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一热闹的舞会

红凤凰接触到的是像冰块一样的手臂,当然要失色大叫。我却不知道要不是我体内习惯了《冰魄寒气》的阴寒气流,说不定马上给冻僵;也是依黎娜手下留情,她现在修炼的《冰魄寒气》已达上层第八重,离开巅峰第十重仅差二重;我的才修炼到第四重;现在已经废而不修。就是她师父也就是我的师父风流四剑客之一的花剑图录倪,也是在十年前才把《冰魄寒气》功练至极限第十重,她这么年轻修炼到这个成分已经很难得了,远胜我们师父当年。

“咦!这小子一直走路哆嗦,不会是和精灵国公主跳舞后幸福的这样吧!”

“我看不会吧!难道幸福的会脸色发青?头话小声,没有几个人能听见。

这时候大厅的文客说道:“小生认为,巫师国应该协助人类联军,争取和平解放木里求丝大地受苦受难的人民!”

“哎呀!”我疼的叫了起来!

所有目光都转向了我,碧离却像没有事情的人,假装同样惊奇的看着我;这样的表情真的让本人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样也就算了,她还惊奇的问:“你说这位鼎鼎大名的侠客劲云狂生先生竟然在胡说?”

大厅顿时哗然!劲云狂生脸色一变,走到前来作揖道:“敢问兄台,小生说的如何不对!倒要听听兄台的高见!”

碧离对我挤眉弄眼起来,明显的就是在作弄我,要我难堪。我无奈的回礼道:“这只是小弟碰了一下桌子,叫了一声。不敢说兄台说的不对!”

劲云狂生哪里肯信,他在大厅了出足了风头,嫣能放我过关;再说我是众目之睽的妒忌对象,放过我就是对他祖宗十八代不敬。最可恨的就是碧离这个死丫头在旁边作祟使坏。

“这位大哥!这就是你不对了!刚才你更我说什么这位侠士说的都是胡话;现在怎么更改了,那让我怎么办?难道我是骗人家的不成?”说完欲哭的模样,正是我见犹怜。

那个什么狗屁侠士更加纠着不放了:“原来兄台是调侃我们在坐的各位了!男子汉大丈夫敢说敢当!怎么成锁头乌龟了啊!”

你奶奶个熊!说就说谁怕谁啊!心中把这个狗屁乌龟侠士的祖宗问候了几百遍——

第三十九章二朦胧的爱

心中胆怯的要命,但是这么多人不说些什么太丢人了;数十双轻藐、鄙视、幸灾乐祸的目光齐齐的看着我,滋味不好受啊!幸亏我已经不是初来巫师国的傻小子了。现在的我外面看上去还是有些憨厚,但是已经逐渐被玩劣不驯、机智灵活的本性代替,每天照顾着南来北往的客人,其中不乏有文采之士,故天南地北的事情知晓甚多;对付这大厅的名人墨客虽不如,但口角之争应该勉强应付吧!

“说话!”劲云狂生得理不让。

我却不理睬劲云狂生,面对着受人类荼毒颇深的精灵族公主依黎娜问道:“公主殿下,在下有个问题想请教。”

依黎娜神采一扬微微颤抖,轻生答道:“好吧!你问!”

劲云狂生气得脸色通红,呆立在了当场,诗人络冰可能是他好友,见他尴尬不已忙拉他会到了自己的座位。

“战争有什么好处?”我问了一句让依黎娜公主不堪回首的话语,依黎娜眼睛竟然一红,默默不语;目光呆滞,心情已经飘到了那血雨纷飞战士们前仆后继的战场上……

沉默了一会,依黎娜还是没有说话。我站了起来,对着众人说道:“自兽族和铁立国的熊山之战就是维丽娜和赫里木希将军率领的深入战,被兽族豹铭将军率领的兽族军队全歼之战双方死亡将二十万,精灵族京都保卫战、莫水河争夺战、马里坡阻击战、格里格齐山红油战、兽族和乌兰国边城相持战等等战役,那次不是死伤惨重?精灵国是个受战争荼毒最严重的国家,要不是精灵国在海外有驻地,恐怕被人类的联军消灭了。”

我转过头对着劲云狂生问道:“五百年前精灵国被人类收录接纳,精灵国把自己当成了人类的一份子,最后还不是给人类灭了国;如今的大部分国土已经沦陷为碧江国国土。我们巫师国要是全力的协助你们人类,你会保证我们不会像今天的精灵国?”

