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279章 艳照6(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二部】第279章艳照6

“死丫头,一会儿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算老几!”愈发地临近翠微苑那欧陆风格的小区大门,罗燕愈发地掩不住兴奋,想到方芳马上就要变成那待宰的羔羊,脸漾坏笑的罗燕,禁不住用那小手拍着挎包,“哼哼,我非吓死你这个小狐狸精不可!”

中午时分,小林的老公为罗燕送去了她所谓应手的工具,而且几乎是一整套的牙医器具,乐得罗燕颇有些忘形,若不是小林佯嗔假怒地把她老公推向一旁,罗燕必定会给那位主任医师一个热情的拥抱。小林为了这些器具好奇了一晚,一上班便问及用途,罗燕当然也想好了应答之词,说是为了吓唬即将前来s市的小姑子肖琳,自然很轻松地就搪塞了过去。

迈着轻盈地步履,罗燕刚刚走进小区大门,忽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不远处的小区花园水上长廊里,“噢,这死丫头回来了。”看着方芳那张盈着愁苦的侧脸,罗燕脸挂嘻笑踮着脚尖向方芳走去。

方芳这在这里酝酿情绪呢,其实她这情绪已经酝酿了一下午。

中午在返回单位的路上,肖勇自是做了一番开导:这件事儿要顺着点罗燕,什么羞啊什么涩呀,咬咬牙一挺就过去了!以后还不一定谁作弄谁呢?

方芳觉得也是这个理,下午她已经咬了好几次牙了,可把车子驶进小区的地下停车场时,她却怎么也挺不起来了。在停车场地电梯前着实徘徊了一阵子,为了躲避那些同楼而居的人们投来的诧异目光,女孩神慌慌心颤颤地来到了小区的花园中。

“这死燕子,非得让人家这么难堪!”至于罗燕那所谓验货的程序,方芳当然不得而知,可再怎么,她也难以接受被罗燕检查身子。站在长廊下,方芳曾有几次想逃走。可每一次又都被那句俗语把心思劝回,“唉!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干脆,爱咋咋地!反正把这个仇记住就成,迟早有一天我会在她罗燕的身上把它报回来!”

打消了最后一次动摇,方菲咬一下嘴唇,刚转过身。却见罗燕已在几步之遥,“你……你干嘛?”

“我来接你回家呀。”迎着方芳飞来的白眼,罗燕面盈浅笑地停下了脚步,“怎么地?不敢上楼啦?”

“有什么不敢的!”嘟囔了一句,一串高跟鞋响带着方芳急掠过罗燕地身子,“有什么呀?验就验!”

“好,有种,这才配做肖家的媳妇嘛……一会儿我就给咱婆婆打电话……”

罗燕笑嘻嘻地走在后面。一句一句地撩拨着方芳,气得方芳嘟着小嘴懒得搭理罗燕,出了长廊外人渐多,罗燕才停下了笑语……

唐恒年在s市朋友很多,自是不用肖勇长陪,因此。肖勇得以载着下班的秦媛媛和韩楚嫣向家中驶去。

“老公,昨晚你想我了嘛?”驶出停车场,韩楚嫣那冷艳的气质悠然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甜笑。

“咋没想?想得我一宿都没睡好。”

“真的呀?”

“楚嫣,这话你也信?”与韩楚嫣并肩坐在后座,秦媛媛笑着一撇小嘴,“要说我没睡好还差不多,他打着呼噜那只破手也不闲着。”

“他那是稀罕你呗。”共侍一夫,韩楚嫣当然知道肖勇那双色手有多么“讨厌”,她一边嘻笑。一边伸手撩拨在秦媛媛地小腹上。弄得秦媛媛吃吃轻笑起来。

“什么呀,他那是在使坏。呵呵……你不知道,他早晨还想我呢!”

“是嘛,这头大色狼!”

听着后座两个老婆的笑语,肖勇心中自是泛着蜜意,“你们可别扯了,说到睡觉,其实我最可怜啦!”

此言一出,他身后的娇笑不由更脆,韩楚嫣笑着应道:“活该!谁让你贪得无厌来着?”

