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缓兵之计(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好好。”韦庆江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其实他是浅水市的干部,要论级别,并不比县级低多少,但他身边这个女人又有上级关照又有心计,还是哈着点的好,”我请的是侯龙涛,可他去美国了,碰巧那个马明就是负责江苏省业务的…”

“他们在江苏有什么业务?”段书记打断了韦庆江。

“不知道啊,除了在平阳有个工厂之外,我就不知道了。”

“他负责开展江苏的业务,也许只是地域上的简单划分,不一定说明东星就真的跟江苏哪个城市挂钩了。”刘耀坤插了一句。

“嗯,”段书记点了点头,“接着说吧。”

“东星大概以为我是要跟他们谈生意,所以马明就来了。我一看既然来的是当事人,说明了没什么不可以的。第一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是要对他进行敲诈,第二不想弄得好像以官欺民一样。所以我就只是暗示了一下俊潇不是个平民百姓…”

“俊潇不是平民百姓吗?”段书记严厉的看着下属。

“我不是那个意思。”韦庆江没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我觉得如果是侯龙涛,他不光会痛快的赔偿,而且还会借机巴结我,他肯定不会放过跟政府机构搭上关系的机会的。既然那个马明能做到副总的位子,也应该多少明白那些道理,谁知道他根本不买帐。那也没什么,我就请他自便,想等侯龙涛回来了再说。可是大概马明去的时候让俊潇看见了,他年纪还小,容易冲动,可以理解…”

“不用替他开脱。”

“是,俊潇找了几个浅水籍的保安,把马明给打了,但是打得并不重。”韦庆江把小孩威胁要绑架强奸的那段给省了。

“这你知道?”段书记盯着女儿。

“知道,打他又怎么样?”段俊婷也回瞪着父亲,“老韦都说了,打的并不重,他们还是巴潇潇弄成那样,再说了,本来一切就是因为那个马明而起的。

“不是因为马明,”刘耀坤又插了一句,“那天在高速上是一个和马明在一起的高个子最先动的手,他才是罪魁祸首。”

“那俊潇是怎么受的伤?”段书记终于问到主题了。

“我来说吧,”刘耀坤结合韦庆江和段俊潇向他的陈述简要的把经过讲了一遍,“最后他们还逼俊潇签了一张三百万的欠条。”

“这…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这简直就是黑社会嘛!”段书记这下可是怒不可遏了,“在北京城里,公然冲击政府机关,绑架政府官员,竟然如此的嚣张!”

“你现在才知道生气啊?”段俊婷知道到了该火上浇油的时候了,“那个什么东星根本就是黑恶势力,仗着北京市政府里有一小撮赃官给他们做保护伞,就为非作歹,目无法纪。”

“哼,这种恶势力必须铲除。”

“我一直问的就是这个,怎么铲除法啊?”

“嗯…”段书记低头沉思了十几秒,“你们报警了吗?”

“没有,”韦庆江回答道,“他们威胁说…”

“不用说了,”段书记挥手止住了下属,“你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我先和省领导通通气,对付这种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恶势力。各方面都要调节好。俊婷,如果有可能的话,让他们都转院回浅水吧。”

“我也是这个意思,北京不是个好地方。”段俊婷说这话的时候瞪了刘耀坤一眼。

“那好,其他人就去办手续吧。耀坤,你送我去机场,我乘下一班的飞机回江苏。”段书记这次是只身来北京的,没带秘书,也没有司机…

“唉…”段书记长叹了口气。

“您怎么了?”刘耀坤瞥了一眼正在低头点烟的老头。

“俊潇那孩子被俊婷惯得太厉害了,总是惹事生非的,唉,我也有很大的责任啊。”

“您为了浅水市的建设尽心尽力,难免对家里会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而且俊潇又一直不在您身边,您不需要太自责。再说这次事情的主要责任不在俊潇。”

“呵呵,耀坤,你是俊婷身边唯一一个让我放心的人,”段书记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你要好好协助她工作。”

“您过奖了,广县长、丘主任和赵局长都比我有经验,比我有能力。”

“你太谦虚了,”段书记摇了摇手,”俊婷那孩子很有组织能力,建立了一个很团结的领导班子,但是你应该最清楚,丘寒和赵武都是有勇无谋,按指示抓一下治安、执行一下严打任务什么的还行,其它的根本不能依靠他们。老广那个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能算是一个好领导。”

“这…”

“呵呵,很惊讶吗?你们平阳县是咱们市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我当然会特别注意你们的。你这个大学生,有能力、有干劲,我需要你全力支持俊婷的工作。”

“我会的,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的。”

“嗯…耀坤啊,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帮我做。”段书记皱起了眉头。

“您说。”

“还是俊潇,我想你也知道,俊婷对那孩子一向都是非常溺爱的。你别看她平时精明干练的,可一轮到俊潇的事情,她经常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党性原则都可以不要了。”段书记脸上写满了担忧,”那个东星集团明显是黑恶势力,当然是要打击的,不过也要讲究策略,调研工作是一定要做好的,但很有可能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我担心俊婷会沉不住气,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您放心,如果有必要,我会提醒她的。

“那就好。对了,老广再过几年也就该退下来了,现在不是都说要干部年轻化嘛。”

“嗯,”刘耀坤微微一笑,扭头一看,老头也正对着自己笑呢,”谢谢您的器重。”

“我可没保证什么。”

“是。”

“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段书记边说边点了点头,”好了,咱们不谈工作了。我没记错的话,你女朋友是在北京上学吧?”

“未婚妻。”刘耀坤脸上闪过一丝幸福的微笑。

“未婚妻?哈哈,好,好,定下日子了吗?”

“还没有,就是先把关系确立了,真办事怎么也要等她毕业之后。”

“她是学医的吧?”

“是,协和医科大学,大部分的课程其实已经完成了,现在是最后的科研训练课。”

“未来的医生啊,你不错,哈哈,不错,她是北京人?”

“地道的北京人。”

“你很有本事嘛,怎么认识的?”

“呵呵,没什么好说的。”

“诶,”段书记不以为然的摆摆手,”怎么?你还不好意思啊?我关心一下晚辈的个人生活总是允许的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