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375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371章海滩惊闻

杨露已经离去,带着身体的满足和心灵深处的满足,这次南方之行,是她的转折点,从无穷无尽的伤感向快乐与满足转变,也是她爱情观的一个转折,原来爱情的苦与痛有的时候真的只是一个观念的问题,想通了一个环节,就一切ok!林剑的大别墅两大美女也都去看过,还只是一个正在平整的空地,杨珠就已经计划好了,要林剑耳边悄悄地说:“老公,我不和姐姐一个房间……好羞人的!我们住隔壁!”林剑也在她耳边作出了承诺:“没问题!隔壁一样可以快活,就象昨天一样!”杨珠脸红如霞,杨露不懂,与妹妹咬耳朵,听到妹妹的悄悄话后,也一样脸红如霞,于是林剑脸上总有两双妮媚的眼睛瞪他,直到杨露离开,她才与男人深情一吻后在他耳边留下一句话:“你这坏蛋,我和妹妹那样的事情你不能和别人说,否则,我们再不这样了!”还有点余地!林剑哈哈大笑!

送走杨露,剩下的时间属于杨珠和彩云,学校的课程开始变得紧起来,也不是课程变紧,而是她们的感觉是如此,上午要上课,还要求起得早,两女尤其反感!早上起早对于她们而言简直是一件极残忍的事情。明天是周末,真是太好了!一放学,彩云和杨珠手拉着手下课,快乐得象两只小鸟,或许不是!可爱的小鸟已经长成了美丽的凤凰!

一个电话,林剑跑得飞快,到海边!一顿饭吃完,两女提出要求:“老公,带我们去海边玩!”于是,海边就出现了一慕奇观,一个帅哥带着两个美女沿着沙滩慢慢走,在看着海边美景的同时,也顺便成为海边新的风景。今天海边人好多。周末海边人总是特别多,林剑看着人群微笑:“我发现在海边的人也真的挺有福气!”“为什么?”杨珠在他身边直拱:“人家还羡慕你的福气呢!”她当然接到了许多问候的目光,虽然一直不敢回应,但心里早已有感触。

林歼笑道:“我说的是季节,这个时候北方天寒地冻,落叶飘零,一派萧瑟,你看这里,简直就是夏季。大海是美好地景致,美女穿的衣服也暴露出美好的景致……““不准看!”彩云大听:“有两大美女陪着你。你还看别的美女!……你再看,我和珠儿去跳水!”“跳水有什么了不起?”林剑笑了:“你忘了我是一个一流的救生员?”“是的!是的!”杨珠点头:“彩云还是你在水里泡上的呢,这话没错吧,彩云?”彩云狠狠瞪她一眼:“那么你呢?你是什么时候被他泡上的呀?起码比我早,这话没错吧?小珠珠!”“啊?”杨珠脸通红:“好肉麻!”“肉麻也有人叫呀,有人叫得更肉麻……“两女夹在他两边斗嘴,偶尔还动手动脚,林剑分外有趣:“珠儿也是我在水边泡上地!”矛头转向,杨珠叫道:“你这坏蛋。那次不是给我爸看病的,而是去泡妞地!我告诉妈妈去,亏她还总念你好呢!”前面是一大群人,个个脸色沉重,林剑三人慢慢走近,小小地分开,这沉重的气氛让他觉得与两大美女打情骂俏有些不适合。两大美女也住了口,在林剑背后悄悄地伸舌头,林剑漫不经心地走过。前面有声音顺着海风钻入耳中:“十多人就这样死了?这又是小鬼子的一笔血债!”这是一个沉重的声音,中间的一个中年人说的。

“他们真的死了吗?我们再等等,说不定还有回来的!”另一个声音。

小鬼子?又发生什么了?林剑站住脚步,与这群人悄悄融合,这些人目光都注视着大海,根本没注意身后多了三个人。“我看希望不大!”一个年轻人摇头:“船毁了,我从海浪中钻出来的时候,没看见一个人。游回来地路上我也仔细观察过,没有人跟随,这么远的距离,没有人能够游回来。如果不是遇上渔船,我也一样回来不了!”所有人沉默。

