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溪的乡村生活(七)(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小溪的乡村生活7作者vllv&a=&“&“&“妈妈,你赶紧睡吧,被窝太凉”

我看着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的妈妈,冬天很冷,姐姐上初中要留校,我现在就和妈妈一起睡了“都是十岁多了,还和妈妈睡一起,也不羞,等上初中了看真么办,该分床了”

妈妈好几次说要给我分床,都因为我死缠着,不了了之,冬天温暖的被窝里,抱着妈妈柔软的身体,那是我最喜欢的感觉,每天都很期待终于等到妈妈忙完,妈妈脱掉棉袄,只穿秋衣秋裤,很有弹性的棉料包裹着妈妈丰满的美体,胸前突起的两个小点,还有两腿间微微突起,都能引起我无限的遐想,可我知道,只有爸爸才能享受到妈妈,像剥了壳的鸡蛋般白嫩的身体妈妈扭动着大屁股,弯腰去掀开被子,丰满的两个臀瓣间鼓鼓的阴垇,中间被秋裤勒出微陷的细缝,好羡慕爸爸可以随意的进出那里,我在妈妈身后盯的之流口水,实在忍不住,举起手指在那微陷处,轻轻按了一下“啊”

妈妈吃惊的转过身来,抬手就给我一巴掌“你干嘛呢,吃妈妈豆腐吗,小屁孩”

我捂着头装着委屈的样子“我是不小心碰到的,你打的好疼”

果然,妈妈又关心的弯腰在我的头上检查,又给我揉了揉我的眼前一黑,两和柔软硕大的乳房压到我的额头上,我偷偷的磨蹭着“别动,”

妈妈感觉到我的异动“好了没事,早点睡吧”

说着妈妈钻进被窝我感受着刚才柔软的感觉,心里想着,老跟叔都数次突破了那里,享用到妈妈的无敌大白兔,可我隔着衣服感受一下都不行,想着心里很是气氛,好几次,老跟欺负妈妈,都是在我的保护下,妈妈才幸免于难的,虽然我还小,但有我天天跟着妈妈,坏人就不好下手!我悻悻的爬进被窝,背对着妈妈,不理会她妈妈早就知道我这点小心思,就是防范的严实,从不让我赚到便宜。

我面对着里墙,等着妈妈找我讲话,可不一会传来了敲门声“妹子,开门我是你根哥”

外面叫了好多声,妈妈也不理会,躺在床头,拿着一本书随意的翻看着!不一会,声音又从窗户上传来“妹子,我真的有事,今天下大雪,明天要撒点化肥在地里,雪深,我怕妹子地里难走,所以问你要不要帮忙”

老跟的声音从窗户传来妈妈听到这里,下雪撒点化肥在地里,来年能多打好几斤粮食,把手中的书放在旁边的桌子上道“哦,那就太麻烦你了,我化肥都买好了,你明天早点过来,谢谢你了根哥”

妈妈没有开门的意思“几种肥料,今天就要参和一下,这样溷在一起冻上一夜,明天方便干活,外面雪大,妹子还是开门讲话吧,咳咳,咳”

老跟冻的声音都有点抖妈妈没办法,只能去开门,上身披上棉袄就去中屋开大门,一阵开锁的声音后,“呜呜,啊,你手太凉了,孩子在里屋,还没睡着”

中屋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还有妈妈压抑的说话声,我知道老跟又在欺负妈妈,平时只要我一出现,老跟就会停止欺负妈妈,可今天我生妈妈的气,懒的管“啊,,好冰,滚开”

妈妈跑进里屋,我看到妈妈敞开的棉袄里皱皱的秋衣上,几片雪花还没化,妈妈钻进被窝里,靠做在床头,扣上棉袄的扣子,面色红润,微微气喘。

老跟也跟着走进屋里,做在离床边不远的椅子上,点起香烟,边抽边说“嘿嘿,小溪还没睡呢,小孩子早点睡,对身体好”

