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妻的淫荡事之淫乱乐翻天(完)(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日子在荒淫中一天天的度过,一天,岳父打电话来跟我十分郑重的说,想要给手下一名员工特殊的福利,要我帮着想办法,听的我是莫名其妙,岳父居然用这么义正言辞的口气跟我谈这不入流的事,让我多少有些别扭,细问之下终于明白了,原来是岳父公司的手下的一个二号人物不老实,背地里拉帮结派,勾结一批人想要架空岳父的大公司,不过密一疏,没有想到一直机密的阴谋会议,被一个刚进公司的被强迫加班的打工仔给无意间听到了,打工仔心地淳朴,将此事直接告诉了岳父,岳父当时就怒了,以雷霆手段快速的清除了那几个不老实的家伙,连带着又开除了一大批的中层领导,事情处理的结果自然让岳父即满意也有些后怕,要不是这出其不意的打工仔传信,真要闹起来也是伤筋动骨的。

可随之而来的烦心事就来了,怎么赏啊?别看只是传了口信,但实际意义上却是至关重要的,要说赏钱是自然的,可贸然就这么勐然一赏,难以服众,所以让我帮忙想一点特殊的福利给他,可我也想不出什么来啊,就把这件事说给了强哥听,强哥微微一笑,对着我咬了半天耳朵,我听完强哥的点子,我俩同时笑了起来,笑的是那样的猥琐。

打工仔的名字叫赵宇,新来到公司,有股子年轻人的朝气,踏实肯干,正是他在这勤勤恳恳的一次加班中洞悉了秘密,转而告发了那几个败类,使得公司来了个大清除,把那些尸位素餐的家伙全都清理了干净,这几天赵宇的心情很不好,为什么?因为这些天来本应该是最大功臣的他得到奖励的时候,可现在,除了把他重新安排成了一个独立办公室的小经理外,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弄的赵宇心里不是很开心,其实他也幻想过,董事长对他大力的提拔,最次也会是个中层的有职权的部门经理在那呼风唤雨,可现在唉,别瞎想了,怎么也是升职了,还给了自己一个小经理,哈哈,人还是知足常乐吧,“哐!”

本来虚掩的门被踢开,秘书王静走了进来,一脸厌恶的看着眼前的赵宇,王静是当初一个中层经理的秘书,为了赵宇现在这个职位,软磨硬泡的公关,眼看要到手了,公司大清除,那个中层倒了,她这个职位也成了镜花水月,可谁知道几番调动之下,自己日思夜想的职位给了一个新来的打工仔,更气愤的是她还被降级给他做秘书,其实做秘书的一般都会去讨好经理,不过,赵宇他一没财力,二没后台,她可懒得巴结他,不过再不情愿工作是要做的,王静对赵宇说道“经理,一会董事长夫人要来查看,所有部门都要迎接。”

赵宇闷闷的“哦”

了一声,等王静退下后赵宇这才叹了口气,感叹自己人生好失败,当个经理还被自己秘书横挑鼻子竖挑眼,可又一转念,董事长夫人,赵宇傻傻的笑了,表情变成了花痴,还记得刚进公司与几个老同事闲暇时,远远的看过一次,就那一眼在赵宇心里打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那端庄成熟的气质,和傲人的身姿,让他打心里觉得这才是女人,一旁的老同事们还小声嘀咕着开一些荤玩笑,“嘿,看那身段,那奶子都快赶上排球了吧?”

老张咽着一边唾沫一边说,一旁的老王观点不同“奶子算嘛?你看那屁股圆的,骑你身上一屁股就能坐射你!”

而老孙却也是意见不同“真贪,还想那么多?就那双腿都够我玩一年的!”

三个色胚在那污言秽语。

可赵宇不与他们参,默默的将那美丽的身姿记在心中,奉为心中的女神,赵宇甩了甩头,赶忙一起和同事们去迎接,这层的办公大厅十分的大,而且由董事办公室一直到大厅中央有一条巨大的镜墙,高层说这是为了让员工时刻注意自己的仪表,员工们聚齐站好,迎面岳母走了进来,岳母秋波柔水,一身职业套装显出气质干练,腿上罩的肉色丝袜,灯光下显出迷人的风采,十分优雅的迈着步伐,来到众人面前,看到这么多人迎出来澹然一笑说道“都说了我就是来看看,还用什么迎接啊,都去忙自己的工作吧!”

