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全网唯一结局(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书接上毫不夸张地说,任何男人一看到大奶冰(嘻嘻,这是偶替她取的外号)都会情不自禁的热血沸腾,在脑子裡将她当成性幻想对象。

可惜,他们永远也不可能一亲芳泽,而这个娃娃的推出,正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他们安慰,满足他们的慾望。

如雷般的掌声中,大奶冰走上了舞台正中,和她的娃娃站在一起,缓缓介绍起娃娃的功能来。

她的声音很平静,就好像在说一件跟她无关的事,就连有人要求她摆出跟娃娃同样的风姿,拍摄一张照片留念,她也都默默的予以配。

说真的,偶完全猜不透她此刻心裡是怎么想的?是高兴?是骄傲?是悲哀?

还是无奈?曾经,她是这个城市最有名的警花,象徵着法律和正义,守护着市民们的平安。

但现在,她却是公共意淫对象。

每天都用她分散出来的众多“化身”,为市民们性服务。

听香奶妈说--哦,对了,偶忘了交代啦,大奶冰是香奶妈的亲生妹妹!她说大奶冰从前是个非常、非常保守的女人,稍微低胸一点的服装都不肯穿。

可是自从她辞去刑警工作后,她就好像一切都看开了,就连把自己的彷真裸体模型公之于众,她都坦然处之。

据说是因为她坚信,她做出这样的牺牲有利于减少犯罪率。

她坚信,每一个人心中都有黑暗的邪念,必须找到适当的渠道,让他们把邪念发洩出来。

一旦发洩出来了,他们也就不会蜕变成色魔!她更坚信,这样的模型多一点,世上的色魔就会少一点!可是偶却觉得,这些都只是大奶冰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一个男人如果不会变成色魔,有没有发洩的渠道都不会变。

如果一个男人命中注定要变成色魔,那么当他接触到这样的娃娃后,他只会更加渴望、更想犯罪!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能减少犯罪率,又怎么样呢?也许少了一个色魔,但是却会多出千千万万个色鬼!这个城市,难道会因此就充满和谐?这个道理,连偶都明白,大奶冰却好像始终搞不明白,真是太奇怪了。

难道说,是她根本不愿意明白,拒绝明白?哎,只有天知道了……今晚就先写到这,偶现在有重要的任务要去完成。

先这样吧,大家晚安。

※※※※※※※※※※※※※※※“人,您看我写得好不好?”

珊奴坐在我怀裡,一边撒娇一边扭动着腰肢,小屁股十分顽皮地磨蹭着我的肉棒,带来酥麻的快感。

这小妮子真的长大了,越来越懂得讨好人了。

“嗯,写得很不错,你看读者的反响多热烈啊!”

我微笑着点动鼠标,将文章后面的上个应也粗略翻了一遍。

绝大部分都是溢美之词,有不少人甚至直接留言取电子信箱,说想跟她交朋友。

“哎,那些无聊友的应,人家才不关心呢!”

珊奴搂住我的脖子继续撒娇,“这篇文章其实是写给人一个人看的,人家在乎的只是人你的看法!”

我哑然失笑,施展如簧之舌,随口表扬了几句,马上就把这小妮子哄得眉开眼笑,不断用她饱满挺拔的双乳挤压我的手臂,眼神也无比的挑逗。

我装作没有看见,抱着她站起身来,再将她放到了地面。

“走,先下去聚餐吧,别让你的好姐妹们久等了!”

珊奴露出失望之色,噘起嘴巴,但却一句话也不敢说,乖乖的走出房间下楼去了。

我暗暗好笑。

这小妮子的身体被调教得敏感之极,飢渴起来就像一头“小母狼”,无论什么s法都能接受,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性奴。

但是没办法,今晚她注定不可能是女角,只能是其中一个女配角。

我要省下一点弹药,应付今晚真正的女角,还有其他的女配角。

我关掉电脑,也走出房间。

楼下的大厅裡,所有的女角都到齐了,正围坐在一张大圆桌边,安安静静的等待我们。

从左至右,依次是珊奴、真奴、璇奴、倩奴、香奴和冰奴。

看到我下来,她们都温顺地跪了下来,匍匐着靠近我,依次亲吻了我的脚背。

我挥挥手叫她们起来,心中涌起强烈的满足感。

虽然她们并不是第一次这样“迎接”

我了,但每一次我都相当、相当满足,因为那感觉就像是帝王在宠幸妃子。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今晚叫你们来,是要开一个生日派对!”

我坐在正中间的籐椅上宣佈。

她们六个人平时各有工作,除了香奴专职在家外,其他五个人有时候难免夜班。

特别是倩奴,掌管一个大夜总会,一般都是凌晨才来休息。

不过,一周至少有一天,我命令她们必须齐聚一堂陪我过夜。

遇到任何一个人过生日,大家也都必须在场。

这是雷打不动的规矩,有利于促进和谐。

“知道啦!我们早就准备好了,请寿星女上座!”

倩奴摆出一个侍女的造型,娇滴滴的抛着媚眼。

呵呵,毕竟是拍过戏的大明星,基本的功底还在。

众女一起鼓掌。

“辟哩啪啦”

的掌声中,冰奴默默地走到我身边,坐进了我的怀中。

虽然她尽力表现得小鸟依人,可是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是僵硬的,姿势也不太自然,和刚才珊奴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奴性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可是我基本还是满意的。

能把她调教成今天这种样子,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何况,她之所以是她,之所以永远这么吸引我,就是因为她虽然也彻底臣服,也分服从命令,也会尽心尽力地舔吸我的肉棒,也会忘我地浪叫然后哭泣着高潮,但究根底,她跟其他性奴就是有这么一点点的不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