数人听了都齐齐的站了起来,这是帮助兽族和精灵族的话,乃为大逆不道;要不是顾忌这里是巫师国的地盘,说不定提刀相见。

劲云狂生被问的哑口无言,这个问题是不好回答,毕竟攻占精灵国是理亏;想了一会,还是强词夺理的说道:“要不是精灵国相助兽族,我看我们人类也不会去攻占精灵国。”

这句话可惹怒了依黎娜:“你看见我们精灵国相助兽族了吗?”

劲云狂生被问了一呆,摇了摇头。

“没有见为什么说我们精灵国背叛了人类?”依黎娜咄咄逼人。

“我……我也是听说的。”劲云狂生被美丽的精灵族公主问的不知所措。

依黎娜看了看大家说道:“要是问受战争之苦最深的一个国家,我相信我是最有发言权的一个人;”我身边的碧离拉了一下我的衣服,左眼眨了一下,右手大拇指一翘,示意我问的好。我瞪了她一下,继续听依黎娜说道:“国家没有了,土地也没有了,人民过着颠沛流离,饥不裹腹、妻离子散的悲惨生活。一千三百万的国家现在只有六百万人口不到。”依黎娜眼泪都流了下来,众人都低头沉默不语;就是巫师国二位公主和皇子都被这种悲泣的气氛感染。

依黎娜看了看我:“就是自己的丈夫也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所以说战争没有什么好处,只会给百姓、国家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

我鼓掌说道:“说的好!”部分人还是点头赞同了依黎娜的话语,我看一下无非是那个龙族公主、天使族公主、巫师国的几位、不过竟然还有碧江门的碧离、铁立国的维丽娜、还有一个是莫丝国不认识的美女;其实是认识的,就是雪山受辱的雅密珠。

劲云狂生狡辩道:“我们讨论的是让巫师国参加人类联军进攻兽族,不是针对精灵国,不要离题太远。”

“尊敬的皇子殿下和三位公主,我们假设要参加一次战役,那总要了解战争的意义和战争造成的损失和成就,对不对?”我作揖对主座上的比多皇族家四姐弟问去。

依黎娜眼睛一亮,因为现在的巫师国能说得上话的和最有希望当巫师国接班人的,无非就是眼前的这位皇子,能说动她等于就是对精灵族多了一个朋友,故对目不转禁的盯着。大家都知道这些话语的重要性,大厅里静乎异常。

还是大公主比多。秀丽聪明,怕弟弟说错话抢着回答:“对啊!当然要看看战争对我们国家有没有意义和必要。”因为她知道,她说错没有关系,毕竟是女流之辈无关要紧,他弟弟是储君帝皇的位置,大厅里的又都是各国的重要人士,说错了那可是关系到以后和各国处理的关系问题。

“大公主说的好!如果出师无名对国无益,请问劲云先生是否还要出战?”我责问道。

“请问先生是不是人类?为什么总是要帮助兽族说话?消灭野蛮愚蠢的兽族是每个人类的义务和责任,每个有正义感的人类应该携手前进,消灭兽族,解放全木里求丝大陆,让百姓过无忧无虑的生活。”狂生劲云慷慨激昂的说道。

我看见还真有部分人同意他这个观点,精灵族和天使族的二位公主脸色铁青,因为她们知道所谓的兽族肯定把她们二个族也划分了进去。

“是不是把这些兽族全部杀光呢?如果是杀光他们,那未免有些太残忍了吧!”我问道。

“当然不是?是解放他们,然后教导他们正确的道路。让我们人类领到他们,改善他们的生活,拯救他们被部分兽族欺压的残酷生活。”劲云狂生振振有词。

“放屁!”我大声的说道,众人都笑了起来!他是文明人,可老子不是,管他呢!