年轻人叹息:“这次保钓行动失败了!”“不!”一个女孩叫道:“你们没有失败!你们虽然十五人去,一人回来,你们一样成功了,成功地向世界表明了中国民间的态度!我会用我手中的笔向全体中国人宣告,钓鱼岛属于中国,中国民间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也同样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谢谢你!陈记者!”年轻人抬头:“我会组织敢死队再上钓鱼岛!”“不用组织了!我们都愿意去!”中年人手指向身后的一群人,突然目光落在林剑脸上:“这位兄弟,你是……”敢情现在才发现林剑和他身后的两个美女,这前面的一群人看来都是他认识地人。林剑微微一笑:“能知道钓鱼岛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中年人愤怒地看着大海:“一个多月前,侯国与美国签了协议,将钓鱼岛出祖给美国当靶场,而且这次出祖期限长达二十年,小兄弟难道不知道?”林剑摇头:“我不太关心政治,但我听说侯国首相好象曾经向全世界的记者承诺过,钓鱼岛属于中国的领土,他们有什么权利出祖,而美国明知钓鱼岛属于中国,他们又有凭什么找侯国祖?”这件事情本是他的恶作剧,玩过就完了,事后也没有表示过关注。

中年人脸上神色变了,有了淡淡的兴奋:“这件事情是一件未解之迷,倭国天皇事后宣布这是小野个人所为,而且小野也因为此事辞职,拒不承认这话的合法性,声称此事有违全倭国人的真实意愿。”年轻人摇头:“你们并不知道,当初小野发表这个声明是有背景的!”所有人地目光齐聚在他脸上:“什么背景?”年轻人缓缓地说:“这件事情也只是一个传言,没有人能证实的传言,有人说小野说这话是因为他被一个人所控制,而这个人正是我们的超级英雄:公道!这话有几分合理性,各位请想一想,一国首相,又是一个极为强硬的方翼分子,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地说出这番话?只有公道的迷魂术才能做到这一点!”公道?陈记者的眼睛仿佛被点燃,但看着大海的波涛却又慢慢熄灭:“是啊,可惜这位超级英雄已经死在这些人的毒手之下,如果他还在,一定不会对这件事情坐视不理,以他的身手和神奇的法术,一定会为中国人扬眉吐气!”林剑心头翻起了波浪,这件事情说穿了恐怕是由自己而引起的,当时小野的一句话让倭国政府空前被动,为扭转此被动局势,倭国政府与美国政府联合,将这岛屿出祖二十年,二十年的时间足以将一句话的余消消于无形,而这些民间保钓组织这次去护岛,也是因为出祖事件,林剑目光抬起:“这位兄弟,我想知道你们一行十五人是怎么出事的!”年轻人悲愤交加:“我们的船只靠近钓鱼岛海域,就有倭国舰艇巡逻,在他们的枪口之下,逼得所有人跳海,船只也撞礁石而沉没!在海岛旁边跳海,风急浪大,虽然没有枪杀他们,但与枪杀他们又有何异?这次再去,我预计依然会是这样的结局,所以各位不怕死的英雄好汉,如果真的想去,每人都得贴身穿上救生衣,还得带上便于携带的干粮和饮用水!”“就是这样!”中年人大叫:“大家分头准备,准备刚才小雷说的这几样东西,船只我负责!明天中午我们从这里出发!”目光扫向林剑三人,但三人已经离开。彩云走出好远才说:“这群小鬼子真讨厌!”杨珠点头:“是啊,要是这片海域的鬼子船全沉了就好了!”好恶毒!

彩云看着林剑平静的脸:“老公,你在想什么?”林剑好象从梦中醒来:“哦,我在想,我们的意见好象是统一的,这群小鬼子讨厌,而且这片海域的船也真的应该沉没才好!”两个美女的意见都赞同。彩云和杨珠每人给了他一拳:“油嘴滑舌的,讨厌!”三人上岸,林剑微笑:“两位美女,老公送你们每人一件礼物好不好?”彩云目光闪动:“是什么?不会是亲嘴儿、拥抱这些比较抽象的礼物吧?”杨珠笑了:“估计就是这些,而且你还漏了一样最主要的。”这当然是“那个”!

