为古怪的表情,不知下午她们在房间说了些什么。

饭菜很快便弄好了。上桌后,李晓红动给老王倒了一杯酒,同时也给母亲倒了一杯红酒,自己则以怀孕为由没有倒。苏婉婷做饭菜的手艺只是一般,但是老王吃得津津有味,一个劲地叫好,大有讨好之嫌,让苏婉婷脸色泛红,不敢与老王目光相对,只能用眼角馀光去观察一脸笑容的老王,李晓红则抿着嘴一旁偷笑。

这顿饭,老王吃的很开心,但是苏婉婷有些不自在,总觉得老王的目光有些异样,甚至有些火辣,心中有些莫名的慌乱,吃过饭便借口喝多了,离开了餐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