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刀中之花(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黑水沉沉,阴风瑟瑟,黑白之间便把鬼界的特质表露无遗,尤其是那种浸到骨头里的苍凉阴森。斩风并不是个爱好风景的人,但面对这样的一片鬼地,也不禁心生感慨。

旁边的星华二子感觉更加强烈。对于死亡的恐惧,各族都一样,但只有在鬼界才能真正感觉到死亡的可怕。脚下的白色枯骨不知承载了多少生灵的过去,而今却只能成为铺设道路的材料。

走了那么多界,这里是最可怕的,只有这里才能真正看到死亡的恐惧。璃欢道。

是啊!琉流也附和道。

二子的慨叹让斩风有些不快,神之助手若连死都畏惧,什么也办不成。

他斜目扫了一眼,淡淡地道:死不见生,无所畏惧。把自己当成这堆白骨,就无所惧怕了。

云淡风轻的一句使二子恍若电击,目瞪口呆地愣在当场。

斩风的话虽然简单,却是至理名言,死者看不到生人,所以无惧;生人见到死者,所以心有所惧。只有将自己置于死地,才能做到无所畏惧的境界。

受教了!二子恭敬地长身一揖到地。斩风并不只是说,他所做的也正是他所说的,他们无法不为之信服。

忽然,前方的花妖传来警报,气氛一下抽紧了。水波一阵阵动荡,仿佛冥冥之手在推动着一场杀戮……

去问问怎么回事?

璃欢得到斩风的指示,急忙唤来引路的花妖。

原来烈雷王早就知道冥军只有五百余人,这个情报让原本微感紧张的妖军突然放松下来。

任谁都觉得数字上的差距太大了,冥界再强也不可能用仅仅五百人来攻打拥有二十万大军,并有烈雷王坐镇的强大军区。

因而妖军对冥军来袭之事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依然守在建城的位置上辛苦工作,似乎觉得即便冥军杀到,以烈雷王的实力,只怕一个人就能摆平。而且烈雷王没有任何命令,身为部下自然没有与上司抢功的道理。

烈雷王不是庸才,更准确的说是一位强者能士。链石妖族原本并非顶级妖族,在他数十年的经营下才有这番成就。如今以链石妖族为中心的石军团,所辖军队达两百余万,这里的二十万妖军不过是前部,大都在各处的新占领地休养生息,准备吞并冥界之战。

要兴建一座比鬼王之城面积更大的王城,烈雷王不可谓之不用心,但二十万大军与此城相比实在太渺小了。鬼人都逃之夭夭,无俘虏可用,烈雷王只能让二十万精锐之士去干水泥匠的工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此举同时也影响了冥军的判断。

虽然不惧冥界,妖军却相当愤怒妖族的背叛。在他们看来,低等的妖族甚至连背叛的权力都没有,因此他们特意派出了一支五千人的律卫军,打算用屠杀来震慑黑水沼泽内的妖族,如果可以,顺便把冥军也一并消灭。

得到了消息,斩风很快做出了围歼的决定。

以五百之众围歼五千妖军,即便是冥人也感觉不可思议。

自信与自大是两回事,他们自信于自己的实力,却不认为高等妖军可以轻易被击破。

斩风透过流千雪的观察,看准了妖人轻敌的这一点,冥军的机会在于二十万大军赶回烈雷王身侧的那段时间。

烈雷王本身也是高手,要想一举击杀并非易事。若是真身前来,斩风是丝毫不惧,此番却是第一次使用弒天的身躯与一方主帅对战,究竟能挥到什么程度还是未知之数。

偶而一瞬间,他也曾想过回人界把真身换来,干掉烈雷王再说,可理智阻止了他。

既然生命力是万力之源,那么使用任何身躯都应该可以达到非常高的水平,因而斩风决定借着这次的机会小试牛刀。

前方出现了一片白骨通道,黑色的水面上突起一条用白骨堆成的通道,散着慑人的寒气。

后方的冥人慢慢地移了过来,斩风的决定让他们既兴奋又不安,五百对五千人,而且还是在陌生的地域。

怎么安排?分五队?布扬厌恶地扫了一眼不时被黑水淹没的白骨通道,摇着头连连苦笑。他自知只能统兵不能布阵,这原本是元苏的工作。

不需要,直接杀过去。斩风冷冷的声音如同风刃,瞬间便撕裂了四周的空气。

布扬吓了一跳,黑水沼泽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伏击,以五百人切割妖军,分而灭之。斩风狂野的作战方式让他极为不安,因为那等于舍弃自身的优点。

斩风并指朝前一指,正色地道:不进则退,冥界人少,妖界人多,没有以少胜多的信念,就不可能抵挡住妖人的野心。

布扬恍若雷击般僵住了,这才明白斩风看的竟然是日后的冥妖大战。如果现在他们可以用五百人击破五千妖军,随后又击破率领二十万大军的烈雷王,日后冥界对妖人作战的时候,就不会再因为数字上的差异而影响军心、士气。

还是你深谋远虑!