彩云红着脸给了她一拳:“真不要脸,有的事情这样念念不忘的,放心,今天晚上估计少不了你的!”“啊?”大叫:“少得了你呀?老公,提示一下她……”林剑摇头:“我说你们想哪去了?礼物就是礼物,来,一人一台笔记本电脑!晚上也真的有活动,本人要学习一下网络知识了!”

第372章参与卫国行动

一人一台笔记本,两女知道老公的财富高达数千万,自然不会为这点小钱和他多计较,接过,一人一个比较抽象的香吻回报,而林剑在给她们买礼物的同时,也自己买了一只比较高级的密码箱,也许这只密码箱才是他真正要买的东西,买电脑本就是买密码箱的陪衬!身边的女人有时候不能太多,一多了有些秘密就难以保守。

回到旅馆房间,林剑身上的东西全都塞进密码箱,手机、银行卡还有一个小包,小包里当然是所罗门宝藏和另一样宝贝,这宝贝他夹在钱包里都一年多了,是那朵七叶草王顶上小红花,一直没有派上用场,这时也暂时封存。看着他认真地整理东西,彩云和杨珠对视,有委屈!这个老公对她们设防!身子都给了他,成了他的女人,他还怕她们偷他的东西!但他几千万块钱都毫不犹豫地给了彩云,由她自由支配,又怎么这么在乎他的箱子?

林剑在笔记本上查看网上新闻,搜索……忙得不亦乐乎,彩云和杨珠轻轻一拉手,悄悄地出房间,去了另一个房间。彩云先发表意见:“我猜他并不是为了钱和珍贵的物品而买箱子!”杨珠表示赞同:“我看到了箱子里的手机,他是为这个可恶的小东西买的!”“我依然有怀疑!”彩云说:“他女人来电话又不是什么秘密,我都听到好几次了,干嘛还这样?找个箱子锁上!”杨珠想了好久:“是啊,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他另外有女人,为了怕我们听到他的电话,用箱子锁上,这好象有点不可思议,要是来电话了,我倒想瞧瞧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彩云点头:“来,我们现在就看他要多久才能接通电话!”兴致勃勃地拿出小巧的手机。拨通一个号码,但手机里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什么意思,手机锁进箱子中,还关机了,两女面面相规,房门敲响,林剑站在门边,手中是笔记本电脑:“珠珠。

你的电脑还给你!另外告诉你们一件事情,我明天有点事要先离开一段时间。我的箱子你们两个帮我保管好!”两女急了,杨珠叫道:“你去哪儿?我们一起去,反正明天是周末!”林剑微笑:“我要回家一趟,你要去吗?先确定一下,看见我妈妈可得叫妈妈!看见爸爸听爸爸,另外,还要去我七大姑、八大姨一三姑的侄子、四叔的二娘那里去拜访……”两女连连摇头:“你快去快回,我不去算了!”这一大圈子亲戚走下来,小姑娘怕了!林剑到了中午才出门。穿着很简单,黑色地休闲服,空手而出,走这前嘱咐她们两个去别墅瞧瞧,坐上出租车,杨珠突然问了一句:“彩云,你三姑的侄女是谁?”彩云得意洋洋:“简单的脑筋急转弯!就是本姑娘了!”“你得意什么?”杨珠恨恨地说:“被这个家伙玩了!他不是走亲戚,是搞秘密活动!他说了,今天要去看三姑的侄子。一个小白脸,有什么好看!”彩云愣住,小心地补了一句:“要不要回去抓贼?”杨珠轻轻摇头,在她耳边悄悄地说:“这个风流家伙,八成是去会他的情人!你抓什么?抓住了也是将你自己送给他,再做一回!”彩云苦苦地想:“结合他非得要我们去别墅这件事情来看,他搞不好还在宾馆等他的情人!”“聪明!”杨珠表扬她:“他将手机锁进密码箱就是因为他和那个神秘的情人有短信联系,哪天非得看看这个短信。椒出那个女人!”彩云叹息:“他倒也为我们着想,知足吧,心里有愧了,一人一台笔记本!”条条线索都连起来了。林剑躲在宾馆里会情人的事实基本上板上钉钉,两女暗暗发誓,见到他,不再理他的甜言蜜语,非得好好地整他一回不可。

