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第180章(1 / 18)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17】姨妈微张小嘴,仰了仰脖子,幽幽道:“妈没醉,之所以同意你胡来,是妈妈确实需要在你身上得到信心和安全感,中翰,你脱光妈妈衣服吧,妈妈不喜欢穿着衣服做这事。”

我坏笑:“万一给小君看到……”

“她醉了。”

姨妈瞄了身旁的小君一眼,徐徐将双腿盘上我腰间,巨物深入,又一次触到软软的口,肉包围,强劲的吸力袭来,大骤然发麻,刚想脱去姨妈的上衣。

忽然,一道狼嚎般的声音在碧云山庄上空回荡,引来牧羊犬狂吠,姨妈猝然一惊,急忙推开我:“文燕传信了,我马上过去。”

迅速跳下床,穿上裤子,又叮嘱一句:“这里交给你,注意与严笛配合。”

说完,推开窗子,飞跃而去,动作快如闪电,眨眼就消失在东北角方向我也从窗子跃下,连续深呼吸,运起“九龙甲”顿时浑身是劲,听力暴涨,目光如电,带着两条牧羊犬,沿着德禄居,喜临门,永福居,丰财居巡视了三圈,不见有异样,最后停在寿仙居门外,见厨房仍有灯光,我蹑手蹑脚过去,从厨房的窗口往里探望,意外发现王鹊娉与杜鹃,黄鹂,闵小兰,杨瑛一起洗刷碗碟,忙拾家务。

机会难得,我像小偷似的,细细欣赏王鹊娉的风范,跟大家闺秀,豪门妇人一样,王鹊娉的发型始终很高贵,很典雅,一丝不乱,异常的整齐,这种讲究,是山庄里其他女人无法比拟的,姨妈,柏彦婷也梳过高髻,但也只是普通的高髻,远远没有王鹊娉的云髻复杂与精致,配合着她变化多端的旗袍,或类似于旗袍款式的打扮,王鹊娉浑身上下散发着醇酒般的古典美,我喜欢她露在短袖外的两条嫩藕般玉臂,我喜欢她秋水伊人般的温柔。

碧云山庄美如画,碧云山庄里的女人比画还美,可惜有那么一点点遗憾,这里唯独缺少一位知性婉约,饱读诗书的老师,更可惜的是,这位端丽冠绝,美到极点的女人是我的岳母,她随时都会离开碧云山庄。

满心郁闷,我没了欣赏下去的心思,想起姨妈的吩咐,要全力保护寿仙居地下室产房,所以我不能走远,总是围着寿仙居转悠,同时警惕地注视着碧云山庄四周的状况,一有风吹草动,我马上扑过去。四条牧羊犬各司其职,忠实地守在丰财居,永福居,德禄居,以及喜临门附近,剩下居中的寿仙居刚好由我来守卫,本来还有两条牧羊犬,由于柏彦婷带走了两条,眼下就只剩下四条,这四条牧羊犬异常通人性,见我神色凝重,它们也异常警觉,有一只吠叫,其余的牧羊犬也跟着吠叫。

其实,加上严笛的监视,周支农的外围设防,“猎犬”柏彦婷的巡视,以及姨妈的调度,这样的防卫即使不叫“固若金汤”也可以说是极度严密,如此严密的防御若还能有人突进来,就一定不简单,我深深为姨妈和柏彦婷担忧,真想去协助她们,我的实力已非从前,可这里同样重要。

隐隐地,我有一丝急躁,正想去找严笛交流,寿仙居的大门悄然推开,美艳的王鹊娉走了出来,见到我,她惊诧问:“中翰,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眼珠一转,微笑道:“喝多了,散步散步,妈也喝了不少,早点回去休息吧。”

“这点酒对我不算什么,精神着呢。”

夜色下,王鹊娉朝我姗姗而来,步幅很小,袅袅娜娜,宛如凌波仙子,这感觉与第一次在源景花园见到秋烟晚的感觉何其相似,那天也恰好是晚上,不同的是,王鹊娉多了一份仙母娘娘的气质。

仙母娘娘又怎么能干家务呢,我讪讪道:“家里的活,您就让黄鹂杜鹃她们打理好了,妈不必客气。”

王鹊娉温婉一笑,软软说:“正因为我不客气,所以才做我应该做的,来这里都一星期了,天天好吃好住,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尴尬不已:“妈,看您说的,我还怕招待不周,到时候雨晴烟晚会怪罪我。”

