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二章 最后的战斗(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古地的意思已经很明白,那就是最高统帅会命令他们当中三分之二的部队到朝鲜作战,可是他准备抗命。他抗的是最高统帅的命,所以,这件事非同小可,哥们儿有些什么想法,趁早交底。

其实这时候古地心里多少有点没底,仗总是要打完的,仗打完以后的日子还得过。虽然说他可以一人抗下抗命的重罪,可那边头是最高统帅啊,武将本来就是掌权者依仗但同时又最忌讳的人群。再加上公然抗命的前科,前途,堪忧。又有几个人对前途无动于衷?

沉默也许是必不可免的,却也是短暂的。

最先说话的是18军军长龙一兵中将,一米九的大个子,脸像刀刮一般的棱角分明,现任徐州行辕副主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欧阳定星一级上将一手提拔的嫡系将领。作为曾经的中央系,在第1军第1师参加过淞沪会战的龙一兵脸上依然充满傲气,他猛吸了一口烟,然后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按灭了,说:“古长官,我没有接到什么特别的指示。在这个方面军里,你是当家,我服从命令。”

从中原战场和古地的部队开始配合,到编入古地的部队中,18军打仗那也是没说的。勇往直前,战功卓著八个字是他们最好的评语。

龙一兵这一开口,新21军的林森也很是潇洒的笑笑,说:“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嘛,太平洋方面军的司令长官是你古长官,就算我们凌司令官在生,在我没回归建制的情况下,他要指挥我也是不合规矩的。人在江湖走,还是守江湖规矩比较好。”

看似洒脱的笑容后面,是淡看了自己前途和未来的勇气与决心,古地和旁听的袁维绪眼睛都微微的湿润了一下。小凌子虽然走了,可还是留给了他们一个能打的新21军。

随着林森表态的,是方面军炮兵总指挥徐适中将,这个微微有些发福,戴着一副貌似很斯文的眼睛的男子只是说:“我一直留着一枚炮弹,是缴获的鬼子的‘特种弹’,我曾经有很多兄弟倒在这种肮脏的神经毒气弹之下。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只想在炮轰东京的时候,亲自将这枚炮弹推进炮膛。”

作为最富盛名的老国民军三大王牌之一的第4军,它的军长是与会的将军中年龄最大的,甚至比司令长官古地,还要年长15岁,在这个年代,一个近50的人绝对可以算作一个老人了。用古地他们的观点看来,三岁就一个代沟,更别说15岁。这个年龄与资历都最老的将军不温不火的说:“我年纪也大了,干不了几年也该退休了。所以呢,我也没什么好争的。在各位从军,甚至出生之前,我就打了十几二十年仗了。那时候是咱们国内自己和自己斗,胜败,都没什么意思。作为军人,能够为国战死,是一种最高的荣誉。尤其是,死在敌人的土地上。”

古地看了袁维绪一眼,心想,这话说得真含蓄啊。你要挑,就会发现里面就没有任何可以用来做证据的东西。可是他的态度又很明了。敌人的土地,朝鲜算不算?不算,朝鲜只是敌人的占领地而已。

4军军长的态度虽然听起来并不是那么明确,但是,也为后来的将军们定了调。古地知道,不需要再多说了。这是一个千秋功业,不是每个军人都有机会来参与的。相比个人的升迁浮沉看穿了也就几十年来说,这样的功业,足以让他们的名字不朽。对于丁强他们这些小字辈来说,个人的前途也许重要一些,可是青年的热血,却也让他们成为了最不把个人放在前面的人。

已经不需要再说更多,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这是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战斗,也许,这也是最后的战斗。在这两个国家和两个民族之间,长达几百年的仇恨是永远不肯能消解的,战斗和杀戮,是他们必然的结局。

袁维绪作为中美间最重要的联络官,向道格拉斯五星上将表明了中国太平洋方面军司令长官古地一级上将的态度——对日本本土的进攻,可以全面进入实质性阶段,而不再需要去考虑别的问题了。

于是,1944年秋冬之际,代号为“富士山之祭”的最后战斗开始揭开序幕。美国海空军开始围着日本四国、九州和本州岛进行长时间的封锁和轰炸。切断日本人的海上输送路线,并炸毁他们的飞机场。由于日本是一个极度需要外来资源补充的国家,在美国海军潜艇部队的打击下,日本海上船只总损失量达到了800万吨,绝大多数还没有被盟军收复的太平洋岛屿上的日军已经彻底失去来自本土的补给,并逐步丧失战斗能力。而日本本土在资源输送严重遭到破坏的情况下,战争能力也在进一步的下降。他们的作战飞机因为缺乏燃料,无法获得正常的飞行员训练,而这导致了空战中他们更大的损失。陆军方面,日本人虽然已经设计出了针对美制的中型坦克的“四式”中型坦克,但是由于严重缺乏资源,始终都无法量产。

截止到1945年初盟军的登陆作战开始之前,日军的本土守卫力量在海空军的支持上已经下降了70%,尽管东京大本营在早的时候从中国派遣军、关东军调回了约20个师团用于本土防御,而且这些都是目前日本陆军较为精锐的部队,加上原本留守本土的约30个师团,以及紧急编制的约40个师团,东京大本营依然号称拥有精锐百万,日本本土永远不可能攻破。但是大多数的日本人,还是充满了一种末日到来的惶恐。而中国派遣军和关东军在大量精锐被抽走以后,在中国境内的战况传回东京,就更加的让人不安了。

基本上,在中国境内的日军都已经被压缩在了有限的区域和少数的大城市当中。中国军队收复了大量的失地。尽管过程依然是惨烈的,中国军队的损失在很多地方大到难以想象,如果这时候日本陆军还能组织足够的兵力进行反击的话,结果可能比战争之初更加让人悲观。不过战争是不能假设的,侵华日军已经彻底失去了进攻的能力,即使是防守,如果不是在华北和山西发生了中国军队内部的大规模摩擦的话,他们的华北方面军已经该消失了。

在进攻日本本土的外围战中,美国海军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日本人的“神风”攻击,击沉了美国海军的66艘军舰,击伤约500艘。被击沉的军舰中包括6艘航空母舰。美国人对于此中痛苦的经验感到难以承受,,于是在1945年1月,中途接任因病去世的富兰克林总统的新总统授权海军对日本使用原子弹。

1945年1月6日,为了尽快结束亚洲的战事,彻底瓦解日本人的抵抗意志,人类历史上最具杀伤力的武器投放在日本广岛。三天后又投在长崎。

1月10日,进攻日本的最后战斗开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