海边,一艘船停在海边,上面一个巨大地横幅:“钓鱼岛属于中国!”还有一面红旗,在海风中迎风抬展,船头站着十几个人,个个一脸的庄严肃穆,中年人站在最前面,身边是那个年轻人,远远一个娇小地影子跑来,是那个记者小陈,她大叫:“等等我,我也去!”中年人摇头:“陈记者,对不起了,你不能去!”陈记者跑得气喘吁吁:“不,我非去不可!”一个声音从礁石上传来:“我赞成这位大叔的意见,女士不去,这个缺就由我来填补!”中年人抬头,一个高大的年轻人从礁石上走下来,直走向船头,中年人盯着他:“你是谁?”年轻人淡淡一笑:“中国人!和你们一样有一颗火热的中国心!”“好,说得好!”中年人大笑,笑声一收,严肃无比:“但你知道这一去的后果吗?”年轻人微笑:“知道,不就是船只毁坏,人在大海之中吗?这样的事情本人见得多了,在海中游泳,别有一番风味!”说话之中,他已巧妙地避开中年人伸出来的手,上了船,舒舒服服地坐下,对周围的人笑脸相迎。

年轻人小雷手伸出:“欢迎新朋友!我叫雷春。”这年轻人当然是林剑,手伸出:“杨飞!”这是与死神匹套的名字!身后有女声:“本姑娘来了,不需要人补缺!”却是那个记者小陈。

林剑笑了:“好象也没什么人数地限制吧?我就算编外的如何?”中年人眼睛里有一丝暖意:“小兄弟勇气可嘉,好了!既然大家都愿意面对危险,本人又有什么话说?只有表示我的敬意了!……开船!”高声一喊,船启动,驰入碧波深处,海鸥高鸣,围着船上下翻飞,伴着岸上送行的人挥动的手,整个画面充满一种独特的美丽。夕阳下,船已驰入大海深处,四面没有陆地,甲板上,林剑静静地看着远方,这次当然是以“死神”的名义出手,但要达到什么的效果?只帕得超越以前的成绩才行,才能给倭国人永远地惧怕,这件事情了结之后又如何?要不要将倭国新上任的乔本首相和天皇全都杀了?这样一来,他这个死神就成全世界的死神了,会不会动静有点大?

身边有一男一女的声音:“小雷,你真是了不起,这么远也能游回来!”是小陈的声音。小雷摇头:“这有什么?我无非就是个业余游泳爱好者!

你知道那个人吗?他才真正了不起,在大海中几乎可以无穷无尽地游下去,从中国到侯国可以直接游过去!”“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公道!”“是的,独一无二的公道!没有人能够超越地公道!”小雷脸上有无尽的敬重。“我知道另外一个人!”小陈无限神住地说:“这个人一身功夫还在公道之上,可惜一样不知道他在哪里,甚至不知道他会不会对侯国出手,如果他能够出手,相信倭国一样会头疼!”“谁?”小雷睁大眼睛:“你想说的是……死神!”“是的!就是他!”小陈点头:“他据说是公道地师弟,一身功夫神鬼莫测,公道先生会的东西他都会,在江北一出手就毁了横行一时的黑帮‘小刀盟’,从大佬口中得知那些不法官商的幕后秘密,连夜杀了市公安局长还有他的帮凶,逼得百多名官员两天之内投案自首,最高官职达到副省级,威风!比公道当年还威风!”林剑侧目而视,这个姑娘脸上有强烈的兴奋,她是记者,当然知道得更多。

又有几个人围过来,一个人说:“陈记者,你们干嘛不在报上登一条消息,寻找这位奇人,告诉他他师兄当年的真正愿望是夺回钓鱼岛?只要他知道这一点,他一定会出现!”小陈摇头:“这人与他师兄一样,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性,登报谁知道他是否会出来,而且他的名字为当权者所忌,这样的消息也未必有人敢登。”“不!”小雷摇头:“公道先生虽然来历未知,但他的心性却是全国皆知,他在为国家而做事,做的每件事情都是为国为民!这位死神先生倒真是未知,希望他能真的继承公道的遗志,才真的是全国人民新的希望!”林剑看着天边升起的一轮明月,呆呆出神,一个人真的可以成为全国人民的希望吗?或许也是的,边界问题历来是政治家讳莫如深的问题,敏感问题是不能轻举妄动的问题,官方的态度需要慎重,但民间却无需这样,亨是民间又缺乏妄动的能力和手段,解决这一问题需要从哪一方面着手?第一,武力是必须的,第二,武力之后的警告也是必须的!这就是他现在的任务!

