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这天一大早,程万宗和老婆吕淑贤一起出了门,看着老婆远去的身影,程万宗飞快的到自己的办公室交代了一番,然后就直接驱车回家。

急不可待的进了家门,就听见几声尖细的娇喘声和呻吟从他的房间里传来。程万宗一愣,随即明白了。这时候女儿的声音传来:“爸爸,你怎么才回来啊?我们在你的房间里,快进来啊!咯咯”

程万宗关好大门,疾步走到自己的卧室门口,推开虚掩着的房门,跨了进去。抬头一看,自己的宝贝女儿程倩和一个更是稚嫩的少女腻歪在床上,那不正是晓莲嘛!

两个女孩子见到他进来,马上站了起来,只听晓莲娇滴滴、怯生生的叫了声:“姨夫!”就站在床沿,不说话了。

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见过自己这个内外甥女的程万宗只是‘恩’了一声,就目不转睛的盯着晓莲看了起来。只见她已经出落的眉清目秀,小脸蛋粉里透红,小嘴微翘,一身不长不短的浅绿色连衣裙把她衬托的更是娇嫩非常。

这时候,程倩看了这情况,扑哧笑了起来,扑进程万宗怀里,:“爸爸,看你,别把人家吓坏了哦!不害羞!”说着在他脸上,刮了一下。这下,程万宗才回过神来,喃喃的问:“晓莲啊!你爸爸呢?”

不等晓莲说话,程倩把程万宗推到床前,笑闹:“爸爸,我姨夫一会就来,现在你可以先享受小丫头喽!来,我来帮你”说着动手把程万宗的的腰带解开,拉下拉练,熟练的掏出他那已经蓄势待发的rou棒,低头吞吐了几下后,笑嘻嘻的转头对还俏坐在床头的晓莲道:“莲妹妹,怎么样?你姨夫的宝贝不比你爸爸的家伙小吧?呵呵!来,过来,换你来玩吧!”说着把已经清理光自己身上衣服的程万宗推上了床。程万宗半依在床上,下身的男性标志高高竖起,gui头硕大乌亮,青筋暴涨,马眼微开,傲首挺立。

这时候的晓莲已经过了刚才短暂的怯羞,伏过身来,张开樱桃小口,吻上那粗大的宝贝,丁香小舌不时的在rou棒上游走,划过马眼;双手在程万宗的阴囊上轻轻的揉捏,搞的程万宗不禁大叫:“宝贝,太棒你,你弄的姨夫爽死了!哈哈,太厉害了!”说着,手也不闲,从晓莲背后把连衣裙的拉练打开,向下一推,连衣裙的上半身裹着乳罩的肩带到了她的腰间,双手下沉,立时握着晓莲完美小巧的椒乳,轻重有度的玩弄起来。

情欲已经开发的晓莲听着赞美,心里十分受用,更加卖力的吞吐舔吸着他那还在涨大、更加硬挺的大巴。随着程万宗的双手握上自己的乳房,心儿更上一荡,随着他老练的捏揉玩弄,情欲已经高涨,一股暖流立刻喷涌而出,吣湿了依旧包裹着下体的雪白内裤,粘粘的,好不难受。但此时双手和嘴巴根本就舍不得放开程万宗那粗壮的宝贝,着急间,腰肢扭动,屁股高好撅起,晃动不止。

程倩见二人已经开始,心里也很是想要,可又不忍打扰他们的进行,何况自己一会还要应付自己姨夫勇猛的开发,只能焦急的等待秦毅的到来。这时候晓莲的屁股扭动着撅在自己眼前,她岂能不知她的意图,遂伸手过去,帮助她把还包裹着身体的连衣裙连同内裤一起扒了下来,露出晓莲光洁无毛饱满的yin户,一粒粉红黄豆大小的阴核已然悄立在娇嫩的yin唇顶端,正在接受着清冽yin水的潺潺洗礼。优美小巧的菊门紧闭,夹在两瓣雪白玲珑的屁股之间,一切是那么的和谐、迷人!引的程倩禁不住惊呼一声:“好美!”低下头去,伸出小舌,用舌尖轻巧的在菊门和阴核上舔了起来。双重的夹击一下子让晓莲暂时吐出程万宗的大家伙,抬头大声的呻吟:“啊!…哦,姐姐,你舔得人家痒死了啊…啊!哦…”

