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二 告子下(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任人有问屋庐子曰:“礼与食孰重?”曰:“礼重。”“色与礼孰重?”曰:

“礼重。”曰:“以礼食,则饥而死;不以礼食,则得食,必以礼乎?亲迎,则

不得妻;不亲迎,则得妻,必亲迎乎?”屋庐子不能对。明日之邹,以告孟子。

孟子曰:“於!答是也何有?不揣其本,而齐其末,方寸之木可使高於岑楼。金

重於羽者,岂谓一钩金与一舆羽之谓哉?取食之重者与礼之轻者而比之,奚翅食

重?取色之重者与礼之轻者而比之,奚翅色重?往应之曰:‘紾兄之臂而夺之

食,则得食;不紾,则不得食,则将紾之乎?逾东家墙而搂其处子,则得妻;

不搂,则不得妻;则将搂之乎?”

曹交问曰:“人皆可以为尧、舜,有诸?”孟子曰:“然。”“交闻文王十

尺,汤九尺。今交九尺四寸以长,食粟而已,如何则可?”曰:“奚有於是?亦

为之而已矣。有人於此,力不能胜一匹雏,则为无力人矣。今曰举百钧,则为有

力人矣。然则举乌获之任,是亦为乌获而已矣。夫人岂以不胜为患哉?弗为耳。

徐行后长者谓之弟,疾行先长者谓之不弟。夫徐行者,岂人所不能哉?所不为也。

尧、舜之道,孝悌而已矣。子服尧之服,诵尧之言,行尧之行,是尧而已矣。子

服桀之服,诵桀之言,行桀之行,是桀而已矣。”曰:“交得见於邹君,可以假

馆,愿留而受业於门。”曰:“夫道若大路然,岂难知哉?人病不求耳。子归而

求之,有馀师。”

公孙丑问曰:“高子曰:《小弁》,小人之诗也。”孟子曰:“何以言之?”

曰:“怨。”曰:“固哉,高叟之为诗也!有人於此,越人关弓而射之,则己谈

笑而道之,无他,疏之也。其兄关弓而射之,则己垂涕泣而道之,无他,戚之也。

《小弁》之怨,亲亲也。亲亲,仁也。固矣夫,高叟之为诗也!”曰:“《凯风》

何以不怨?”曰:“《凯风》,亲之过小者也。《小弁》,亲之过大者也。亲之

过大而不怨,是愈疏也;亲之过小而怨,是不可矶也。愈疏,不孝也;不可矶,

亦不孝也。孔子曰:‘舜其至孝矣,五十而慕。’”

宋牼将之楚,孟子遇於石丘,曰:“先生将何之?”曰:“吾闻秦、楚构

兵,我将见楚王说而罢之。楚王不悦,我将见秦王说而罢之。二王我将有所遇焉。”

曰:“轲也请无问其详,愿闻其指。说之将何如?”曰:“我将言其不利也。”

曰:“先生之志则大矣,先生之号则不可。先生以利说秦、楚之王,秦、楚之王

悦於利,以罢三军之师,是三军之士乐罢而悦於利也。为人臣者怀利以事其君,

为人子者怀利以事其父,为人弟者怀利以事其兄,是君臣、父子、兄弟终去仁义,

怀利以相接,然而不亡者,未之有也。先生以仁义说秦、楚之王,秦、楚之王悦

於仁义,而罢三军之师,是三军之士乐罢而悦於仁义也。为人臣者怀仁义以事其

君,为人子者怀仁义以事其父,为人弟者怀仁义以事其兄,是君臣、父子、兄弟

去利,怀仁义以相接也,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何必曰利?”

孟子居邹。季任为任处守,以币交,受之而不报。处於平陆,储子为相,以

币交,受之而不报。他日,由邹之任,见季子;由平陆之齐,不见储子。屋庐子

喜曰:“连得间矣!”问曰:“夫子之任见季子,之齐不见储子,为其为相与?”

曰:“非也。《书》曰;‘享多仪,仪不及物曰不享,惟不役志于享。’为其不

成享也。”屋庐子悦。或问之,屋庐子曰:“季子不得之邹,储子得之平陆。”

淳于髡曰;“先名实者,为人也;后名实者,自为也。夫子在三卿之中,名

实未加於上下而去之,仁者固如此乎?”孟子曰:“居下位,不以贤事不肖者,

伯夷也。五就汤,五就桀者,伊尹也。不恶汙君,不辞小官者,柳下惠也。三子

者不同道,其趋一也。”“一者何也?”曰:“仁也。君子亦仁而已矣,何必同?”

曰:“鲁缪公之时,公仪子为政,子柳、子思为臣,鲁之削也滋甚。若是乎贤者

之无益於国也!”曰:“虞不用百里奚而亡,秦缪公用之而霸。不用贤则亡,削

何可得欤?”曰:“昔者王豹处於淇,而河西善讴。绵驹处於高唐,而齐右善歌。

华周、杞梁之妻善哭其夫而变国俗。有诸内必形诸外,为其事而无其功者,髡未

尝睹之也。是故无贤者也,有则髡必识之。”曰:“孔子为鲁司寇,不用,从而

祭,燔肉不至,不税冕而行。不知者以为为肉也,其知者以为为无礼也。乃孔子

则欲以微罪行,不欲为苟去。君子之所为,众人固不识也。”

孟子曰:“五霸者,三王之罪人也。今之诸侯,五霸之罪人也。今之大夫,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