第373章死神之怒

第二天中午时分,前面海天一色间有一个淡淡的轮廓,小雷指着那个轮廓说:“这就是钓鱼岛!”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林剑看得清楚,这是一座小岛,看起来只是茫茫大海中的一个小点,在波涛中若隐若现,他也看到了几艘船,是倭国军舰!

回头:“大家小心点,救生衣穿好,侯国军舰过来了!”小雷眼睛里喷射出怒火:“就是这艘军舰,舰艇编号一点都不错,就是它五天前将我们逼下诲!”“怎么办?”一个年轻人明显有些害怕。中年人冷冷地说:“朝前开!这是中国的领海!”女记者小陈没有说话,手中相机抬起,对准正在开近的倭国军舰,还有它后面的钓鱼岛。今天出来已经有了收获,这张照片带回去就能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怒。

两船越来越近,侯国军舰明显大了不少,几个侯国海军战士站在甲板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这艘中国船,他们脸上有狰狞的笑容。林剑看着小雷:“小雷,你怕吗?”这是他上船以来第一次说话。

小雷摇头:“怕什么?大不了一死!”林剑摇头:“你说他们逼你们跳海?”“是的!”小雷目光直射:“就是这帮杂种!害我们十四个勇士的性命!”林剑抬头:“你说让他们自己也来玩一回跳海的游戏怎么样?”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他脸上,不懂!林剑不再开口,对方船上有叫声:“支那人又来送死了!”是喇叭的声音,说的是汉语,声音一起,远远传出。

船上的喇叭响起:“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声音也不小。对面声音一变:“限你们一分钟之内跳入海中,否则,击沉!”声音阴冷!

随着喇叭的声音响起,甲板上士兵明显增多,手中枪举起。直指这边,喇叭里传来冷冰冰的倒记时:“五十五、五十四、五十三……”林剑突然开口:“你们不用跳,我来跳!”身子一侧,跳入大海中!众人面面相觑,他并不象是最怕死的人,为什么第一个跳?还说这样奇怪地话?突然小陈指着对方舰艇下面的一个人头说:“是他!怎么会这么快?”“是的!”小雷大叫:“他要做什么?”话音未尽,那条人影突然升起,贴着象镜子一般平滑的船外壳直升而上,完全违背物理常识。在众人惊叫声中,他的人影一翻。没入对方船中,突然,甲板上有人飞起,外嗵吓嗵,飞得真远,而且还相当密集,片刻间数十人入水,而且入水不再起来,喇叭里的倒记时在记到让人心惊肉跳的7时戛然而止。又是几人入水,林剑高大的身彩在船边出现,平静地看着下面:“朋友们,有兴趣换一艘船吗?这船真大!”小雷大叫:“你是谁?”兴奋得都跑了调,他有一个隐约的怀疑,所有人都有一个怀疑,但这个怀疑需要证实。

林剑地声音顺着海风而来:“本人这个名字有些吓人,死神!幸好这死神只针对坏人,你们就不用害怕了!”“果然是他!”小雷激动地与身边的中年人紧紧拥抱。顺便也与小陈拥抱!船上一片翻腾,死神!这个奇人他早就来了,还与他们一齐出来执行任务,这是他们最大地荣幸,也是他们最大的骄傲。小船靠近军舰,除了小船船主之外,所有人全部登船,没有人能想到。他们还能登上侯国的军舰,林剑站在船头,脸上有平静的微笑:“有人会开这东西吗?我可没学会怎么对付这铁家伙!”三人一齐上前:“我们来!”“从来没有开过侯国军舰,今天可过了一回瘾!”“谢谢先生!”小雷大步而前:“多谢先生。真不知道原来先生就是那个奇人,真是……”连连搓手,脸色通红。

则要克制得多,相机不放过每一个角落,终于完工,跑到林剑身边:“先生,你是用迷魂大法让他们跳海的吗?”终于开始激动了,一激动记者的本能就出来了。林剑摇头:“我懒得用,他们是我直接丢下去的!”“可是……”小陈不懂:“他们一个人也没有浮起来!”难道侯国海军都不学游泳吗?