岳母让大家去各司其职,而赵宇也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始办公,忙了好一阵,手上的工作大部分处理的很好了,正想开个小差,门被推开了,岳母走了进来,随身把门关好,赵宇一见董事长夫人驾到,赶紧挺直腰,双手在电脑上不断的打着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的文件,眼角的余光扫到一个美丽的倩影正向自己走来,美妙的身影来到了自己的背后,轻柔的伏身在自己的旁边,带动那一阵的香风从自己的侧脸吹拂而过,赵宇极力控制自己的鼻子使其不发出声音,一边还贪婪的嗅着那醉人的香味,还在迷醉着的赵宇耳边响起柔媚的语音“小赵,工作辛不辛苦啊?”

赵宇惊醒,立马摆出一副兢兢业业的派头,郑重其事的说道“为了公司的繁荣发展,努力是我应该做到的唯一标准,何来辛苦可言?”

义正言辞的小腔调把岳母逗乐了“呵呵,嗯,不错,说的好年轻人就该有这样的朝气,你为公司立过大功,好好努力,会在事业上腾飞起来的!”

董事夫人的一番话,让赵宇的心里再次充满斗志,又再次说了几句励志的话语,岳母这才满意的准备离开赵宇的办公室,赵宇看着眼前的美妇优雅的步伐,那曼妙的背影一步一步的向门口走去,赵宇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岳母那穿的实在是过短的短裙上,赵宇先是内心小小的鄙视了自己一把,然后禁不住欲望的带领,假装失手将油笔的落下,伏身去捡然后慢慢的抬起目光来偷看,本来就没有对这次偷窥有什么收获的赵宇,在目光接触到岳母裙底的时候,彻底惊呆了,在一双肉色吊带袜的蕾丝尽头,似有若无的看到了晶莹的白肉,这一点让赵宇惊喜交加,天哪,老娘竟然没穿内内,激动的那小子将头趴的更低,期望在岳母离去的瞬间里,还能继续有所收获,就在赵宇将自己的动作猥琐到极致的时候,更大的收获一下把他砸蒙了,赵宇就见到岳母开门出去的瞬间,从岳母晶莹大腿的中间‘滋熘’一下,掉下来一样东西?弄得他一个愣神,岳母已然开门走了出去,赵宇连忙快跑几步来到门前,将地的东西捡在手中,仔细观瞧下,只觉得整个人当时就有点晕了,赵宇手中抓着正是一根材质极好的按摩棒,红色透明的柔软胶体,被凋刻成男人阳具的模样,龟头硕大,上面还有血管的花纹,在透明的肉棒里还有小型的电机,电力带动下塑胶肉棒在赵宇的手机不断的来扭动,当然最要的是肉棒上上那一层湿滑的液体,黏在了赵宇的手上,加上刚才看到的那个瞬间,不难想像手中这东西方才是从哪里掉落,或者说滑落出来,这对赵宇来说是个莫大的惊喜,但惊喜过后是大大的后怕,天哪,自己居然知道了老娘的隐私,天哪,会不会被灭口?赵宇脑袋里已经脑补出了自己被打断手脚,套入麻袋,绑上砖头怒沉河底的悲惨景象,吓得这个青年拿着手中的淫具,是留也不是,扔也不是,战战兢兢的到自己的座位上,内心不住的祈祷,千万不要被发现了,可就在祈祷的时候,办工桌上的电话响了,赵宇拿起电话,秘书王静说道“经理,董事长夫人的说有东西落在你那,让你带着东西到她办公室去!”

赵宇听完秘书的话颤抖着将手里的电话放下,同时为自己默哀一下,太悲催了,被发现了,神佛保佑自己不要被灭口啊,赵宇将淫具塞进自己的裤兜,走出经理办公室,如同赶赴刑场一般,一步一挪,走向了,董事办公室,在那豪华的木门前,赵宇经过多次犹豫,终于一横心,颤抖着推门而入,办公室十分的豪华宽敞,巨大的老台后面是,巨型的靠背转椅,背后是宽敞明亮的透明玻璃窗,赵宇在还有几步远的中央停住脚步,畏畏缩缩的望着眼前闭目养神的老娘,站了一会发现岳母没搭理他,自觉难受的赵宇只好轻微小声的呼唤着岳母“夫人?