我不能永远为冥界作战,这次是例外。刚性之后,斩风又展示出只有在朋友间才会流露的柔性。

你说什么?

老哥,从回来开始,我都不能算是冥界的一分子,这次行动只是因为与我要走的路相同,当路分开之时,我就必须离开。

布扬不是没听过斩风那些奇特的话,只是听不懂而已。现实对他而言,仅仅是保全冥界而已,但对斩风来说却没有这么简单。

斩风漫步走向五百冥界勇士,从各人的眼中察觉到他们对简单战略的不安,甚至有一点点不满。

老弟,还是小心点,安排几组伏击吧?为了把所有人带回冥界的承诺,布扬不得不妥协。

他并非畏惧,只是做为冥界统帅的职责,使他不敢轻易涉险。想了想后,布扬沉吟着道:你知道我的个性,若不是坐在这个位置上,早就提着刀冲过去和妖军大打出手了。现在我毕竟是冥军统帅,不得不从全局的角度考虑。

并非我畏敌,只是这五百人是冥界精锐,与苍冥人之事还需要他们。此番无论如何,我必须把所有人都带回去,缺一不可,这是临走之时冥皇交代的任务。

斩风凝视他片刻,突然闪身到布扬身边,右手朝前一探,按住刀柄,随即用力一抽,一把锋利的窄刃长刀便落入手中,在黑亮的天空下泛着淡淡的杀气。

自打进入无殇之域后,斩风便再也没有使用过武器,长刀乍一入手,血液便开始翻腾,战意像泉水一样从每一滴血液中蒸腾而起。

你——布扬伸手欲拦,却突然明白了斩风此举的用意,心潮一阵澎湃,颤声连呼了三遍老弟,下面的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斩风傲然扬,右手侧提着窄刃长刀,慢慢走入白骨通道,面对十万妖军舍我其谁的气魄,顿时把冥界高手们都给震住了,内心的潮涌绝不是言语所能形容。

踏入通道,斩风突然停步转身,擎刀朝着脚下一指,呼啸道:今日我便是此间白骨,五千妖军又奈我何?你们不必参战,我一人足够。

五百名冥人同时长吸一口气,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仰,仿佛都被斩风的气势所压。

斩风身子一晃便化成一团幻影,像彗星般拖着长长的影尾,直往前方冲去。他所到之处,两侧连风都吹不起涟漪的黑水竟然翻起了漩涡,就像无形的两只巨脚踏着水面而走,轻盈而庞大。

星华二子唯斩风之命是从,二话不说便跟在空中守护。

各位,鬼人畏死,因此屡战屡败,要想对付妖人,任何困难都不能畏避,否则各位来此将一事无成。说完,流千雪也进了白骨通道。

流千雪的话刺激了布扬,他寒着脸,一咬下唇,指着前方对部下吼道:仙人和人类都不畏死,我冥界豪杰岂能畏死!十万之众又如何,今日若不战,他日这十万妖军便会觊觎我冥界大地,到时候难道还要畏敌不成?今日之事各自为战,不必听命于我,进退与否你们自己选择!

未等部下从惊愕中清醒,布扬也一头扎入了白骨通道。这一战不成功便成仁,赌的是冥鬼两界的前途,压力之大非常人能够明白。可一踏上白骨通道,布扬突然觉得神清气爽,什么压力都不见了。此刻他才真正明白斩风那番话的意思,只有拿起刀冲锋才能忘记所有压力。

五百勇士们也似乎感悟到了,生命是用战斗来延续而不是躲避。如果说斩风是头狼,他们便是头狼指挥下的狼群,漠视一切、勇往直前。

曾几何时,冥界也曾威武四界,几乎把三界联军逼到了边缘,即便时代变了,这份凶狠的狼性也绝不能改变。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