程万宗也不让女儿专美,自私的坐起上身,一下子抱起晓莲柔若无骨的娇小身躯,让她调了个头,屁股翘在自己的眼前,扫了一眼如此娇美迷人的yin户,心中狂喜,立刻低头张开大嘴罩住它,用力的吮吸蠕弄起来,而晓莲享受这不一样的感觉,特别是胡茬刺扎的感觉,忍不住大声的呻吟了几声,也不甘示弱的重新吞吐起他的巴,而且还加上了小舌头的勾、扫、顶以及小嘴的吸、舔和轻咬。

突然失去玩物的程倩正不知所措,门铃及时的响了起来,程倩“呵呵”一下,在程万宗腿上打了一下:“爸爸,你太自私了哦!还好,姨夫来了,不打扰你们了!我们也要好好的淫戏去了!”话音未落,人已经飘到门口,打开了大门,扑进了刚刚到来的秦毅怀里。来不及嗔怪,双腿盘到他的腰间,小嘴已经找上他的大嘴,立刻密合在一起,狂放的亲吻起来。

秦毅用脚把门关上,托着程倩的屁股,和她激烈的吻起来。好久,才分开。秦毅看着怀里的娇娃那迷离的双眼,酡红的双颊,知道这妮子已经春情大动。故意逗她:“嗨,骚成这样了啊?他们开始了吗?”

说着,把随身带的公文包,丢在沙发上,依旧让程倩吊在身上,大步走到大卧室门口,伸头向里一看:房间里的两个光溜溜的肉体依旧69着滚在一起,不时的发出淫靡的呻吟声。这时候,程倩着急的捶着秦毅的胸膛,急不可耐的叫道:“好姨夫,他们都开始了,我们也别浪费时间了吧?我好想要啊!”

‘呵呵’一笑,秦毅伸头在她的红唇上啄了一口,故意说道:“小妮子,想要什么啊?”程倩也顾不上害羞,从他身上跳下来,一边拉扯他的衣服,一边叫唤:“好姨夫,人家想要你的大巴啊!你看啊,我爸爸已经开始玩弄你的女儿了,那你还不赶紧‘报复’,也赶紧玩弄他的女儿啊?!快,去我房间!”

‘哈哈’大笑,“小秦毅”也早已是坚挺多时,遂不再嬉闹,回头冲房间内叫了一声:“程哥,还不上啊?!你可小心点,别给我弄坏了哦!呵呵!”说完回身吻上程倩撅起的嘴唇,相互揉搓着,拉扯着彼此身上的衣服,慢慢向程倩房间里踱去。

上衣、裤子、短裙、内裤、乳罩一件件飘落在地,到达程倩的床边是两具光溜溜的肉体,立即扑倒在柔软的床上,翻滚在一起。

秦毅压在程倩身上,两手各罩住一只饱满的乳房,让它们在手心里变化着各种形状,同时低头在她身上随便的用力舔着。没几下,程倩抱住他的头,用力的上拉,口中娇喘:“好姨夫,别折磨我了,人家xiāo穴里痒死了,别玩了,先干一次吧!我受不了了,快,干进来,把你的大巴插到人家的小骚洞了来!快…快啊!”一边催促,一边把一只手伸下去,抓住秦毅硬挺粗大的rou棒,拉向自己的yin户,大腿大大的张开,耐不住的向上挺动。

见此景,秦毅也按耐不住,不再停顿,托起她的屁股,gui头凑进穴口,下身猛的一挺,一下子就把粗长的大家伙齐根插进了程倩张开的yin户里,突然的挤进,迫的yin水贴着rou棒下部,迸射出来。大gui头已经毫不留情的挤进了她的子宫。

这一下,程倩忽然被种十分充实的感觉笼罩了,大gui头迫开子宫口的感觉让她简直窒息,白眼翻了几翻,才悠悠的回过气来,大叫:“我的大巴好姨夫,你干死我了哦!啊………啊…哦……哦,啊…就这样,使劲干,把我的宝贝干烂吧!好,再大力点,啊……啊,我死了啊…”双腿盘在秦毅腰部,yin户高抬,屁股落靠在他跪着的膝部和他伸过来的一只手臂上,双手连同他的另一只手掌揉弄着自己的双峰,配合着他的进入和抽出,呻吟声、浪叫声、抽插声立刻充满了整个房间。