林剑笑了:“人颈部被折断的情况下是不会浮起来的,要浮起来只怕是在几天之后。”他地确没用迷魂大法让他们跳海,只是用迷魂之音大叫一声:“别动!”之后才一手一个,快速无比地杀了他们,丢进大海,对付这些人轻松之至,本来他也不需要让他们“别动”的,但那个倒记时让他心烦,他得赶时间,迷魂大法与武功的结合,整艘军舰二百余人在他手下没有一合之敌,快速无比地全部下海捉鱼!中年人哈哈大笑:“有先生在,总能让人看到奇迹的诞生!现在怎么办?”林剑淡淡地说:“你们的任务是将这面旗插上钓鱼岛,我的任务要多一点,现在先执行我的任务!朝前开!逼近钓鱼岛,在岛边停下!”“是!”中年人响亮地答应,颇有几分军人作风,他本就是退伍军人,这时他的豪情好象已经点燃。

军舰停下,钓鱼岛近在咫尺,那边几艘军舰完全没有警觉,他们根本不知道这艘军舰上已经换了人。小陈又在探听动静:“先生,下一步怎么做?”林剑微笑:“看见前面的军舰编队吗?我来让他们来个集体跳海!你们最好都去学习这种军舰地驾驶方法,等会儿一人驾一艘侯国军舰回家,岂不是大快人心!”众人目瞪口呆中,林剑身影一闪,消失在甲板上,大海里泛起浪花,浪花很快消失不见!

小雷大叫:“我听错了吗?他让我们一人驾一艘军舰回家!”“只怕没有听错!”另一个年轻人说:“我的耳朵也是这么听到的!”小陈直摇头:“疯子,这个奇人疯了!太可惜了!你们先靠后,本姑娘要去学习军舰驾驶技术!”几位年轻人一涌而上。小陈大叫:“女士优先,国际惯例,知道吗?让开,本姑娘先进……“大呼小叫中,甲板上只剩下两个人,小雷和那个中年人!“你相信他能做到吗?”小雷激动地说。

“能!”中年人点头:“公道一系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而是起过别人的预期!不管有多么难以置信的事情,只要是由他们来做,就是有可能的!”林剑上了第一艘军舰。迷魂之音发出,甲板上的全都不动。轻松解决,拍拍手进入里面,几十分钟后出来,脸上的微笑宣告他再一次得手,这些军舰上面全都是军人,军人地优点就是格斗,但在他迷魂之音下,所有人全都成为木偶,甲板上杀人没有任何动静。里面的人也根本不知道,而他一旦进入里面,又有谁对一个陌生面孔随便出手的?别人客气,他不用客气,随手杀之,人如清风而过,身后留下尸体无数,最后,再站在过道中用迷魂之音大叫一声:“出来!”各个角落里的人全都在过道集中。伸长脖子等他出手。解决掉几艘军舰之后,林剑烦了,悄无声息地上了另一艘军舰,身影一闪,消失在甲板上,再次出现时在过道,盯着一名军官问了一句:“弹药库在哪里?”第一艘军舰以大爆炸地方式沉没,警报响起不久。第二艘军舰以同样的方式爆炸,跟着是第三艘,中间间隔还真短。

岗村司令官差点要发疯了,短短的几十分钟之内。共有七艘军舰离奇爆炸,另有十艘军舰无法联系,他的远洋舰队总共才各种战舰五十多条,居然不动声色之间就有十七艘出了问题,是什么问题还无法得知,而且还没有完,东南方又有猛烈的爆炸声起,这巨响一起,岗村眉头一跳,果然,片刻后卫兵进入:“司令官阁下,j1252号爆炸!”声音惶急!岗村猛地一掌击落,茶几上地茶杯飞起,计水四溅:“命令!全体进入战备状态!”进入战备状态也无法逃避爆炸的命运,在岗村地眼皮底下,围成一个弧形的舰队一艘接一艘地爆出美丽的火花,就象大海上的烟花,在夕阳下是如此美丽。

大诲上到处都是侯国士兵的人头,其他战舰上顿时人满为患,个个惶惶不可终日,犹如世界末日来临,他们无法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无法知道脚下的这船只是否安全,有两个字浮现:“海神!”海神发怒了!岗村也发怒了,拳头落在每一个能落的地方,包括卫兵的脸在内!