一如韩楚嫣所言,在娶老婆这方面,肖勇的确娶得多了一些,他身边伴有罗燕和韩楚嫣时,那叫一个美哟,左拥右抱,甚是舒坦,可随着秦媛媛迈进肖家的门槛,睡觉,便成了大问题。

这三位美女,任谁也不愿孤零零地睡在一旁,也不可能某个人在肖勇身上甜睡一宿吧,结果,自香港收了秦媛媛入房,肖勇几乎就没有在床上睡过觉,其原因是:谁也不搂可以,但你休想离开我们三个的视线。

就这样,可怜的肖勇,已经睡了好几晚沙发了,昨夜终得左拥右抱,他岂能便宜了刚过门的秦媛媛。

三人说笑了一阵,肖勇把话题引入正轨,“今儿个咱们得逼一下方菲那丫头,看来她还不知道媛媛地事儿,楚嫣你今晚可得多表现表现哦。”

“我?”

“就是你,中午时方芳说了,方菲就是看你不顺眼才安装哪玩意的。”

“她看我不顺眼?这个死丫头!”嗔骂了一句,韩楚嫣问道:“你已经肯定她安装了监控设备了?”

“还没有。”肖勇笑道:“所以我才决定把你舍出去,套套她这只小母狼。”

“滚你的吧,我不干!”

秦媛媛自然是看热闹的不怕乱子大,“楚嫣你真是的,为了咱们大家,你就不能拿出点大无畏的精神来。”

“你别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少跟我扯这套!”伴在肖勇和罗燕这两个北方人地身边,于潜移默化中,韩楚嫣那所谓的国语去掉了不少嗲气,“还大无畏呢?让我干些大不敬的事儿还差不多!”

“呵呵,刚才我是在逗你呢。那里用得着把你舍出去呀?”肖勇边笑边道:“你一去,方菲就得有所行动,除非她压根就没有安装哪玩意。”

“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不会在咱家卧室里脱衣服的!”

韩楚嫣在这边发着誓不脱衣服,方芳却在那边可怜巴巴地求着罗燕。

“燕子姐,要不咱明天再……”距离家门尚不及五步,方芳把身子靠在走廊地墙上开始放赖了。“方菲现在就在家里,万一被她看到怎么办?”

“这你就放心吧。咱们不会被她看到的。”说着,罗燕一把拉在方芳的臂弯处,几乎是拖着方芳向秦媛媛家的房门走去,“咱们去媛媛姐家。”

方芳闻言自是再无托词,只好嘟着小嘴任用罗燕把她拉扯进了秦媛媛的那套房子,不情不愿地被罗燕推上了楼。

尽管是头一次走进秦媛媛的卧室,可方芳此际哪里有心情观赏周遭地小儿女情调。她进屋便在靠近门口地沙发上坐下,埋着桃红俏脸等着罗燕的发落,一双小手很神经质地摆弄着膝上手袋地按扣,和着啪嗒啪嗒的轻响,女孩的芳心更现慌张。

不一会儿,方芳的耳边传来咔嚓咔嚓的脆响,她本能地微抬俏脸向罗燕所站的地方瞄去,却见脸挂着淡淡坏笑的罗燕正在看着她。小手摆弄着一把似剪刀一般地止血钳,见此,逗得方芳扑哧一声轻笑,“幼稚!”

但凡是懂点事儿的,都知道罗燕不会用手中的家什进行那所谓的验货,方芳这一声幼稚。弄得罗燕不免脸色稍红,“我让你看看不幼稚的。”说着,她把另一只小手举向方芳。

看到罗燕小手之中又是小钩子又是小圆片的,方芳那娇嫩的心尖猛地为之一颤,“你……你要……用它们对付我?”

眼见方芳一脸的惊恐、一边说着一边快速起身,罗燕噌地上前两步,信手按在方芳地肩头,又把尚未站稳的方芳按坐回去,“呵呵,怕了吧?”

罗燕那临挂断电话的心头一动。正击在方芳的要害之处。这方芳,和罗燕一样。最为恐惧的便是这牙科器具,尤甚那尖尖的注射针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