而此刻,大卧室里的春光依旧在继续,只是变了一个姿势而已:只见程万宗已经站在床边,双手捧着晓莲的头,深情的看着这15岁的娇娃埋头在自己胯间卖力的‘工作’:晓莲一手支撑着胴体,樱桃小嘴含住大巴,用力吞噬,舌头缠卷住gui头,不住吮咂舔舐,又用舌尖刺挑马眼,纤手抓住包皮上下套弄。

此时程万宗已经性欲急速亢奋,再经晓莲主动的猛烈挑逗与刺激,耳边传来女儿在秦毅的淫弄下发出的浪叫和呻吟,18公分长的大巴更加坚挺,青筋根根暴怒突起。

急忙将她按倒在床上,掰开她两条柔软光滑、圆润细嫩的大腿,露出饱满的阴阜,挂满水珠,白亮可爱。再朝下看桃源洞口,只见二山夹溪,洞口之上一粒yin蒂如黄豆大小,富有弹性。rou洞尚有yin水源源流出,洞口还在一张一合,如鲫鱼吐水般好看。程万宗百脉贲张,腾身而上,趴上内外甥女儿胴体,心急之下长矛乱刺,不得其门而入。

晓莲欣喜若狂,胴体震颤不止,急用手引导着他的大巴,把gui头塞进yin道口。两条大腿尽量撑开,以便姨夫的大rou棒子侵入穴内。她一手环抱程万宗的腰肢,一手抓住他的手按在自己乳房上用力按摩揉捏。

程万宗屁股用力一沉,“噗哧”一声,大rou棒子连根没入晓莲的穴里。他玩过的女人多得数不清,但如此稚嫩女孩的小嫩穴却给予了他一种全新的感觉。起先是困难一些,但是一到尽头之后便顺利了,他一节一节地推进,直抵花心,反复用力。它很紧凑,但又很易入,因为晓莲的yin道是很嫩很软很滑而富有弹性的,更何况已经经过秦毅无数次的开垦,很易容纳,但是毕竟稚嫩,容纳之后又包藏得紧紧的,一点没有空隙。yin道紧紧地裹着大巴,又紧凑又温暖,非常肉感,非常舒服,大巴在yin道里每抽动一次,由于yin道的细微皱纹的作用,到yin道壁微微鼓起与凹进,犹如显微镜的精密度而感觉出来。

而虽年龄小,但经过爸爸无数次开发和调教的晓莲非常懂得如何反应和迁就,也懂得把两腿屈曲在他的腿后,使他们更加贴近。

她的肉穴每分每秒都是那样富有吸力,总是吸住,使他不容易把大巴从穴里突然抽出,他猛力提送,磨擦得她呼天唤地,又痛又痒,一直到尽情的享受。

他初尝此小女孩肉穴的妙趣,几乎还未有第二下动作就已忍不住,好在他经验丰富,首先就停了下来不动,让敏感的阶段过去,再行动作,努力耕耘,大巴在穴内抽插更加卖力,下下到底,直抵花心。这之后就非常美妙了,她的yin道只是开始时候紧而已,情况激烈起来之后就会自然逐步改善,他用那粗大东西,犹如机器一样,在晓莲体内来回串插,重刮重击,次次抵心,猛出猛进,插得她浑身麻痒,樱唇哆嗦,两腿不停地发抖,胴体乱摆不止,一迭娇声浪叫。

很快地,他把她带上了高潮……

程万宗继续以坚硬如铁的攻势,熟练的技巧和充沛的体力,来回上下,大巴在晓莲的穴里大力抽插,次次到底,gui头不停地戳入她的子宫顶部,不顾一切地猛进猛出,狠撞狠击,犹如钻头一样,撞出肉体的火花。

晓莲双腿紧勾程万宗,纤腰乱扭,娇喘吁吁,双手乱抓,紧锁眉头,美声轻哼着:“姨夫,快进去……快点进去吧……晓莲受不了了……女儿急……急死了……快……人家好……好痒……哎唷……好……舒……舒服……呀……”胴体软软摇摆,扭动如蛇,大腿箕张,阴阜不住上顶,耻骨剧颤,yin道痉挛,子宫收缩,一股股粘稠的yin水急速激喷出穴口。两腿有时开,有时合,有时伸直,有时屈曲,似乎太多的感觉,使她不知如何承受,她不断地发出呻吟声,呻吟声到了更高峰时,上身也挺了起来,一震一震的,婉转承迎,尽情地享受着。肉与肉撞击的声音,充满了房间和隔壁房间传来的相同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组成一曲动听的淫唱………………