卫兵打不怕,又在外面叫:“司令官阁下……刚刚联系的j1286号要与阁下……当面说话!”“接过来!”岗村叫道。这是他最后地十几艘战舰之一,舰长叫小川太郎。“小川,我命令……”岗村的声音突然被打断。

是一个平和的声音:“岗村司令,本人叫死神,不叫小川!”“你是谁?”岗村大惊,自己的部下战舰中出现一个陌生得可怕的名字,绝对不是好现象。

对方冷冷地说:“我告诉过你了,我是死神,这个名字你肯定陌生,但有一个名字你们不会陌生,公道!他是我师兄,死在你们的阴谋诡计之下,我来做完他没有做完的事!”“公道?”岗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人的可怕他当然知道,几天时间杀了侯国战士数千人,毁来六家军事基地,逼得首相辞职,还在皇宫大闹了一回,皇家卫队全军覆没,没有杀天皇并不是他不能,而是他临时收手,他虽然终于死了,但他的余威却在,依然能让侯国军方闻名而胆寒,一个不应该在他身上出现地动作出现——颤抖!岗村努力平静:“是你毁了我的……三十条军舰?”“你不太会计数!”对方大笑:“我已毁了你四十多只战舰,你现在就可以向天皇和首相报告,舰艇毁灭的数目你可以报53条!”哈哈大笑声中,声音断!岗村电裙一摔,厉声大叫:“来人!来人!”四五个人一齐闯入,闻声而色变,现在情况已到了最危急的关头,司令官叫得这么急,估计又有新情况,还能有什么情况比眼前更坏?

“来的人是公道的师弟!叫死神!”司令官说得很快:“你……马上向首相报告!……你,马上传令,队形收缩,所有人全部上甲板,任何陌生人上船,格杀!”一个军官小心地说:“司令官阁下,这几十条船上的数千军士还有半数没有上船,如何分辨是否有凶手夹杂其中?”岸村眉头深深皱起,这个魔鬼也许就是抓住这一点才敢如此嚣张,海中到处都是士兵,要是不要他们上船,这些人死定了,要是让他们上船,谁知道这个魔鬼会不会混进来,一旦混入船中,船上的战士就处于极大地危险之中,这艘船也一样不会安全,好恶毒!刚才的军官进来:“乔本首相生气了,命令阁下:全力格杀!”岗村快爆炸了,这样的命令算个屁?他不知道全力格杀?

关键是怎么杀?旁边的军官等待了好久,才小心地问:“阁下,那些落海地军士……”“验明身份方可上船,否则,一概不准!”岗村冷冷地下了指令。

“是!”军官转身而出,心里在叹息,这一下令,又是多少人得在海中丧生?在海中验明身份?拿什么验?衣服还是脸型?军官证?又有多少人能将军官证随身携带?而且这个魔鬼会不会拿某一个军士的军官证蒙混过关?为一个人而让上千人陪葬,这命令是正确还是错误?司令官只怕是被这个人吓破了胆……

第374章全歼舰队

太阳还有最后一丝余光,军舰上的保钓成员个个都兴奋了一整个下午,对面的诲军舰队乱成一团,一艘按一艘地爆炸,海面上到处都是人,有许多人游近几艘完好的军舰,可惜这些军舰登陆梯早已收起,在海中可没办法登陆,满海都是倭语的大叫,叫的当然是:“放下登陆梯!”但没有人应,因为这些船上早就没有了活人,不断地海浪卷过,卷走士兵的尸体,也有几十个士兵朝这边游来,看着甲板上的人个个兴奋地大叫,因为他们看到了求生的希望,中年人哈哈大笑:“栽们应该怎么对付他们?”“用开水、滚油来淋怎么样?”好一个恶毒的主意!“不!”小陈微笑:“我们来拍照片!一群鬼子在船下打转,好玩!”这艘船离得最远,这些军士游到船边早已精疲力竭,终于到达,可船头出现了几张面孔,嘻笑打闹,还有相机卡嚓!神情比他们还兴奋,兴奋得忘记放下登陆架了!

