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本拉着久坂和其他几个领ๆ导者一遍又一遍的和他们解释着在萨摩介入后的京都到เ底有多难打,他们计划的可行性有多低而给长州带来灾难的可能ม性又有多高。

眼看着近藤已经开始计划打算着自己的嫁妆问题๤了,飒墨言总算是忍无可忍的一脚๐踹上了冲田的肚子却被对方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

“我,我还未有成家的打算……”山崎结结巴๒巴๒道,“而且,而且,我不认为我配得上飒桑。”

可是坂田à银时知道这绝对不是真相!

“就像你和飒桑那样?”千鹤突然温柔的笑开,冲田一怔,尚且年幼的少女抿唇笑道,“早ຉ晨,飒桑也是和我这么说的呢。”

飒墨言看见对方的眼中闪过戏谑而冰冷的光,男ç人的手指微动,在下一个瞬间猛然栖身上前๩,在飒墨言冷汗直冒的脖颈上轻抚而过——“卑劣而低等的半鬼杂种。”

冲田冷笑,眉眼上挑:“你们全上我也๣不在乎ๆ呐。”顿了顿,碧眼的少年扬着唇角浅笑道:“比起我的去向,我倒是对平助你前๩些天拉着雪村说了什么更感兴趣。”

“善良,纯真,坚强,执着。”飒墨言咬着筷子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语着,眼角瞟了眼因为山南的重新进食而松了口气的土方岁三,“每一点都戳中副长的死穴。一君,你说最后千鹤少女会不会变成我们的副长夫人?”

“高杉大人,原来您在这里,素า姬大人等您好久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飒墨言木然的放下了碗,抓了抓自己的头有些苦恼。她看着少女明显还有些不安的神色,试图找些话题缓和下气氛:“对了,我听平助说,你的父亲是雪村纲道?”

阳光从门外直射而来,模糊了井上的身形,而处在井上阴影下的瘦弱少年却因此而清晰的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眼里。

“新选组例行检查!!”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你揍的几个月不能动,看能不能让你长长记性。”斋藤一淡漠的开口,飒墨言看着对方那双冰砺般得眼睛打了个寒颤,乖乖๔的收了拳脚。

可是,和少爷一起攘夷的还有久坂吉田,有那么多人,少我一个ฐ又怎么样?

因为ฦ要得急,他们找了家成衣店直接就杀了进去。不知火对着老板展示出来的一件件风格简约大方的小振袖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而飒墨言的目光从一开始就被那放在架子上一排掺丝围巾给吸引了。

飒墨言眼睛微眯,扭头看向不知火强调道:“说了八百来遍了老子不是那什么劳什子的盗版吸血鬼,更不是你们族人。老子是纯粹的人类不是变种更不是异种啊!你们有妄想症也不要扯上我行不行?”

不知火匡的脸຀色很难看,他一手拽着绑着飒墨言双手的绳子,一手挠了挠自己那一头迎风飘舞的头,黑气萦绕。

“刻只在血池浸过的安翠欧!”

檀香木并不便宜,所以当斋藤一到了京都几天后就特意去找了店买຀了这块木头时,飒墨言表示了万分不解。不过飒墨言也๣不是一个喜欢抓着别ี人兴趣不放的家伙,对方แ不说,她就当这是他的兴趣好了。

“那么一君,你的伤,是你所遇见的恶鬼所为ฦ?”

平助正答着,只见冲田总司面色不太好的走了出来。他抬眉看了众人一眼,缓声道:“一君的情况不太好……我看我们最好去请个大夫。”

这间小小的道馆,在四代目的继承礼ึ上出尽了风头。

嘭的一下……这是冲田躲闪不及落地的声音。

“……”土方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对着鸡血继续苦大仇深的少女,转头看向已然一片枯黄的后院。对于飒墨言,他的印象一直是那名一脸正经的演戏说着自己有召唤兽的无຀忧少年。——如今,当初的孩子初ม初长成了坚定握刀的执着少女,可那双眼睛却仿佛没有丝毫变化。

浅朱色的少年勾了勾唇角眯眼道:“刺杀那种有着私人武士集团的高官,人是不可能活下来的吧?”少年甜腻的声音略带着一丝讽刺,“而且那种怕死的废物,如果刺客没有当场毙命,怎么看也会立刻大肆搜索放榜缉拿以绝后患吧……土方先生你有看见通缉吗?”

那么你夏天披着纯棉围巾试试啊,这可是会被围观的飒墨言!

“我可没有陪人类耍猴戏的兴趣。不过——”

“别这样长野大人……这样的出场,也挺有趣的不是吗?”