程万宗双手抓住晓莲的乳房,大力按揉,同时大巴在她穴里勇猛抽插。她的乳房温软润滑,柔腻结实,令程万宗不忍释手。晓莲这时穴内久旱逢甘雨,乳房也得抚慰,媚眼横飞,睇着自己的姨夫,红唇欲开还合。程万宗会意,即俯身吻上女儿薄嫩香唇。四片滚烫红唇一触即合,两条舌头紧紧绞缠在一起,极力吸吮着,咬咂着。

这样的上下交征,不知过了多久,下面噗噗急响,上面啧啧连声,交织成天然乐曲,荡人心魄。

程万宗为抽插方便改为俯地挺身之姿势,放弃上盘及中盘,专攻她的下面桃源洞,大巴在晓莲的小嫩穴里加紧抽插,勇进猛出。晓莲娇喘连连,四肢八爪鱼似紧紧缠绕在他的胴体上,两奶频摇,纤腰款扭,屁股轻摆,肉穴乱套,极力承迎着那根rou棒。“噗哧,噗哧”响之不绝,yin水四溅。

程万宗凭藉着丰富的经验,充沛的体力,奋起神威,大巴在少女穴里急速抽插擂搅,愈战愈勇。晓莲心身俱醉,双手环抱他的腰肢,上下摩挲,爱不释手。

程万宗的大巴在晓莲的穴里每一下都尽根到底,晓莲尽量迎合,七八百下之后,她感觉他的大巴更加长了,gui头下下吻着花心。yin水一阵阵地随着大巴的插弄而喷出,舒服之极。忍不住双腿夹紧,yin道的肌肉也用力密合起来,紧紧收束包裹住姨夫插在里面的整条大rou棒子……

程万宗的动作越来越疯狂,力气愈来愈大,大巴快马加鞭地大力抽送,似乎想要把晓莲的小肉穴干穿才甘心。gui头不住猛戳她的子宫顶部。

晓莲兴奋得骚情大发,连声浪叫,胴体扭动如蛇,yin道和子宫随着大巴在穴里的抽插一阵阵猛烈抽搐。忽然,程万宗觉得脊梁骨酸麻难以控制,知道时间不多了,就尽量抓住最后的机会,加紧压力把大巴全根纳入她的小嫩穴里,精关一松,滚烫的jing液一泻如注,噗噗噗噗地全部射入15岁少女的xiāo穴深处。

晓莲的子宫口扩伸开张,贪婪地吮吸着他的甘露精华,一滴不留地接收着。

俩人食髓知味般,紧抱着舍不得分开,尤其是大巴和小嫩穴,如同被胶粘住似的,紧紧裹在一起。

经此马拉松似奋战,俱疲惫不堪,闭目养神,无法收拾清洁rou棒,只得把rou棒留在穴内,待软化后自然滑出。

这时候隔壁也传来秦毅低沉的吼叫和程倩歇斯底里的呻吟:“啊………姨夫,射进来!…啊…哦,人家要死了…死了,泄了…啊,啊,哦。啊…射死…啊捣死女儿了啊!啊……”伴随着一声悠长的叫声,一切都趋以平静……………………

殊料,这两处战火刚刚平息,在隔壁的房间里—-那闲置很长时间的程非的房间里却是春光旖旎,浪语淫声不绝于耳

原来啊,程万宗的老婆刚上班没多久就接到一个电话,是儿子程非打来了。这小子想给父母个惊喜,就悄悄的回来了,直到到了妈妈的办公室楼下了,才给年多没见的妈妈打了一个电话。

思念儿子很久,惊喜异常的吕淑贤马上放弃手头的工作,请假下楼,接了儿子便一起回家。

可谁想到,母子二人一路说笑着,回到家,看到的却是如此一个景象:两对父女分头捉对儿‘厮杀’的是忘乎所以。吕淑贤是又惊又气,刚想大声的呵斥两对‘淫乱’的父女时,却被看到此景又惊又喜的儿子程非用眼神制止了。

她气呼呼、惊诧的看了看儿子,程非悄悄的把行李放下,一把抱住母亲,把嘴凑进她耳边,悄悄的说:“妈妈,这生什么气啊?男欢女爱是最幸福的事情啊!呵呵,你看,他们多投入啊!”