“你!”劲云狂生脸色涨的通红:“你太粗鲁。”

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怎么没有听说兽族的人要人类去解放啊?远的不要说了,就近的吧!你问问这里天使族的公主和精灵族的公主,她们要你们去解救了吗?”

“说的好!”天使族的美女公主站了起来大声的应和着我的话,继续说道:“本来我们也没有参战的打算,消灭兽族我们国家可以不过问,但是为什么消灭精灵族?可惜我们国家的很多人不同意支援精灵国,眼睁睁看着我们的邻国被消灭。部分民间人士看不惯人类的行动才自行增援了精灵国,要是我们举国上下行动,恐怕人类要占领精灵族还没有那么容易。”

自知理亏的人类无言可语,天使族的公主又说道:“恐怕消灭精灵族是第一步,接着是消灭我们天使族,然后恐怕是巫师国,最后是兽族和所有非人类的宗族吧!”天使国公主对巫师国二皇子说道:“二皇子!并非我等挑拨离间,其中的厉害关系你应该要考虑和衡量一下;和人类接近就是与虎谋皮。”说完就座下了位置。顿时各座位的人都窃窃私语起来,会场的气氛有些尴尬,以文论友的场面变成兽族和人类战争的争议点,碧离大大的赞我避重就轻的堂塞本领,眼睛眨巴眨巴着让我心惊肉跳,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恶作剧。一场会晤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时辰不欢而散,各自被领到了住宿的客房,其实时间尚早,又是高山美景,怎么能睡得着。

后天就是我结婚之日,明天说什么要离开做准备了!但是给我的任务怎么办呢?红凤凰呢?那些神秘的人不是要算计我呢?我该怎么躲避呢?我知道红凤凰背后的那些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我和红凤凰远走高飞那四妹、札旺、札九九、小云她们呢?难道丢下她们不管,让她们面临危险?正当我头脑思绪烦乱之时突然有人叫我。

“请问是札先生?”一名精灵族着装的女子问到。

“是!”我疑惑的点了点头。

“我们公主请先生过去一叙,有问题要请教先生。”看我有些犹豫又可怜楚楚的说道:“我们公主让我务必请到先生,不然……还是请先生赏脸,不要让我们小丫鬟难做。”

我知道肯定推却不了,而且我也想知道一些关于我以前的事情,这么多人都认为我是她们认识的人,我估计不会认错,那我至少要知道我以前到底怎么了。跟着精灵族女丫鬟的后面,转了几个弯就到了。丫鬟临我进了一间小厅端上了茶就退下,屋子里没有人,丫鬟告诉我公主马上到。我也不客气,就在桌子边做了下来。不一会,脚步传来,我听出是一个人,推门而入的不就是那个精灵族依黎娜公主嘛!

依黎娜公主仔细的看了看我,推开了窗向漆黑的外面望去,半响才悠悠的问:“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嗯!”气氛有些沉闷。

“我用武功一试就知道是你,因为天下会《冰魄寒气》的没有几个人。”

“《冰魄寒气》?”我疑惑的看着她姣美的背影。

“可能不不知道怎么用?但是你体内的《冰魄寒气》我一触就知道!”依黎娜还是没有回头,但是说话的声音有些咽呜。

“那……那我是谁?”终于找到了以前认识我的人,心情难免紧张和不安。

“你!”依黎娜海棠滴泪的脸转了过来,“就是我丈夫!”

晴天霹雳!我呆了!我听说过她丈夫很多英雄事迹,但是当这个人是我的时候,我还是接受不了,身体抖动双眼无神,头脑中一片混乱和迷茫;朦胧中依黎娜走进了我,把头轻轻的抱在她的怀里,那鼓鼓囊囊的胸口……

我觉得疲惫到了极点,只想睡觉!昏昏沉沉的就这样睡了下去,感觉很温馨,感觉好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母亲的怀抱是这样的甜美……那是一个有很多熊的地方,那里炊烟阵阵,那里嬉笑连连……

突然之间我又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哪里硝烟弥漫,到处都是血雨腥风,厮吼声、惨叫声、小孩的哭叫声、怒吼声、无数的头颅在天空飞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