和喜欢强制学习教育法的麝姬不同,珠颜老师更喜欢从兴趣中循循善诱。飒墨言想到了昨天摆在织松桌上的那一叠做成各式花朵样式的糕点诚恳的点了头。

“呦,这就是老板花了二两金子买下的新人?我看看,除了脸之外,这丫头根本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嘛ใ。”一直留着尖长指甲的手毫不怜惜的拨开了飒墨言粘湿在额๩头上的碎,染着猩红花汁的指尖滑过飒墨言的额头带出一丝红痕,飒墨言别开头不适的皱了皱眉。

这一个时代的残酷。

飒墨言狐疑的看了吉田à一眼,端起瓷碗在鼻尖轻嗅:“你确定少爷没在里面下毒?”

“喂,你明知道少爷他不太对劲,你怎么还——”

“看什么看!把你的青梅竹马带回去灌点红糖水再帮她用热水袋(*注)敷敷肚子,最后准备份红豆饭就没问题了!现在,立刻,马上从我的医馆离开!我没空管你这点破事,真正需要医生的还在门外等着呢!”

飒墨言一惊,刚想官方的痛斥“幕府无能懦弱可耻,日本未来堪忧需奋斗”,却现自己้在那道冰冷的视线下仿佛什么谎话也说不出来,她抿了抿嘴角,下定决心说了三个ฐ字:

他眯着眼看了争论中的两方队员,瞟了一眼两ä道一闪而过的和服衣摆,不着痕迹的轻轻扬起了唇角。隐藏在黑色刘ถ海下的表情,昏暗不明。

面对着眼前的少年,飒墨言沉默了会儿,也缓缓拔出了坂本特意为她而定做的刀——比起对方แ手握的那把随便从武器店里买的成品,她手中的这把显然要顺ิ手多了。

面对对方的嘲讽,飒墨言只是别了别嘴角冷笑道:“总比某些连玄武道馆都进不了只能在分部ຖ混混,冒充别人前辈的家伙要好多了!”

飒墨言转回了视线,转头对上了坂本龙马的视线。原本因为疼痛而面无表情的脸突然绽开一抹阴森森的笑容。飒墨言顿了顿,缓缓的开口道:“先生,能麻烦你快点吗?安翠欧(*注1)都不带您这么慢的!”

坂本龙马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孩子的那双眼睛几秒,终于放弃在其中找到一丝可能存在的心虚。看着那双坦然的不能再坦然的墨色眼眸,坂本龙马有些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暗暗叹气道,也许墨言他真的只是语言还不怎么连贯吧。

飒墨言看着递到了自己้面前的手顿了半晌,对着扬着一脸灿烂的微笑等着她回答的青年扯了扯嘴๨角道:“其实吧……我不太听得懂你说话……g1ish?上个星期我刚ธ过了六级……”

但今天是月初——就算有月亮也该不是下玄月。

他说:“我会拉起你。你没法自己爬出来,那么我就背你出来。”

温热的液体从斋藤一手掌和飒墨言面颊的缝隙间滴落,斋藤一顿了顿ู,用另一只手握住了飒墨言有些痉挛的左ุ手,清淡却带着暖意。

“睡吧,我会一直呆在这里。”

第二天一早,当飒墨言在晨光中睁开了眼睛,她看着在自己榻前安静坐了一晚的男人,忽然伸出手抱住了他。将脸深深的埋在对方散着清冷气息的墨色和服中ณ,飒墨言闭上了眼。

“一君,我们成亲吧。”

“……好。”

抓着斋藤一的衣襟,飒墨言将下巴๒搁在对方的肩膀处,怔怔的看着窗外湛蓝ณ色的天空。天空湛蓝ณ,晨光普照,一切都是显得那般生机勃勃。

就像人们心中ณ永远也๣磨灭不了的希๶望。

飒墨言从那ว一晚开始终于能够在斋藤一的陪伴下安稳入睡,精神状态振奋了不少。甚至和近藤开玩笑着商讨着新选组该给她多少嫁妆。

一切看起来都在变好,除了飒墨言的日况愈下没有好转的食欲。

“冲田总司你个鬼畜,这是嘴๨不是漏斗!你以为吃饭是你灌下去多少就能吞下去多少的吗混蛋!”

靠近西院还没多久,就听见了专属于飒墨言风格的讽刺,不过因为身体问题,这声怒吼显得有气无力。斋藤一向前的脚๐步顿了顿,果然不一会儿西院里就想起了某人略带甜腻的嗓音。

“这个ฐ主意不错,下次我可以找个漏斗直接□喉咙里直接灌,省得你还吐我一身……咳,咳咳。”

冲田总司说了话说了一半忽然忍不住的咳嗽了两ä声,飒墨言狐疑的看着穿着单薄的冲田总司,略有担心的开口:“喂阿司,你没事吧?”

冲田勾了勾嘴角:“放心,我比你好得多,只不过似乎染了点风寒。”

飒墨言磨牙:“你最好期待自己的风寒不要变肺痨!!”

冲田总司眯起了眼,伸出手唰的一下就狠狠的拧上了飒墨言的脸颊,阴测测的开口道:“放心吧银酱,你得了绝症我都不会得肺痨!”