我侧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对了妹子,你买的什么牌子的化肥,听说今年假的不少”,,,,,,,,,,,,,,,,,,,,,,他们聊个,没完没了,烟味又呛的我难受“啊,吵的我睡不着”

我做起身大叫妈妈看着我说“怎么这么没礼貌,赶紧睡觉”

“根叔老抽烟,我睡不着”

“我不抽了行吧,现在小孩子脾气好大”

老跟灭掉手里的烟头“我去西屋睡了,我好困,妈妈不是说要让我一个人睡吗”

我站着身,就要下床妈妈赶紧拦住我,又看了看老跟“天冷,等暖和了再一个人睡吧”

我知道这时妈妈肯定不会同意我去那屋睡,“我,我去小便”

妈妈没有拦我,我下床在堂屋夜壶小便后,走进西屋钻进凉被窝里,身上冷的发抖,谁让她这么讨厌我,我宁愿自己睡“妈,我睡这屋了,我好困先睡了”

我大声朝东屋叫到妈妈好像有点生气也没理我她们在那屋继续聊着,我感觉到没趣,迷迷煳煳睡着了,又做了个恶梦,不知过了多久,醒了过来,想起刚才的恶梦,心里小鹿般乱跳哎呀,妈妈呢,我虽然生妈妈气,可并不想她真的被人欺负我穿上棉衣,下了床,向东屋走去,里面微弱的灯光传来,老跟应该走了吧,我轻轻的移动到门口“嗯,,嗯,,满意了吗,很晚了,赶紧去吧”

“讲好了,随我的,不要赶我走,,阿生多久没来了,妹子难道不空虚寂寞吗”

“要你管,我只答应让你摸一下,你别多想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原来老跟还没走,他们在干嘛,我听到妈妈说话的声音微微气喘,感觉到不妙,我把门帘掀开一个小缝,向里面看去好像没什么异样,妈妈只露出头,平躺在被窝里,老跟坐在一个凳子上在床的旁边,不对,老跟一个手伸进被窝里,动来动去,难道他在摸妈妈,我想冲进房间阻止,可心里想着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我仔细看看四周,啊,妈妈红色的秋衣秋裤都胡乱扔在地上,难道妈妈现在光熘熘的在被窝里被老跟摸吗!以前妈妈不都极力反抗的吗?怎么现在,,,“嗯,轻点,嗯,手指不要夹我那里,嗯,我们约定好的,你要越了规律,那我就,,,啊”

妈妈一脸红晕,两手缩在被窝里提着被子,把自己盖的严实“你根哥哪敢啊,只是这样,我憋的好难受”

老跟一支手像是在妈妈胸部揉动,不时在两个高耸的山峦间换动着位置,“求妹子,帮帮我,等泄了火,我也好去”

可能妈妈也想着赶紧结束,眼睛转了转“我怎么帮你,你自己想办法解决,我不看你”

妈妈说完,羞红的脸,转向内侧“憋的好难受,那我只好自己解决了,”

说完,老跟站起身快速把下身衣服退到腿腕下身一根黑粗的东西一下弹了出来,这简直跟驴的有一拼,我惊呆了,居然有这么大的东西,比我手臂还要粗壮老跟站在床头,左手握着自己的巨根,开始律动过了一会,妈妈可能脖子不舒服,转了个头,“啊”

老跟的巨棒刚好碰到妈妈的鼻尖,一股浓烈的腥骚气味转进妈妈的鼻孔,妈妈居然忘了躲开,顶在那里,脸色更红的像火烧,气息紊乱“啊,你,你是人类吗”

妈妈像是缺氧一样,勐吸了几口空气,可是还是没动老跟一脸兴奋的望着妈妈,手里慢慢律动着巨根,比鹅蛋还大的龟头在妈妈挺巧的鼻尖摩擦着,马眼对着鼻子,慢慢涂抹着液体,这样摩擦起来更加顺畅“啊,你的好大,”