王鹊娉细眉轻挑,风情道:“她们呀,只知道说你好话,我每天听她们说你如何如何好,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

我哈哈大笑,顿时满心欢喜,暗赞雨晴烟晚贤惠,家有两贤妻,如有双宝。

“来了这些天,我都没好好跟你聊天,等会我要去江边泡江水,烟晚赞你功夫了得,所以你可要保护我喔,上次是你妈妈陪我泡了三个小时的江水,今晚她没空。”

王鹊娉显然兴致很高,不仅不想早早休息,还想去泡江水,还要我陪着,这一来,我犯难了,不是不愿意陪这位美丽的丈母娘,而是今晚情况特殊。

“妈,这么晚了,你还不如明天……”

我为难道。

王鹊娉口气很坚决:“就是晚上才去泡,你妈妈也说夜晚泡江水更好,你看她现在的皮肤,不要说比我好,就是比烟晚也好很多,中翰,你在这等我,我先回屋子拿泳衣,马上就出来。”

不容我拒绝,转身就朝丰财居小跑,圆圆翘翘的扭啊扭的。

我微微轻叹,目送王鹊娉远去,待她进入丰财居,我马上取出手机拨给姨妈:“妈,你那边怎样,柏阿姨呢。”

手机那头,传来姨妈清晰的声音:“我没事,你的柏阿姨也没事……”

顿了一下,隐约传来两人的娇笑声,姨妈接着说道:“对手肯定潜入到碧云山庄附近,不过,我们发出警告后,他们就迅速撤离了,我和文燕都在监视这一片,以防对手去而折返,反正大家比耐心,路口那边,有周支农的人堵着,他们拦下两辆没车牌的小车,幸亏没有发生冲突,你那边和严笛多留心,一有情况即刻给我电话,或者运气朝东北方向呼叫。”

“知道了。”

紧张的心情微微放松,我语锋一转,赶紧向姨妈汇报:“妈……雨晴的妈妈要泡江水,我要不要拦住她,跟她说明目前的情况?”

“又是泡江水。”

姨妈颇有怨气,如今泡娘娘江成了碧云山庄第一要事,比吃饭睡觉更重要。

我奉承道:“她眼红妈妈越来越年轻。”

姨妈吃吃娇笑,末了,语气转而严肃:“如果把实情告诉王鹊娉,恐怕会给她造成心里恐慌,一旦传出去,大家会觉得待在碧云山庄很压抑,我看算了,不要把危险告诉大家,就我们几个人知道就好,压力从来都是留给少数人承担,你先陪王鹊娉去泡江水,记得带上牧羊犬。”

“是。”

心里虽不太愿意,但姨妈的话很有道理,挂掉电话,丰财居方向有一条白色人影小跑而来,不一会就跑到我跟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换上了便装,脖子上挂着一条白色大毛巾的王鹊娉,可能是为了方便泡江水的原因,她扎起了马尾,雪白的脖子在路灯下粉光若腻。

我柔声恭维:“妈,其实你的皮肤也不错。”

王鹊娉两眼一亮,煞有其事道:“这还真是让娘娘江水滋养的,以前根本没这么好。”

我大笑,见跟来的牧羊犬摇头摆尾,我挥挥手喊:“福子,去探路。”

说来真神奇,这牧羊犬像是能听懂我话似的,呜呜低鸣两声,转身就往江边方向跑,王鹊娉夸赞道:“真是好犬儿。”

我与她会心一笑,一起朝江边走去,过了停车坪来到坡顶,我主动搀扶袅娜的王鹊娉一步步从之字型下坡小径下去,走得很慢,越往下走光线越暗。我眺望一下江边,心系着山庄的安全,今晚不同于往日,我不愿意慢吞吞行走,考虑再三,我找了借口:“妈,今晚月色不佳,四周黑乎乎的不好走,我背您吧。”

王鹊娉一听,欣喜不已,连连点头称好,我赶紧弯下腰,王鹊娉一番忸怩,慢吞吞地爬上我后背,抓住我肩膀,我则勾住她的腿弯,快速下坡,清楚地感觉到背部有两团软软的物事压着,不过,此时顾不上胡思乱想,背着王鹊娉迅速来到江边,在王鹊娉指定的一处地方将她放下。

王鹊娉马上打开随身带来的手电筒,查看一下水面,我知趣地转身离开:“妈,我在前面一点守着,有事你喊我。”