侯国士兵在大呀:“救命!”上面也有侯语回答:“说个理由,为什么要救你们的命?”下面船边的数十人全呆了,这需要理由吗?上面的声音冰冷:“你们前几天将我国的人民逼得跳海,你们救过他们吗?”逼得跳海?我国的人民?下面的侯国士兵额头的汗水与诲水交融,中国人!他们搞的鬼!是他们当然不可能救命,众人一齐回头,向大海深处游去,甲板上突然出现了十多支枪,枪声急响,诲水中红色一片,虽然只有微弱的余光,但下面的靶子实在好打,居高临下。片刻间海面上再也没有了人头,中年人枪一丢:“痛快!真没想到抗战过去几十年了,还有机会可以打侯国鬼子!”小雷也兴奋得大叫:“我也打中了好几个!”四板上闹成一团,小雷看着小陈:“你呢?打了吗?”小陈瞪他一眼:“人家是女孩呢!哪象你们这么暴力?我只拍照片!那个鬼子被打中在海里翻腾的录像真好看,我回去细细看!”这好象更恐怖吧?

夜色下,漆黑的大诲深处不断地爆出火花,象圣诞夜的礼花,当然,这只是这艘中国人控制船的圣诞夜。对于岗村而言,这是痛!痛入骨髓的痛。还有恨入骨髓地恨!青筋早已如桑枝,他的人就象重度精神病人!而且病情还在加剧!四周的人离他都很远,终于,天上出现了飞机,战斗机!但这又什么用?没有人知道这个魔鬼在哪,上面如果随便掉一个扳手下来,估计就能砸中一个人,当然是他们海洋中密密麻麻的人。

夜晚风浪渐大,这些人都很疲倦。疲倦到了极点,因为他们哼许多人是经过了连续三四次上船再下海的,原因很简单,他们刚刚费尽心思上船,上的这艘船很快又爆炸,于是他们连同刚才好心救他们上船的战友一起下海,再上另一艘船,在海中经过艰难的游泳,再经过漫长的验证过程。重新上船,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又惊闻噩耗,本座船再次出事,好了,再次集体下海!如同滚雪球一般,人数越来越多,海中全是人头。比节假日地东京大街还热闹,每一次海浪席卷而过,总有无数的人士兵随波而去,永远不归。生命在这漆黑地大海中是如此微不足道。

天上的飞机飞得好低,驾驶员比岗村还急,但急一概无用,终于,一声巨响,最后的一艘军舰消失在海面,除了远处几艘无人的军舰之外,只剩下岗村座下的这一艘军舰,只剩下最后的救命稻草,这稻草就是黄金!这黄金外面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脑袋,各种叫声此起彼伏,有哀求、有叫骂、有诅几……林剑笑了,笑得很得意,笑容一收,从水底而过,上面是密不透风的人群,水中处于半悬浮状态的当然也多,林剑一概不理,两腿一夹,到了船边,身子扶摇直上,身子一转,消失!虽然是黑夜,但依然有许多人看到了这一奇观。

叫声乱成一团,叫声中当然也有善意的提醒:“那个魔鬼上船了!”乱糟糟中没有人听到这话,甲板上也没有凶杀案,林剑在乱成一团地人群中进了里面同样都是人的船舱,乱就是他最好的掩护,这艘船上目前聚集了整个舰队五十多条船上的士兵,彼此之间不认识的居多,林剑很轻松地就能找到弹药库,库存的弹药真多,引爆之时,他早已想好了退路,随着一声巨响,气浪翻滚中,爆炸声还在接二连三地响起,他的人早已如一条游鱼一般滑入大海中。最后的一线希望破灭,海面上的战士丧失了最后地希望,他们能够支撑到现在全是一股信念,现在信念一破灭,立刻丧失求生的勇气,求生的勇气丧失,迎接他们的当然是真正的死亡,漆黑的大海中,没有别的求生门路,大浪翻滚,带走多少人命?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