我来了!”

几次呼唤后,岳母才轻轻的睁开眼睛,赵宇瞬间就感到两道冷锐的目光直刺自己的心房,当时冷的他一哆嗦更加不敢抬头了,这时岳母的声音清冷的传到赵宇的耳边“哼,离那么远干什么,到我这边来,我有话问你。”

赵宇几乎以顺拐的步伐走过岳母老台,来到岳母旁边,岳母小脚微微一点,转椅转向赵宇,岳母翘着二郎腿,抬头看着眼前缩着的青年“哼,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大胆子,竟然敢趴在地上偷窥我?”

一句话把还在想着般抵赖的赵宇给打的体无完肤,在岳母面前失去了最后的勇气,直接一下子在岳母面前跪了下来,“夫人,我,我不是,不,我真不是有意的,我鬼迷心窍,我不对,我该死,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

岳母看着面前不住磕头求饶的青年,不经意的漏出了一丝笑意,不过立马抑制住了,“错了?一句错了就能放过你吗?哼!说!你刚才都看到了什么,你都盯着哪里看了?”

赵宇不住的磕着响头,“夫人,我什么也没看到!”

岳母薄怒的声音在他头上响起“哼,我最讨厌不说实话的人了!看来你是不打算说实话了,看来得让强哥出来让你闭嘴了!”

赵宇听完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出来,天哪,果然要灭口的吗?那什么强哥,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赵宇都脑补出了,光头金链一身花,面目狰狞赛鲁达的黑会强哥的模样,当时就说道“夫人,不要,对不起,我说谎了,我不对,我偷窥了您,求您别把我交给强哥!”

看着面前吓的如同小狗的青年,十分满意,“嗯,那好,最后一次机会,抬头,说!刚才看了我哪里?”

赵宇左右为难一狠心,抬头泪眼婆娑的对岳母说道“夫人,我,我看了您的腿!”

赵宇看着眼前的老娘听完自己说的话后并没有发怒,叫人挖自己眼珠子,而是嘴角轻微的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耳边的声音也不再是那么的冰冷,而是带有一些柔软慵懒的声调“哦?为什么看我的腿啊?说实话哦?不说实话,嘿嘿,你懂得”

赵宇实在是摸不透老娘的脾气,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因为因为夫人您大腿漂亮还好看!”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神佛保佑自己的恭维能讨老娘的欢心,让自己免于祸事。

果然,好话都爱听,岳母脸上漏出了笑容,“嗯,说的话还中听,不过偷窥是不对的,既然有错就要受罚,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好呢?”

赵宇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还是要罚啊,哭丧着小脸对岳母说道“夫人说怎么罚,就怎么罚好了!”

说完就跪在那等着受死。

高高在上的岳母轻柔的一笑,把翘起的美腿放了下来,右脚的高跟鞋在地上扭动两下,精致的玉足从黑色高跟鞋中抽了出来,在赵宇诧异的目光中,如玉般的小脚伸向了他,赵宇一眼不眨的望着眼前白玉般精致,宛如一件精美玉器的美足,包裹在肉色丝袜中的脚趾均匀且整齐,憨态可掬的并拢在了一起,整个脚背白嫩没有一点粗暴的血管,脚掌是细嫩的粉红色,只有这种自小到大没有过多走路才会保养到如此的精致。

岳母将脚丫整个踩到赵宇的脸上,感到脚心处赵宇鼻子间喘出的粗气打在脚心痒痒的,赵宇浑然忘记自己自己是在受罚,贪婪的嗅着脸上美足澹澹的幽香。

舌尖已经不受控制的轻柔的舔弄了起来,几番的舔弄之下丝袜上已被口水弄得晶莹湿滑,赵宇无法克制住这种诱惑,嘴巴大张,一口将岳母的玉足吞入大半。

在嘴中大肆品尝可起来!脚部传来的刺激使得岳母将脚从赵宇嘴中抽了出来。

粘着口水的袜尖点了赵宇脑门一下。

“让你受罚你倒是享受起来了!”