妈妈中了邪一样,舌头轻舔着嘴唇,抓住被子的手不知什么时候,伸进被窝里“妹子,啊,受不了了,”

巨根下两颗硕大的卵蛋抖了一下,马眼处立刻有一小股乳白色液体流到妈妈的鼻尖,并顺着淌到鼻孔下面妈妈舌头伸伸出很长,要探到鼻孔处,可怎么也做不到“不行,你给我忍住,做到凳子上去”

妈妈气息紊乱,眼睛一直盯着粗黑的东西老跟听到妈妈的话,赶紧掐紧粗壮的根部,做在凳子上“可我好难受,我,,”

“别说了,给你摸,,,”

被窝里慢慢伸出圆润雪白的美腿,直到大腿的根部,才停在那里老跟恶狼一样的,直接扑向妈妈雪白的大腿,抱着大腿一阵勐啃“啊,轻些,咬的我疼,”

老跟不管妈妈的呼声,沿着大腿,一直向腿根处进军妈妈弯腰测过身子,看着像狗一样,啃咬着自己的老跟“嗯,狗动西,咬死我了,啊,慢点”

由于弯腰,妈妈雪白的背部从被窝里露了出来老跟舌头伸的老长,沿着雪白的美腿,一直舔到大腿的根部,又退来,反复舔弄着“嗯,好热”

妈妈捂着被窝里的身子不停的扭动着,温暖的被窝此时却像个火炉,燥热难当妈妈盯着左腿上的老跟,轻咬着嘴唇,像是再做艰难的思考终于妈妈的绣眉一展,被窝里的右腿微微打开,把被子顶起一个小缝灵敏的老跟,立即发现了白嫩的大腿根处,透过被子掀开的缝里,红色的内裤时隐时现老跟深吸一口气,一头扎紧被窝里,嗅着气味,到包裹着娇羞处的单薄布料处,长舌一神就贴了上去“啊,啊,你的头不能到被窝里,你,,,不能违反我们的约,,,,啊”

妈妈大叫一声,赶紧双手伸出被子,隔着被子按在老跟的头部“你,,你不能这样,啊,,”

妈妈嘴上求饶,手上却加力把老跟的头往按自己身体里按“嗯,嗯,不能这样”

妈妈扭动着身子,被子越扯越开,两个大白兔随时都要跳出来被子来“啊,啊,,,救我,,啊”

妈妈两手越按越紧“呜,,过瘾”

老根勐抬起头退出被窝外面,大口喘息,嘴上晶亮的淫液都流到下巴上了“好一口深井,出水真多,妹子让我给你疏通一下吧”

妈妈瘫在床上,也大口的喘着气,被子半盖在身子上,一时都顾不上露出大半的丰满挺巧的山峰,还有直挺着的浅褐色两点,随着妈妈的喘息,摩擦着被角时隐时现老跟直勾勾的盯着妈妈上身白花花的一片,下面的粗黑又是一抖,一小股白色液体直漂到妈妈的嘴角上面,老跟赶紧深吸一口凉气妈妈感觉脸上一热,心里明白那粗黑里肮脏的东西溅到自己脸上了“滚,今天已经做的很过分了”

妈妈调整呼吸,重新整理被子把自己包裹进被窝里老跟露出失望的神色“别,让我爽出一下,我这辈子就给你,当牛做马了”

妈妈在被窝里身子蜷缩在一起“根哥,我们是不可能的,我爱我的家,我不想出现任何破坏我的家庭可能,”

“你不想尝试下,我这根雄伟的家伙吗,妹子,我知道阿生那里不,,,”

妈妈一改刚才的娇羞,正色到“他不行和你没关系,我们已经有两个可爱的孩子了,我不要求他给我更多”

“嘿嘿,我知道小晴其实,,”

“你,,,,”

妈妈显得很气氛,“给你,快点把你的胀东西放出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