哪知王鹊娉焦急道:“哎哎,你别走这么远,我有点怕。”

既然怕,为何还要晚上来泡江水,美丽难道比生命更重要?我暗自叹息,只好就地矗立,背对着王鹊娉,没想到,这王鹊娉又催促:“哎哟,再近一点,再近一点,你离这么远,我怎么跟你聊天。”

王鹊娉见我不好意思,又补上一句:“反正黑麻麻的,你近一点也看不到什么。”

我真是又好笑,又有点好奇,好笑的是,我此时正在运着三十六字诀,别说近在咫尺的王鹊娉,就是江对岸的树林草丛我也能如大白天一样看清楚,五十米之内,就是有一只老鼠经过,我也能听到,大敌当前,我总不能放松一丝一毫的警惕,我必须一直运着“九龙甲”身后,有踏波入水的声音,估摸王鹊娉已经走进江里,她划了几下江水,兴奋道:“中翰,你可以回头说话了,我入水了。”

我听王鹊娉这么说,随即转过身去,目光所及之处,我不禁心跳耳热,王鹊娉看不清楚我而已,我却把王鹊娉看得清清楚楚,她背靠着一块凸起的石头,舒展着裸体,半躺半蹲在江里,胸前两团硕大的在夜色中高高耸立,我甚至还看到她漂浮的水草。

我一颗心几乎跳出嗓子,但我必须不动声色,视美妙的如无物。

“昨天下了一天的大雨,今晚的江水有点凉了。”

王鹊娉打着冷颤,水声潺潺。我竟然心猿意马,随口道:“水太凉容易脚抽筋,我下水陪妈心里踏实些。”

王鹊娉喜道:“那最好了,自个儿一个泡江水挺无聊的,快下来呀。”

我心砰砰直跳,暗骂自己怎么了,到底怎么了,虽说王鹊娉是极品美熟妇,但她是秋雨晴和秋烟晚的母亲,又是出身,应该不会像秦美纱,柏彦婷这样容易勾引,万一王鹊娉是一个贞节烈妇,我贸然侵犯岂不是后果严重,而且他是朱成普的妻子,天啊,我的色胆未免太大了,何况还要兼顾着守卫碧云山庄,我就算色胆包天也要看时候啊。

心里人神交战得厉害,我有点后悔。不远处,一条牧羊犬安静又警惕地趴卧着,我一见牧羊犬如此安静,色胆又大了一些,加之改口也不好,咬咬牙,告诫一下自己勿要鲁莽无礼,反正下水而已,我运功在身,浑身是劲,只要时刻保持警惕就是,不要冒犯丈母娘就行。

想到这,我顿时处之泰然,迅速脱光衣服,趁着夜色朦胧,“噗通”一声,跃入水中,惬意地畅游,舒展一体又缓缓游回,来到王鹊娉身边不远的地方,开心道:“哇,好舒服。”

王鹊娉娇笑,赞我水性好,我问她能不能看见我,她说很模糊,我笑了笑,又靠近一点,离王鹊娉大概只有两三米左右,她伸展的双腿几乎可以触到我身体,可她仍然只能模糊地看到我的轮廓,而我,更清楚地看到她的裸体。

王鹊娉的美极了,是属于那种柔软型,与姨妈的挺翘型不一样,这种柔软型的只要硕大就会微微下垂,秦美纱的就属于这种,王怡的也属于这种,陶陶护士长的也是这个类型,虽然这种容易被身上的衣服掩饰,看起来不够丰挺,无法更“引人注目”但手感上绝对是无与伦比,排在所有的第一位。

我冲动了,浑身燥热,很奇怪,巨物不停跳动,我大胆地看着王鹊娉的,惊愕水草的长度,目测这些浮动的水草足足有我一根手指长。

王鹊娉并不知道我能看见她的身体,但女人总会下意识地自我保护,尽管我是她的女婿,她还是用毛巾遮住上半身,并开始有话无话地与我闲聊,多问我的工作,将来的打算,秋雨晴生孩子后取什么名之类,还问到姨妈,问到我与其他美娇娘的关系,她就像是一位喜欢打听琐事的女人,当然,这是女人爱八卦的特质,我以为王鹊娉,知书达理,应该比一般的市井女人更懂得温婉含蓄,却不想女人始终是女人,总喜欢打听到一些什么秘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