听到这话,吕淑贤几乎快要发狂了,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刚说要发飙,儿子的嘴唇忽地落下来,覆盖在她的嘴上。在她的错愕间,儿子的舌头已经钻进她的嘴里,挑逗起她的刺激感官。吕淑贤反应过来,使劲的想推开儿子,可那里推的动,只能‘呜呜’的哼叫着,述说着自己的不满和愤怒。

可慢慢的,在儿子出色的挑逗下,在程非的双手技巧的点拨下,一种特殊的感觉笼罩了她。吕淑贤的意识和身体都开始享受起这莫名其妙的欢娱的感觉,特别是和亲生儿子乱伦的刺激和房间里传来的女儿和外甥女在自己丈夫和情人身下发出的娇迎婉承的浪叫声,都使她不由自主的狂放起来,双手环上儿子的身体,积极的索取着儿子的热吻,尽情享受着他给她带来的快感。

见母亲不在反抗,而且积极的和自己配合起来,程非心中大喜,卖力的展示了自己舌头的功夫后,才放开已经春情激荡的吕淑贤。看着妈妈娇羞无限的容颜,程非无声的笑了笑,小声的说:“妈,你看爸爸、妹妹他们多开心啊!这就是乱伦的刺激哦,来,我们不要打扰他们,让儿子也好好的孝敬孝敬你,好吗?”说着,低下头,亲吻起吕淑贤雪白的脖子来,双手也开始放肆的在母亲的身体上游走,并拉来了她套装上的拉练,下裙立刻滑到了地板上。

吕淑贤又是一惊,赶紧把嘴凑到儿子嘴边,着急的说:“好儿子,别在这,我们去你的房间吧?来,抱妈妈过去。”闻听此言,程非立刻弯腰抱起母亲的娇躯,大步的走向自己年多没有住过但仍被母亲收拾好好的房间。

关闭好房门后,程非轻轻的把母亲放在床上,飞快的扒光自己的所有衣物,此时胯下那粗硕的巴亢奋得高耸挺立,恨不得立刻插进妈妈的肥穴。

这时候的吕淑贤虽然已经是春潮滚滚,可这毕竟是要迎接自己亲生儿子的淫弄,所以还是很害羞的双目微合,静静的躺在床上,很迫切等待着儿子下一步的动作。

看着妈妈如此娇艳的神情,程非强忍着心头的欲火,小心翼翼地褪去妈妈上身的套装,全身丰盈雪白的肉体只留下那黑色半透明镶着蕾丝的奶罩与三角裤,黑白对比分明,胸前两颗酥乳丰满得几乎要覆盖不住,程非吞咽一口贪婪口水,用手爱抚着酥胸,摸着捏着十分柔软富有弹性的两团肉球。

玩弄几分钟,趁着妈妈身体的扭动,轻柔地褪下了她那黑色魅惑的三点式,妈妈就此

被剥个精光横陈在床,赤裸裸的她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乳晕弥大的奶头、白嫩圆滑的肥臀,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阴毛却是无比的魅惑。

妈妈保养得很好的身体肌肤令程非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他轻轻爱抚妈妈那赤裸的胴体,从妈妈身上散发出阵阵的肉香、淡淡的酒香,他抚摸她的秀发、嫩软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轻撩,游移在妈妈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浑圆大乳房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细小可爱的ru头,不久敏感的ru头变得膨胀突起,他将妈妈那双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一道肉缝,穴口微张两片暗红yin唇。程非伏身用舌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更不时将舌尖深入xiāo穴舔吸着。

嗯…哼…啊…啊…生理的自然反应,使得吕淑贤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呻吟声,xiāo穴早已泌出湿润的yin水,使得程非欲火高涨、兴奋异常,左手拨开妈妈那两片鲜嫩的yin唇,右手握住粗巨的大巴,对准了妈妈那湿润的肥穴嫩逼,他臀部猛然挺入,滋!…偌大的硬巴全根尽没xiāo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