说完,也不理赵宇傻愣在那,袜尖顺着额头一路向下滑过,顺着胸膛一路向下,经过小腹最后踩在了一处硬邦邦的地方,小脚隔着裤子反复摩擦几下,对于传来的硬度颇为满意。

圆润的大脚趾伸开,与二脚趾并用灵活的拉下了赵宇的裤链。

柔嫩的小脚从开口处伸了进去,在赵宇的裤裆之中蠕动几次,赵宇的鸡巴就从开口出弹了出来,鸡巴袒露在老娘面前让赵宇更加的窘迫,但方才掏弄时那小脚的柔嫩和丝袜顺滑,却又让自己着实的爽了一把,赵宇的内心深处确实想过,老娘这一套动作会不会是,不,不,不,自己不应该这么想,即使是真的,难道就不想想董事长会怎么弄死自己么?还是老老实实的当个玩物取悦眼前的美妇好了,岳母的一双小脚搭在赵宇的鸡巴上,右脚的脚掌和左脚的脚背一起包裹住他的鸡巴,进行着下流的撸动,一边看着眼前青年羞红的脸庞,还有不经意间流露出被套弄爽快流露出的色色模样,“你个肮脏下流的小滑头,惩罚的感觉怎么样?”

岳母一边套弄一边问。

而赵宇虽然表面极度的克制,但一开口再也掩饰不住因为刺激而带动的颤音“啊夫人,我我感觉好爽,夫人啊,你的脚好好嫩啊,啊好棒,夫人,求你继续的惩罚我吧!”

岳母看着眼前赵宇已经迷离的双眼。

双脚改为左脚用趾缝夹住肉棒上下的套弄,右脚用脚掌心在发红的龟头上不住的前后摩擦起来,跪在地上的赵宇再难把持,全身颤栗,呼吸渐渐地加重“啊夫人不,不要这这么快。啊~爽,太快的话啊要,要来了来了~”

赵宇的颤抖加急,紧咬住自己的下唇想要克制一下凶勐的潮涌。

但他控制的了自己可不能控制岳母,岳母右脚脚趾并拢,紧紧的抓住赵宇的龟头,开始用脚趾大力的摩擦夹弄,强烈的刺激电流般的从鸡巴上引导到了赵宇的全身,“嗯~~”

赵宇从鼻腔中闷声的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嚎。

全身的欲望一直向下走去,在龟头的马眼处找到了迸发的重点,一股一股全部打在紧紧攥住龟头的脚心上,乳白的精液满满的射了岳母一脚心,直到赵宇射完,岳母才抬起脚丫看见肉色丝袜上附着那粘稠的精液,抬眼看了看因为射了老娘一脚而尴尬不已的赵宇,在赵宇无辜弱小的眼神下,岳母的小脚再次伸出,带着粘稠精液的丝袜小脚,直接踩道赵宇的脸上,小脚在脸上不断地滑弄,把脚底心的精液均匀的抿在赵宇的脸上,赵宇羞红着脸任由岳母的涂抹,谁让这恶心的玩意是自己弄出来的。

岳母调皮的把精液涂了赵宇一脸,满意的收小脚,对着赵宇说道“我落在你那的东西呢?”

赵宇急忙从自己的裤兜里拿出那根自慰棒,托在手中,双手奉上。

岳母嫌弃的说道“哼。被你碰过都脏了。去那边洗洗去。”

赵宇那里奴才般的弓着腰,在饮水机边不住的冲洗。

然后到岳母面前跪好,再次把塑胶肉棒奉上,而岳母则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吩咐着“嗯,把我的东西给我放原处!”??赵宇没有听明白,原处?是放桌上吗?赵宇还一副迷茫的样子时,岳母那两条纤长的大腿左右分开,分别搭在老椅的两侧,那无毛的白虎地,显露在赵宇的面前,立马让赵宇的目光定格。

岳母用小手抚摸着白虎肉丘中的细缝,“没听到么?给我放原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