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新娘_分节阅读_7(1 / 10)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汗的脚,体贴得给她穿上舒适的鞋。

他的掌心,厚实且温暖,像极了某个人。

那个人也曾经这么关爱她,怕她冷了热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碰在手里却又怕被他人夺去了。

晚上,会偷偷穿过密室的门,爬进她的床,搂着她一起睡。

会在打雷下雨天,捂着她的耳朵,哄着眼泪汪汪的她。

还会在寒冷的冬天,在炉火边,一手摊开毛毯搂着她,拥得紧紧地……用体温暖和着她,两人不开空调,只是懒懒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偶尔也会笑眯眯的点着她的鼻子,喂她吃零食。

这些,只是过去……

这一切的一切只是被她所忽略过的往昔。

行之若突然间很伤感,曾经相处的零星片段如今像是放电影一般,浮过她的脑海,平时如水却又深刻得叫人无法忘记。

那个男人的声音里夹杂着叹息,手掌便这么伸过来抚上了她的脸颊,润湿了一手,泪那么滚烫。

行之若徒然睁开眼,“之……天……”

太阳的光很强烈,光晕下,让人眯起眼。行之若撑起身子,抓紧他的手,头有些晕眩了,半晌才缓过神来,却对上了妖之的脸,不觉有些讪讪的。

妖之一愣怔,稍微的扯回了自己的手,笑得有些不大自然,“:又做梦了?别晒太阳了,看你脑子也不大清醒了,就要结婚的人了……怎不知道爱惜自己,”他抬眼笑着,手抚上她的凌乱的发,将它弄顺,很温柔,“到时候晒出个小非洲人,看你怎么白婚纱。”

行之若的目光有些黯淡,只觉得脸上凉凉的,用袖子一抹……湿了一片。

“我以为他……回来了。”

“没有。”妖之简单两个字,语气很肯定。

楼上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像是从行之天的房间传来的。

行之若死盯了一眼妖之,眯眼,倏然推开他朝楼上跑去。

“之若,你不要再这么胡闹了好不好。”

行之若丝毫不理会妖之的嚷嚷,只觉得心怦怦直跳,快要跃出来了。

会是他么……

失踪了的行之天,他终于回来了么。

门砰的一声,打开了。

行之若气喘吁吁的撑着门,抬着头慌张的朝房间四周望去,窗户开着,风吹过,让人只觉得燥热不堪。

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冰冷的摆设与陈婶被惊吓住了的脸,她的手上正捧着一个纸盒。

行之若脸上绽放的笑止住了,失望极了。

“陈婶,你在这儿做什么?”

“小姐,少爷已经不在这儿住了,我想收拾一下,顺便也把不需要的东西扔掉。”

“谁说他不再住了,他只是出去了……会回来的,这儿的东西你一个也不准碰。”

行之若说到最后竟有些激动了,夺了那纸箱,将陈婶给推了出去,把门也关了。

纸箱了确实是一些不要的东西……

小铅笔,一截折了一半的千纸鹤,还有被人为的缝了笑肚兜的破小熊。

这些都是行之若小时候玩儿的东西,旧了厌烦了不要了,顺水推舟一道送给行之天的。

若不是陈婶拿出来,她压根忘了。

可……

他却还收在房里,一定是摆在经常可见的地方,不然陈婶不会找到并收拾的。

行之天……

究竟躲在哪儿,为什么不会来。

行之若扑在床上,脸轻轻蹭着被褥,深深吸着气,拿着床前的他们小时候的合照,手指一下一下摩挲着,照片里站着城堡前的少年望着小女孩的宠溺眼神,是那么让她心疼……

下一周星期四,她便该与白洛兮步入订婚典礼了。

如果说,她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

那便是行之天……

“你会来参加我的婚礼是么。”行之若喃喃自话。

少年的笑容是这么得夺目,她的指尖轻轻的抚过,忍不住的抖动着,心了的疼痛都快要溢出来了。

之天,

你真傻,这儿是你家,行氏集团也该是你的,这一切曾都是由你打理的。

一份遗嘱,一十可笑的血缘,就能否决你这么多年的努力么……

为什么不回来。

你不知道……我在等你么……

我要结婚了,

等你来参加我的婚礼。

卷四act14二

行之天已经消失了许久,

就算没有他,日子却还是要过的,一天一天过得也很快。

有人说在机场见过行之天;有人说在闹区的某一角,曾瞥到过他的侧脸……

也有人说在伦敦的某间餐厅见过他与美丽的金发女子共度晚餐。

可是,这也是……有人说……

某些人就喜欢在茶余饭后偶尔谈起某一个话题当做小消遣,下一刻便会忘记。

可行之若却不曾忘,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